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思考

发起一个「思考」的行为艺术:第欧根尼俱乐部

欢迎加入「第欧根尼俱乐部」,我是本群管理员噤声机器人(@ShushRobot),你可以叫我「小噤」,我正在帮助 47 人专注地思考。
Welcome to the Diogenes Club! I’m Shush Robot (@ShushRobot), the admin of this……

阅读全文

「Haotalk Live:解读《动物庄园》」总结

前天(8 月 12 日)我在 Telegram 上主讲了一场实验性质的 Live talk——「Haotalk Live:解读《动物庄园》」,活动非常顺利。在一百多分钟的时间里(活动的计划时长是一个小时,但超时是在线 Live 的常态),我与一百多名听众分享了从《动物庄园》引申出来的三个小主题,并在最后给出了由此得到的几点启示。活动充分利用到了 Telegram 的自由性,除了语音之外,也有音乐、图片、链接、视频等其他媒体资料的分享。

有不少朋友在活动结束后来询问是否可以观看回放。由于第一次做这种实验,我并不知道活动举办的过程中会出现什么情况,所以在活动之前我不敢保证,但现在一切顺利,所有的资料也成功保留在了 Telegram 群组当中,所以如果你对这个主题感兴趣,依然可以点此按照开场前的报名方式付费收看回放。……

阅读全文

对于拖延行为及 GTD 方法论的杂想

注:本文中的 GTD 指 Getting Things Done® Methodology,是 David Allen 发明的一种提高工作效率的方法论。本文与 David Allen 及其 Getting Things Done® Methodology 并无任何利益相关,内容仅代表个人观点,……

阅读全文

时代在撒娇

上周录比特新声,聊到一则往事。高中时,我曾和一个在美国读书的姑娘聊天。双方言辞都比较大胆,从文学一直聊到成人游戏,但聊了很长时间都一直没有论及我们双方的关系。这时姑娘突然来了一句:

你不就是想泡我嘛。

看到这句话,我一时语塞,无言以对。在我当时的人生经验中,对于感情只会用行动表示,言语暗……

阅读全文

选择输入法的哲学:兼论双拼的优缺点

按:本文为应邀给少数派写的一篇关于输入法的文章,谈及了一个本该受到大家更多关注的「输入法选择」问题,希望在阅读后你能有所收获。
本文首发于少数派,如需转载请注明「转载自少数派」并链接至原文。
本文题图来自 Unsplash, by Luca Bravo

对于我们这一代人中的大部分而……

阅读全文

如果我的意识可以上传

最新一期的《离线》杂志(《离线·机器觉醒》)里面讨论了人工智能,对此我在豆瓣上留了一段简评:

我们对于人工智能的种种困惑与不安其实来自于我们对于人类作为一种智能生物的不解。在我们真正明白什么是智能之前,所有对于强人工智能或超人工智能的预测不过是某种程度的猜测。当然,这些猜测很有趣,也不一定错……

阅读全文

互联网上的「多数人暴政」

前两天做节目,和有才聊到,微软一方面拥有自己的搜索引擎,也曾花重金打造过,而另一方面却宣布和国内的搜索引擎「百度」合作,将其作为 Edge 浏览器中文用户的默认搜索引擎。这个做法看上去诡异,实则在情理之中。就算不考虑国内的政策环境,微软这么做看上去也只是一次商业上正常的逐利选择而已——毕竟国内的用户……

阅读全文

一个不信星座的人的星座分析

星座与月亮

星座与月亮

「我当然是不信星座的。」

当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星座」指的是「星座决定论」,也就是诸如「因为你是某某座,所以你就如何如何」的判断。甚至我……

阅读全文

我们会重新使用纸笔吗?

我不爱写字

我不爱写字

伊格言《噬梦人》阅读记(四)

虽然我写字不怎么样,但很喜欢书法,偶尔也会玩票刻个印。可是对于用笔写字——或者更确切地讲,用笔来记录信息—……

阅读全文

该如何处罚犯罪的人

「一堆经历过退化刑的小黄人」

「一堆经历过退化刑的小黄人」

伊格言《噬梦人》阅读记(三)

在我看来,最好的刑罚是能够让罪犯体会到与受害人相同的痛苦,并且能够最大程度上预防再次犯相同的罪。我想在这点上,大部分人都能同意我的观点,因为这个观点实在是太完美,没有人会觉得完美的东西不正确——只是,也没有人能够做到完美。

现实中,我们最好的状态只能逐步趋向完美。比如,他人的行动不可预测,除了死刑似乎无法完全预防犯罪,而我们又不能让所有罪犯都判死刑,因此我们现实中的刑罚能够做到让罪犯体会到受害人相同的痛苦就已经算很好了。当然,这又是另一种完美,人的身心如此微妙,受害人的痛苦我们无法完全侦测和度量,凶杀案的受害者尤其如此,到头来我们的主要刑罚便成了把各项表面伤害折合成金钱和一定年限的人身自由。

现在很多人讨论死刑存废,赞成废除死刑的人持有的很重要的一条理由就是没有办法确保对罪犯造成实质性惩罚。比如,如果一个杀人犯本身就决定赴死,似乎死刑反而遂其愿,而且如果一个人无法受到良心折磨,让他去死甚至彻底消除了让他承受良心折磨的机会。这到底是刑罚还是慈悲,我想并不像表面那样容易判断。当然,废除死刑是否就能够解决这样的问题呢?我觉得也不尽然。美国有些杀人犯被判终身监禁不得假释之后,反而觉得再杀几个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经常有狱警被他们打死。当你听到这些的时候,你还会觉得这样的人不该杀吗?
……

阅读全文

© 2017 郝海龙

Theme by Anders NorenModified by Hailong Hao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