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诗歌

诗 | 今天适合干家务

我拿起了墙脚的笤帚
妈妈,你还记得吗?
有一次,我和妹妹
打扫了整个房间
兴高采烈地等着你回家
却被你臭骂一顿
你说还不如不打扫
我是个听话的好孩子
从那以后,我再没有
主动干过家务

笤帚上沾满了
蛛网一般的灰尘
那曾经亲爱的人啊
我记得你爱干净
却和我一样
不喜欢打扫房间
是啊,谁会喜欢呢
如果……

阅读全文

诗 | 分手之诗

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要分手吗?
是因为你不知道我们为什么要分手。

郝海龙
2012年11 月18日

诗 | 塞尔吉的鸟(双语)

穿过树林是草丛
穿过草丛是树林
塞尔吉的房子
懒散的躺在丛林间

我本不属于这里
只是恰好出生
恰好还活着
又恰好路过

可这一切就像命中注定
就像我原本就该在此刻
出现在这里
就像我本来就是这自然的一部分

又或者就算不是此刻
我想画面也不会有什么区别
时间在自然面前
实在太渺小

不要问为什么……

阅读全文

诗 | 再出发

从我锁门的熟练动作
你就能看出
出发对我而言
是一种来来回回的习惯

每次我都会路过一家小店
不知为何
小店门口的音箱
永远放着我最熟悉的老歌

有一次我终于听到了一首
陌生的歌曲
可就在我走过店门口的瞬间
唱到一半的歌也戛然而止

我扭头向窗户望去
一个腼腆的小姑娘
冲我微微一笑
熟悉的旋律再次响……

阅读全文

诗 | 一个人吃饭

我劝你呐
最好不要一个人在饭点吃饭
就像今天我刚挑好一张大桌
就被迫让一对来晚的情侣
坐在对面的两个空位上
他们操着一口乌兰巴托的方言打情骂俏
他们把手伸到对方的衣服里拥抱亲吻
仿佛对面的那个人只是一尊木雕泥塑
我是一个有公德心的人
开始欣赏那女人俊俏的曲线和肥美的嘴唇
典型的塞北女人参杂了江南的风……

阅读全文

诗 | 断裂

我抬起左臂
咬断了我的动脉血管
因为右手夹着烟
不是很方便

烟雾和着血腥
有一股
炒豆子的气味
令人感动

我想着明天早上
手臂上缠着绷带
隐约中那红色的裂缝
宛如包皮切除后的疤痕

今夜我管不了我的手臂
我得去医院先会会那个
号称“七步倒”的
心理医生

想和他谈谈我
今晚的失眠
关键是,如何才……

阅读全文

诗 | 雨中沙尘暴

北京的天气
像一个体弱的人
不停地咳嗽
一直没法根治

也像一个
更年期的怨妇
一边聊天
一边蚕食着你的神经

下雨的时候
黄沙漫天
我分不清
挡住太阳的是沙子
还是厚厚的云

我向前迈左腿
我的左腿消失了
我向前摆右臂
我的右臂也消失了

身边突然传来笑声
我瞪大眼睛
才发现面前走来两个
说笑的姑……

阅读全文

诗 | 泰坦尼克

一九九八年
我上小学四年级
楼上的叔叔
搞了一台VCD
在当时为数不多的
盗版碟中
他选了一盒
泰坦尼克号
试机

当时我和他儿子
正在客厅大箱子里
找作文书
以寻找创作灵感
来写明天的播音稿

但我最喜欢
海底寻宝的故事
电影一开始
我就停下手里的活
眼睛直勾勾的看着
那双机械手

于是,十岁的我……

阅读全文

诗 | 长辈眼里的人

在长辈眼里
世界上的人分为两种
一种是正常人
一种是搞艺术的
这我理解
可我不理解的是
为什么你们竟然认为
我应该
属于第一种

长诗 | 冷

1
我觉得今天很冷
无论是屋子里还是屋子外
这对我并没有太大分别
虽然我关着窗子
可是很不幸墙上有个洞
这个洞是因为安装空调留下的
也许安装的时候是夏天
当时的住户并没有料到
它会在冬天让屋里屋外变成
一个样子
或者他想
反正安的是空调
冷了大不了开热风,于是
我开了热风

2
对着它的正前方
空调……

阅读全文

© 2017 郝海龙

Theme by Anders NorenModified by Hailong Hao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