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诗歌

诗 | 生活

欧洲杯结束了
我只当它从未开始过

郝海龙
2016 年 7 月 11 日

诗 | 如果

如果不小心
注意到自己眨眼
就不好停下来
得多注意一会儿

如果不小心
注意到自己呼吸
就不好停下来
得多注意一会儿

如果不小心
注意到了你
就不好停下来
得多注意一会儿

郝海龙 & 小午
2015 年 2 月 1 日

诗 | 想你之诗

我听到
咖啡厅里响起了火警
周围的人却无动于衷
我不想知道
我是不是幻听
我却知道
如此敏感是因为
心里想着一个人

(题图来自我的 Instagram: haohailong

郝海龙
2014年10月17日

诗 | 黄色风衣

天是灰色的,下着雨
雨也是灰色的
雨中矗立着无数
灰色的楼
空气和水都是灰色的
雨伞是透明的和黑色的
它们也混入灰色中
也变成了灰色的
古城的秋天
一切都是灰色的
和谐得令人窒息
在这美妙的时刻
我从衣架上取下一件
黄色风衣

黄色风衣

黄色风衣


(图片来自我的 Instagram: haohailong

郝海龙
2014年9月21日

……

阅读全文

诗 | 夏日最后一朵玫瑰

托马斯·摩尔 | 作
郝海龙 | 译

这夏日最后一朵玫瑰
还在孤独绽放
所有她可爱的伙伴
全都衰落凋零
没有她那样的鲜花
也没有玫瑰花蕾
映照她绯红的脸颊
或者,为她的叹息而一起叹息

我不会让你留在枝头
独自伤心
既然你可爱的伙伴已经睡去
你也去吧,和她们一起安眠
于是我轻轻地
把你的花瓣洒在花床上
这里安置着你那些
香消玉殒的伴侣

我可能很快就会随你而去
就在友谊逝去
宝石从爱情闪耀的光环上
坠落之时
当真心变得枯黄
亲密的爱人远去
唔!谁还愿意在这个
凄凉的世上独自安家?

2014 年 1 月 1 日

前两天在维也纳听了一场音乐会,一个叫 Jelena Widmann 的奥地利歌手演唱了一首选自歌剧 Martha 的歌曲—— Letzte Rose,听完眼泛泪花。回家之后第一件事就是上网搜这首歌曲,发现它改编自一首诗「夏日最后一朵玫瑰」。于是决定翻译一个自己的版本,以纪念我的感动。据说「夏日最后一朵玫瑰」本是爱尔兰的民谣,后来,诗人托马斯·摩尔 (Thomas Moore) 在1805年把它写为一首诗,之后又被改编成了歌曲。

……

阅读全文

诗 | 旅行前的诗(五首)

心慌

心慌的时候
不能写诗
就算灵感满溢
什么也写不出来

我不原谅

有人问我
喜不喜欢周芷若
亏你能问得出这个问题
我又不是青春期刚刚遗精的少年
怎么会喜欢上这样的女人

我也不喜欢张无忌
太软太弱太多情
但我无法原谅
周芷若刺向他的
那一剑
太硬太强太无情

……

阅读全文

诗 | 我喜欢豆瓣网的登录方式

输完用户名和密码
不填验证码
直接点登录
居然没有弹出「当」的警告
没有弹出血红的提醒
只是默默跳转页面
并只给你一个框
输入验证码
我知道这是用了心的
我喜欢和我一样用心的人

郝海龙
2013年11月18日

诗 | 等车随想(三首)

等车随想·其一

塞尔吉的秋天
天黑得早
我有点不习惯
其实整个欧洲
天黑得都早
不只在塞尔吉
不只在秋天

等车随想·其二

我讨厌被衣服裹挟
行动不便
冬天我也不爱穿
厚重的大衣和羽绒服
尤其是那种
帽子边上有绒毛的
在眼睛边晃两下
你就睡着了

一个住在巴黎的人(等车随想·其三)

旁边有个黑……

阅读全文

诗 | 既然你明白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是的,我明白
不仅我明白
柏拉图也明白
写在了书里
亚里士多德也明白
写在了书里
洛克也明白
写在了书里
卢梭也明白
写在了书里
康德也明白
也写在了书里
孔子也明白
他的弟子帮他写在了书里
贾谊范仲淹都明白了
也写在了书里

读书越多
越是什么都不敢说
不敢写

无论说什么
写……

阅读全文

和诗一首:最后的故事

我帮她把箱子
拎到了五楼还是六楼
她说
对不起
我不方便让你进去

要不……
我请你在圣母院附近
吃蜗牛

每次她无法做的更好时
就用这句话来做补偿

我转身离去
在楼道里,我听到了对话
在那家人眼里
我成了一个
不懂得怜香惜玉的人

每次到西岱岛
我都会想到这个故事
谁能告诉我
那里是否真的
可以……

阅读全文

© 2017 郝海龙

Theme by Anders NorenModified by Hailong Hao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