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小说

我在《迟早更新》谈《少年阿珵》

我的长篇小说《少年阿珵》4 月 2 日在豆瓣阅读上架后,已先后入选「青春小说」与「都市小说」类编辑精选,全本小说于 4 月 8 日登上「青春小说」热门榜榜首。

针对此书的创作,任宁和枪枪主持的播客节目《迟早更新》对我做了专访《我怎么做起小说来》(暨新书发布会),节目已经上线,欢迎大家收听。

阅读全文

《少年阿珵》连载:第二章 奇妙的能力

按:本文是我的长篇小说《少年阿珵》第二章,全书电子版已于 2018 年 4 月 2 日在豆瓣阅读上架,欢迎点此购买阅读

(本故事纯属虚构)

与童云丛的对话很快就结束了,本来她约我一起去吃点东西,可是我实在没有那个心情。在我表达了这样的意思后,她的眼睛里闪过一丝诧异,感觉这应该是她人生中……

阅读全文

《少年阿珵》全本已在豆瓣阅读上架

我的长篇小说处女作《少年阿珵》全本电子书今天在豆瓣阅读上架,欢迎点此链接购买(首月限时免费)。我将在自己的博客和其他社交网络上连载一些试读章节(楔子 + 第一章昨天已经发布)。

这本书约十六万六千字,从去年二月底写下第一个字到最终完本,大约花了一年时间。从时间跨度来说并不算太短,但因为自己本身有全……

阅读全文

《少年阿珵》连载:楔子 + 第一章 诡异的试卷

按:本文是我的长篇小说《少年阿珵》的楔子与第一章,全书电子版已于 2018 年 4 月 2 日在豆瓣阅读上架,欢迎点此购买阅读

(本故事纯属虚构)

楔子

此刻,我正坐在一张简陋的桌子前,准备提笔写下第一道题的答案。题目对我来说还算容易,但因为桌面凹凸不平,写起来却并不是那么得心应手。这让我不得不把一部分注意力放在这张桌子上。

桌面上原本刷着蓝绿色的油漆,也能看出反复重刷了多次,但最近一次上漆恐怕得是好几年前了。上面布满了大大小小的裂纹,每一块小漆皮边都略有上翘,好像长期干旱后那种充满裂纹的土地。

第一次见到这张桌子是在一个小时前,不过我对它却有一种很奇妙的熟悉感。它让我想到了小时候见过的一扇门,具体是哪里的门我早就忘了,只记得那扇门同样油漆斑驳,我和小伙伴们会经常把漆皮撕下来玩。

之前在一本书上看过,亚马逊的老板杰夫·贝佐斯为了培养员工艰苦朴素的精神,会用拧上桌腿的门板做大家的办公桌。贝佐斯自己可能真的在旧门板上工作过,但他给后来的员工配备的都是新买来的门板,是以这种行为更多只是一种象征,毕竟也是块平整的木板,虽然它的设计用途是做门,但我想做桌面的体验也不会太差。

而我现在虽然用的是一张真正的桌子,却结结实实地体验了一把在门板上办公的感觉,而且还是在写字——我想哪怕是「打字」也会更好一些。不过有了这种体验之后,反倒让我觉得在这上面写字有一种奇特的意义,作为一个生于智能设备普及年代的人,用一种相对复古也相对不熟悉的书写方式在一个坑坑洼洼的表面写字,应该算是考试条件最差的一种情况了吧?
……

阅读全文

长篇小说《少年阿珵》已公开连载

熟悉我的朋友可能知道,我最近正在创作一部长篇小说。并在「小密圈」开了一个叫「试读委员会」的私密圈子来发布试读章节。前两天,小密圈因为一些诡异的原因,暂时在全平台下架了。我看了一下目前大约写了有七万字,而且小说的整体框架、逻辑线与故事线已经明晰,写完应该不成问题。所以决定在豆瓣阅读开始连载,大家可……

阅读全文

郝海龙译《动物庄园》

我翻译的乔治·奥威尔著《动物庄园》在各大电子书城有售:

[郝海龙2013年11月24日更新]

经过近两个月的努力,我翻译的《动物庄……

阅读全文

《动物庄园》主要译名对照表

主要译名对照表

I.   猪

老麦哲:原文为Old Major,本意为「老少校」,他的演讲为动物起义奠定了理论基础。

拿破仑:原文为Napoleon,动物庄园最高领袖,实际掌权者。

斯诺鲍:原文为Snowball,本意为「雪球」,动物庄园前期领袖之一,后被拿破仑驱逐。

斯奎拉:原文为Squ……

阅读全文

《动物庄园》译后记+全书目录

译后记

第一次看《动物庄园》这本书还是在初中的时候。当时对书中的政治隐喻并不能完全理解,但还是被小说荒诞的故事情节迷住了。我清晰地记得有一次班主任让我们搜集名言警句,我随手就写了一句「所有动物一律平等,但有些动物比其他动物更加平等」,结果全班同学看了都不知所云。

上了高中以后对这本书有了更深刻的……

阅读全文

《动物庄园》第三章

(本文若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

【英】乔治·奥威尔/郝海龙/

第三章

为运回牧草,他们付出了多少辛勤和汗水!但他们的努力得到了回报,收获远远超出他们的想象。

有时,工作起来很困难:工具是为人设计的,而不是为动物设计的,没有动物能够使用那些需要只靠两条后腿站着才能使用的东西,这对他们来说……

阅读全文

《动物庄园》第二章

(本文若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

【英】乔治·奥威尔/郝海龙/

第二章

三天后,老麦哲在睡梦中静静地离去。他被葬在果园的一个角落里。

这是三月上旬的事,在接下来的三个月里发生了许多秘密行动。麦哲的演讲使庄园里较为聪明的动物对生活有了全新的认识。他们不知道麦哲预言中的起义何时会发生,他们也……

阅读全文

© 2018 郝海龙

Theme by Anders NorenModified by Hailong Hao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