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音乐

刺猬乐队的歌词究竟好不好

因为乐队的夏天热播,刺猬乐队的歌词(大部分为主唱子健创作)被人谈论甚多。一部分人强烈喜爱,包括鼓手石璐;另有一部分人则嗤之以鼻,觉得这些词都是什么玩意,很多地方语句不通、过分省略、不是符合通常表达习惯,简单说不像人话。

如果你马上找一些刺猬的歌词来看,你会觉得后一种观点似乎很有道理。以《盼暖春来》为例,最后那几句歌词中,「思念悬炫」什么意思?「欲无尽夜」似乎能听懂,但我们好像平时不这么说。我们可以和李宗盛的歌词做一下对比,比如「为你我用尽半年的积蓄,漂洋过海地来看你」,你会发现刺猬的歌词的确「不像人话」。

只是这样是否意味着他们的歌词就一定不好呢?我觉得未必。

首先,歌词是歌曲的一部分,虽然有一些歌词本身也是很好的文学作品,但不结合音乐直接去评判歌词并不妥当。简单来说,如果听这首歌的时候给你产生的一种心灵上美妙的状态,那么至少你就可以做出这首歌好的判断,那么歌词也是好的,因为它对这首曲子是合适的。

但更重要的是,歌曲是艺术作品,本身可以有实验性。从这个意义上讲,那些以「不像人话」来批判刺猬歌词的人,拒绝承认刺猬作品中的实验性:他们要么认为刺猬或子健没有这种艺术自觉,不觉得这是一种故意;要么认为哪怕是故意,「不说人话」也是歌词艺术中不可容忍的错误。前者认为艺术家能力不足,后者干脆给歌词乃至语言实验设定了一条禁忌。

艺术家可以也应当不屑于这种可笑的禁忌,而子健在「说人话」这方面的能力应该也毋庸置疑。我认为他是故意要这么写,这就是他的艺术实验。最近一篇对石璐的采访中,我们能看到子健也确实有这方面的自觉。

那么他的实验成功了吗?这可能要在许多年之后才能有定论,或者永远没有定论。但如果我们不以消极的态度去看他的词,当你看到诸如「驳爱斑悬」这类「非人话」的时候,你能想象到一个画面乃至一个故事,那么他的实验至少起到了一定的效果。

最后,有一点我想说,对于汉语和汉字的实验,如果我们汉语使用者不做,那么就真的没人做了。

没有文化的人会不会伤心

新裤子乐队的《没有理想的人不伤心》最后几句歌词是:

没有文化的人不伤心
他不会伤心
他不会伤心
他不会伤心
他不会伤心
他也会伤心
他也会伤心
他也会伤心
伤心

那么到底会不会伤心呢?我觉得其实就是不会伤心。最后几句就像是一个给孩子讲社会现实的中年人,讲着讲着孩子哭了,于心不忍,好吧,我和你说「他也会伤心」,你是不是会好受点?

电影还没有开始,芝士蛋糕尚有余温

单曲《一丝甜蜜》首发

网易云音乐收听链接(国内朋友可用)

更新:给海外朋友一个剑走偏锋的收听方式,使用 iPhone / iPad 的 Shortcuts (捷径 / 快捷指令),可以一键听《一丝甜蜜》。第一次播放有点慢,但第二次开始就会播放本地文件,会很快,捷径下载地址: https://s.olo.la/2oMx00

从去年到今年我的生活发生了一些变化。作为一个早就把不安定当作常态的人,内心其实并没有什么波澜,只是遇到该做的事就做。但这种过于自律的状态其实像一块浮石一点点地摩擦自己的神经,一下两下可能还有给人痛感的兴奋,摩擦久了就失去了敏感。

对于一个创作者这种状态非常危险,哪怕自己再警惕,我们这个物种的求生本能也会让自己适应。更无奈的是,这种状态还要继续,我只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它早点结束,于是就更需要自律——循环——一个可怖而又无奈的循环。

在这种状态下,能够收到朋友王念北带来的这份迟到的生日礼物,无异于雪中送炭。

《一丝甜蜜》是我四五年前的作品,当时无知者无畏,一个人操刀了词曲创作,在朋友聚会时偶尔还会自弹自唱。后来在创作《少年阿珵》时,写到其中某个段落,刚好需要音乐衬托,我就把这首歌写了进去,这首歌也就成了《少年阿珵》插曲,以至于《迟早更新》中任宁问我整本小说是不是以这首歌为主题写的

不过小说毕竟是文字,小说里的歌更多地只是歌词,对于歌词创作我尚有自信,却从来没有想到过这首歌有一天能够走进录音棚,并作为一首单曲正式发布。念北用心让这件事变成了现实,能够收到这份礼物,非常开心。

致谢

感谢编曲并担纲吉他手的余沛东老师,虽未谋面,但总听念北说起你。感谢键盘手 Willing汪 与混音师边策。感谢封面和设计 JonyFang,同时他也是《少年阿珵》的封面设计。

相关链接


《一丝甜蜜》歌词

你路过一片田野
想起曾经的幻觉
那不开心的记忆
还带着一丝甜蜜

我穿过喧嚣的街
回到了十三年前
一个可爱的女孩
亲吻了我的左脸

我们第一次相见
你却在我记忆中出现
多么美妙的夜晚
月光下的你如梦似幻

电影还没有开始
Cheese cake 尚有余温
我视线中的微光
是你清澈的眼神

我牵起了你的手
月色都变得温柔
不知道多年以后
你是否还在身边

我们第一次相见
你却在我记忆中出现
多么美妙的夜晚
月光下的你如梦似幻

我们第一次相见
你却在我记忆中出现
多么美妙的夜晚
月光下的你如梦似幻


作曲 : 郝海龙
作词 : 郝海龙
编曲:余沛东
吉他:余沛东
键盘:Willing汪
混音:边策
封面设计:JonyFang

六月听首六月的歌:单曲《六月》首发

单曲《六月》封面

点击图片至网易云音乐收听。

简介:《六月》歌曲的灵感源于2016年5月,王念北和一个民间慈善团体去了重庆铜梁区河东村,看望了那里的留守儿童。他发现,小的时候在电视机里才看到的四川贫困山区的景象,在那天重现了:破旧的房屋、穷苦无助的孩子们和那里漂亮的黄桷树形成鲜明的对比,令歌者触动很大,他们给了孩子们一些钱和物资,并在与词作者郝海龙交流了那天的经历与心情后,共同写下了歌词。也愿这些孩子们将来有更好的环境学习、生活,得到更多人的关注与关怀。

《六月》已在网易云音乐、QQ 音乐上架,也会陆续在海外的一些平台上架。欢迎各位收听留言收藏。


《六月》歌词

词:王念北,郝海龙
曲:王念北

迷路的孩子
今天你开心吗
你很开心,我很开心
我们都一样

你看到那只鸟
落在黄桷树上
看着它飞,它正在飞
他正在生长

田地里的伙伴们
躲在了谷垛旁
你带着他,他带着你
向他们奔跑

玩泥巴的伙伴们
都去写作业了
看着窗外,窗外的天
和灰色的时间

你是否还记得家乡的巷子
在褐色的屋顶上
轻轻唱歌

你是否还记得那黄桷树的叶子
看着你,想着你
六月的天

2016 年 11 月 10 日


作曲:王念北
作词:王念北/郝海龙
编曲:王正一
制作人:王正一
吉他:魏森
童声:郭庚润
和声编写:王正一
和声:丁蓉/王正一
录音师:小白/庞岩
混音师:江松松
录音棚:九紫天诚
封面设计:周南
宣传发行:慕音乐(Mu music)

单曲《一万公里》首发

《一万公里》封面

轻点图片至网易云音乐收听

—— 你为什么会选择去法国?
—— 你为什么会从法国回来?

回国的这几年里,在和各种朋友的闲聊中,我一直在回答着两个问题。最初它们带给了我许多困扰,因为我面对的是一个伤心的故事;之后它们让我疲劳,因为我面对的是一个无奈的故事;接着它们让我烦躁,因为我面对的是一个无聊的故事;最后它们让我开心,因为遥远的记忆终于变得美好。

其实,对于这两个问题的答案,我早就写在了这首歌里。这首歌的歌词写于 2014 年,当时的我坐在法国塞尔吉的 Studio 里,正准备离开。经过前后三年多的制作,终于有了今天这个版本,希望每一个听到这首歌的人勇敢坚强,相信爱情。

郝海龙
2018 年 5 月 21 日


《一万公里》歌词

词:郝海龙 / 曲:王念北

你说阳光下的巴黎很美
可巴黎却总是风雨如晦
细雨冲走了旅人的足迹
洗不掉你我伤心的回忆

飞机带我飞过一万公里
只为再次感受你的气息
请告诉我黄昏的西岱岛
哪里有蜗牛爬过的痕迹

一万公里 从北京到巴黎
谁会来品尝 瓦兹河的水
一万公里 我们心灵的距离
关于爱情 是不是还有奇迹

我找到穿越心灵的航线
却找不到你搭乘的航班
你说你就住在瓦兹河畔
塞尔吉的鸟却影只形单

我想写一个真实的故事
你却只在意灿烂的瞬间
海誓山盟沦为你的消遣
曾经的承诺像巴黎的天

一万公里 从北京到巴黎
不愿再品尝 孤单的滋味
一万公里 我们心灵的距离
关于爱情 我已不相信奇迹

2014 年 7 月 21 日
于法国·塞尔吉


作曲:王念北
作词:郝海龙
编曲:王正一
制作人:王正一
吉他:魏森
录音师:小白/庞岩
封面设计:周南
混音师:江松松
录音棚:九紫天诚

一首歌与一本书:单曲《他比我更平等》发布记

一首歌与一本书

一首歌与一本书

按:大约在前年夏天我和原创歌手王念北决定出一张由我们两个人制作的专辑,主要有我来写词,他来作曲。大约一年半过去了,专辑的第一首歌《他比我更平等》录制完成了。这首歌有点特殊,是王念北独立创作的词曲,但却是为我翻译的乔治·奥威尔《动物庄园》而作。欢迎大家去网易云音乐和虾米音乐搜索试听,如果你现在就想听,可以直接点开阅读原文的链接,可以直达网易云音乐。以下是王念北撰写的有关这首歌与这本书的故事,音乐中一起看看?
郝海龙

这首歌是我在去年春节前写出来的,前面的文章说到这张专辑的词是由海龙来写,曲子是我来。但是我自己从高三重读开始,写了十年的歌词,总得给我个表现的机会,于是我就把这首歌写出来了。

当时正在公共浴池里泡澡,忽然一句旋律一闪而过,这个旋律就是这首歌的副歌部分。我是一个非常懒惰的人,经常想出来的旋律或者是歌词第一时间不记录下来,导致后来根本想不起来,而这次不一样,我直接冲了出去穿上衣服回家把整首歌写出来然后再次去洗澡的。

我告诉海龙,这首歌是根据《动物庄园》这本书里的情节写出来的。正好他对这本书情有独钟,以至于前段时间他翻译的此书也得以出版。这也是为什么第一首发型的单曲不是《一万公里》的原因,一本书,一首歌,在时间上有一个契合,也是我们两兄弟的一种缘分。

我和海龙是在 11 年在北京认识的,那个时候是工作关系,他当时是某英语机构的 GRE 教师,而我是管理教室事物的,说白了就是「扫地的」。在教师休息室,但是也是拿着另一个朋友送我的《动物庄园》在看,那是我第一次读这本书。海龙过来和我聊了聊,由于他是教 GRE 填空,自然也就聊起了老罗,后来,他就成为了我最好的朋友之一,也是我身边最优秀的人。我们在很多的思想观点,价值观都很契合,只不过,拿 DOTA 来比喻的话,我是 6 级,他至少 20 级。

除了在公司,我和海龙在北京私下只见过两次面,只喝过一次酒,由于我们俩酒量都不好,喝酒的场面就非常搞笑,两个人的桌子上只有一瓶啤酒,两个杯子,然后两个人互相吹牛逼。

后来我去了重庆,他去了法国留学,他在放假的时候专门来重庆看我一次,那是我们第三次见面,那个时候还没有出专辑的想法。

2014 年我们见了两次,一次是去西安和他商量专辑的计划,一次是他带我去南京看李志的跨年演唱会。

再后来,就是我这次来北京录音了,很多文青多愁善感,略显矫情,他也是其中之一,不过这次看见他,再也没有写《一万公里》时的悲伤,生活特别甜蜜,老夫也就放心了,哈哈。

回到歌词这儿,高三重读的时候,我们学校把语文一刻分割成了现代文,古文和作文三类课程,三个不同的教师任教,由于我的父母都是语文教师出身,自己的语文成绩也一直没让所有人操心。我们当时的作文老师长的很像电影里的霍元甲,上课一本正经,每次我都被讲睡着了。但这注定造成悲剧,有一次教导主任(猜猜是不是 40 岁变态妇女?)看见我上课睡觉,直接把我叫了出来带进了我妈妈的办公室。

办公室免不了挨骂,回家后,妈妈和我说:你最起码,上课不能睡觉啊。

那怎么办?写点儿东西吧。

于是,在下一次的作文课上,我的第一篇「歌词」就在作文纸上诞生了,高三加重读的高三,两年一共写了两篇。

大学属于荒废的四年,明明是学的英语专业,却写了四年的中文歌词和文章,基本每年都会写出新的作品,但是水准在自己看来没有丝毫提升。大二的时候,我恋爱了,又分手了,直到毕业后还没缓过来。

在北京工作的时候接触了民谣音乐,听的第一首歌是李志的《这个世界会好吗》当时就听哭了。后来开始研究民谣的歌词,发现好的民谣歌词就是有故事有画面的,自己的歌词风格也就从《荷塘月色》转到《背影》了。

我是一个不太自信的人,直到现在也是,以前的歌词最多是在自己的博客,哥们办的杂志上自娱自乐,直到有一次,北京 「天堂乐队」的那次证词被选中,才稍稍收获了一点信心。

在北京算是我写词最多的时候,而来了重庆的前两年,唯一的一篇就是当时朋友酒吧转出的时候,他们在一张桌子上签合同,我在另一张桌子上写。

当决定出专辑的时候,能写就写,甚至帮了一些朋友来修改歌词。

而《他比我更平等》,至少是我自己认为,这么多年以来写的最好的一首。

关于这首歌的曲子,是和歌词同步出来的,这也是第一次,词曲一起写。而听到编曲当天正好是我在重庆辞职的那天,本来郁闷了一天的心情,听了这首编曲后,立刻转为兴奋和喜悦,因为实在是太喜欢了。

王念北
2016 年 1 月 10 日

关于新专辑的计划,大家也可以阅读今天推送的第二条公众号信息,或者去王念北的个人网站 wangnianbei.com 获取更多信息。

歌曲信息

歌名:他比我更平等
词 / 曲 / 唱:王念北
编曲:王正一
和声:王念北,王正一
吉他:张一诺
录音:小白(九紫天诚录音棚)
混音:江松松
封面设计:周南
出品人:王念北,郝海龙
风格:民谣
录音时间:2015.12.30
歌曲完成时间:2016.1.8
发布时间:2016.1.13

© 2019 郝海龙

Theme by Anders Noré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