按:我与杜昶旭老师合著的 GRE 填空参考书《GRE 填空解题六步法》已经上市。目前在各大网络商城都能够买到(文末附有链接)。

这是一本参考书,这个属性也许会让许多人心生厌烦。之前我也有同样的想法,以至于我一直都很抵触去写这类书籍,但最终是什么让我改变想法呢?附上后记供大家一阅。

在我第一次听说 GRE 考试的时候,在我第一次听 GRE 课程的时候,在我第一次见到杜昶旭老师的时候,在我第一次走上讲台自己讲老 GRE 填空的时候,在我开讲全国第一个新 GRE 大班的时候,在我第一次在线上讲 GRE 课程的时候,在我第一次与同事完成 GRE 填空引导训练系统的时候,我都没有想到过自己会写这样一本书。

理由很简单,在我看来,一本针对某种特定考试题目的书似乎是没有生命力的。当命题机构改变考法甚至放弃这种题型的时候——这种事情在历史上发生过很多次——对很多人来说,这本书瞬间就失去了价值。除此之外,我觉得考试类参考书不酷,这是一个很多人难以理解的理由,但酷对我来说很重要,它是我们八零后的热与光,是一种难以言说的美与性感。

类似这样的想法困扰了我很多年,再加上小时候碰到过很多毁人不倦的老师,在很多人面前我甚至讳言自己是一个 GRE 老师。我希望自己和大家讨厌的「考试」两个字无关,也羞于和那些带给我痛不欲生的记忆的所谓「老师」为伍。因此,尽管我和老杜一直活跃在 GRE 教学一线,GRE 填空的这套解法给同学传授过无数遍,但我一直对写这样一本参考书心存疑虑。

去年的某一天,我的一位朋友和我说:「有的阵地你不去占,就只能让其他人占了。」这句话让我突然看到了问题的反面,虽然我碰到过很多差劲的老师,但哪怕是在我的中学时期,我也遇到过很多优秀的老师。如果没有他们,我也许还会囿于一些错误想法而无法自拔。当我选择成为一名教师的时候,我完全可以选择成为优秀的那一部分,让优秀教师的阵地变得更大。

顺着这个思路,我回顾了我的职业生涯,不管我是否愿意承认,教师与 GRE 这两个标签必将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最真实的自我当中一定会包含这一部分。你拒绝承认真实的东西才不酷,而且还会瞬间变得矫情。

在想明白这件事后,我也开始慎重的考虑写书的事宜。首先,针对考试的参考书的问题肯定依然存在,但如果他能帮助现在打算考试的同学,那么本身已经功德无量。其次,写作本身是一种辅助思考的手段,写一本书可以让我反过来对教学思路有进一步的提升。最后,GRE 填空解题过程中涉及的思维训练本身不仅仅对考试和教学有帮助,在写书的时候我尽可能把每一步的理由都阐述清楚,这本身就是一种思考的方法论。只有你有心,这种方法论可以用到学、生活和工作的很多方面。

我不保证在上述几点当中都做的非常好,但我能保证我用最大的努力让它变成了一本体系最清晰,步骤最明确,最关键的是——它是我心目中最酷的一本 GRE 填空参考书。

这是我出的第一本参考书,也算是对我 GRE 填空教学生涯的总结。书写完了,我的教学工作还会继续,对酷的追求也不会停止。


《GRE 填空解题六步法》购买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