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页,共 28 页

《少年阿珵》连载:第六章 你入戏好深

按:本文是我的长篇小说《少年阿珵》第六章,全书电子版已于 2018 年 4 月 2 日在豆瓣阅读上架,欢迎点此购买阅读

(本故事纯属虚构)

早上七点钟我被客房服务叫醒。其实我也设了七点零五分的手机闹钟,据说从心理学的角度讲,住酒店的人往往更加相信自己的设备而不是酒店提供的服务。

这种描述对我而言完全正确,但自从几年前苹果手机出现过一起全球闹钟失灵事件之后,我意识到任何设备都有可能出故障,于是在重要的事项来临前夕,会上个双保险。比如,设置两个闹钟,再比如添加额外的酒店叫醒服务。

理论上有可能出现双保险都失效的情况,即我手机也没响,客房服务人员也忘记了叫我。和姐姐一样,我把这种双保险都失效的情况称之为天意。

今天我的双保险都没有失效,电话铃响起后,我起床洗漱,在刷牙时,我的手机也响了。关掉闹钟之后我去冲澡,同时在脑子里面快速回忆昨天晚上我们学到的东西。

童云丛和赵怡年的房……

阅读全文

《少年阿珵》连载:第五章 准竞争关系

按:本文是我的长篇小说《少年阿珵》第五章,全书电子版已于 2018 年 4 月 2 日在豆瓣阅读上架,欢迎点此购买阅读

(本故事纯属虚构)

「一会儿上飞机之后,我们想办法把座位换到一起。」排队登机时,怡年说道,「对了,你的票是什么舱?」

「经济舱。」

「唉,我原本为宽敞买了超级经济舱,看来得委屈一下自己了。超级经济舱和经济舱只隔了一层帘子,换换座位应该没什么问题。」

「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我本来买的是经济舱的票,但刚刚值机的时候,柜台小姐说因为我年龄未满二十周岁,所以为我自动升级到了超级经济舱,委屈不到你这位大小姐了。」

「哈哈,我估计如果你今年二十五岁,他们会告诉你因为你年龄未满三十,所以为你自动升级超级经济舱。航空公司为了解决超卖机票问题给的理由真是花样百出啊。」

「是吗?我还以为二十周岁在香港是个什么特别的年龄呢,需要特别优待这个年龄段以下的孩子。」

「杜……

阅读全文

《少年阿珵》连载:第四章 机场的偶遇

按:本文是我的长篇小说《少年阿珵》第四章,全书电子版已于 2018 年 4 月 2 日在豆瓣阅读上架,欢迎点此购买阅读

(本故事纯属虚构)

2017 年 6 月 2 日,其实就是昨天,我踏上了第二次去香港的旅途。是的,我最终还是决定参加「特别测试」。

在收到神秘邮件后的那通电话里,童云丛和我说她决定参加考试。她的父亲是香港海洋大学董事会成员,在学术委员会认识一些人,虽然也不知道考试的细节,但能确保这项消息的准确性。同时,她告诉我非常希望我也能够参加这次测试,尽管她爸曾再三叮咛她不要煽动任何其他人去考试。所以,她很画蛇添足地说了一句:「你来不来考试取决于你自己。」

我告诉她我需要和家人商量一下,这个答案也许在她意料之中,轻轻「哦」了一声,我能听出她略微失落的语气,不过马上道:「你决定要来的话第一时间和我说。」

我相信童云丛讲到的有关考试真实性的那些话,不管别人怎么想,对我……

阅读全文

《少年阿珵》连载:第三章 神秘的邮件

按:本文是我的长篇小说《少年阿珵》第三章,全书电子版已于 2018 年 4 月 2 日在豆瓣阅读上架,欢迎点此购买阅读

(本故事纯属虚构)

在那次聊天之后不久,公司安排姐姐去非洲考查项目。据说 2008 年金融危机之后,很多原本只关注本土的公司开始放眼全球,尤其是一些之前资本很少考虑的地区,比如非洲。她所在的公司投资的一些项目正好也在这些地方,每年都需要派人去考查一下项目的进展,同时结合当地的实际情况重新设计资金运转机制。

2016 年度的考查任务就落在了她身上。由于地处热带,传染病高发,所以在去非洲很多国家之前都需要体检,并且接种为数不少的疫苗。她去的还不止一个国家,加起来大概需要打九针。

我永远都忘不了姐姐打疫苗的日子。那天是 3 月 6 号星期日,也是我每周唯一的休息日,刚好可以陪她一起去医院,只是没有想到这竟成了我最后一次看到能够自主站立的她。

就在打完第一针疫……

阅读全文

我在《迟早更新》谈《少年阿珵》

我的长篇小说《少年阿珵》4 月 2 日在豆瓣阅读上架后,已先后入选「青春小说」与「都市小说」类编辑精选,全本小说于 4 月 8 日登上「青春小说」热门榜榜首。

针对此书的创作,任宁和枪枪主持的播客节目《迟早更新》对我做了专访《我怎么做起小说来》(暨新书发布会),节目已经上线,欢迎大家收听。

《少年阿珵》连载:第二章 奇妙的能力

按:本文是我的长篇小说《少年阿珵》第二章,全书电子版已于 2018 年 4 月 2 日在豆瓣阅读上架,欢迎点此购买阅读

(本故事纯属虚构)

与童云丛的对话很快就结束了,本来她约我一起去吃点东西,可是我实在没有那个心情。在我表达了这样的意思后,她的眼睛里闪过一丝诧异,感觉这应该是她人生中第一次在提出这种要求时被人拒绝。

我连忙向她解释,并不是自己不愿意去,事实上,和她在一起这短短的十几分钟,是我这段时间心情最为放松的十几分钟。实则是因为家里的一些原因,不得不赶两小时以后的飞机回北京。当然,我并没有告诉她具体的原因:得回家照顾我的姐姐,她现在正重病在床。

我的姐姐叫杜珵韵,大我五岁,去年刚从香港一所知名大学毕业。毕业后她回到北京,在一家投资银行的研发部工作。谈到投资银行,知道的人总是会下意识地想到两点:第一,挣得多;第二,累。

作为一个离工作还远的高中生,我对成年人的职业生……

阅读全文

《少年阿珵》全本已在豆瓣阅读上架

我的长篇小说处女作《少年阿珵》全本电子书今天在豆瓣阅读上架,欢迎点此链接购买(首月限时免费)。我将在自己的博客和其他社交网络上连载一些试读章节(楔子 + 第一章昨天已经发布)。

这本书约十六万六千字,从去年二月底写下第一个字到最终完本,大约花了一年时间。从时间跨度来说并不算太短,但因为自己本身有全职工作,并且在创作的大部分时间依然在录制播客节目,在仅有的创作时间内,几乎每一个章节都是一气呵成的。我很喜欢这种顺畅的写作状态,这意味着我一直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并且也知道在这里究竟用什么样的表达最为恰当。我想创作过的人都能同意,对于自己的作品有一个评判标准非常重要,很多时候也是我们写作的信心来源。

从去年八月开始,小说在豆瓣阅读连载,在大约半年的连载期间,《少年阿珵》有幸在超过一半的时间都位居小说专栏连载热门榜前十(最高排名到达第六位),也曾长期位居青春小说专栏连载的第一位(虽然其实我也不知道……

阅读全文

《少年阿珵》连载:楔子 + 第一章 诡异的试卷

按:本文是我的长篇小说《少年阿珵》的楔子与第一章,全书电子版已于 2018 年 4 月 2 日在豆瓣阅读上架,欢迎点此购买阅读

(本故事纯属虚构)

楔子

此刻,我正坐在一张简陋的桌子前,准备提笔写下第一道题的答案。题目对我来说还算容易,但因为桌面凹凸不平,写起来却并不是那么得心应手。这让我不得不把一部分注意力放在这张桌子上。

桌面上原本刷着蓝绿色的油漆,也能看出反复重刷了多次,但最近一次上漆恐怕得是好几年前了。上面布满了大大小小的裂纹,每一块小漆皮边都略有上翘,好像长期干旱后那种充满裂纹的土地。

第一次见到这张桌子是在一个小时前,不过我对它却有一种很奇妙的熟悉感。它让我想到了小时候见过的一扇门,具体是哪里的门我早就忘了,只记得那扇门同样油漆斑驳,我和小伙伴们会经常把漆皮撕下来玩。

之前在一本书上看过,亚马逊的老板杰夫·贝佐斯为了培养员工艰苦朴素的精神,会用拧上桌腿的门板做大家的办公桌。贝佐斯自己可能真的在旧门板上工作过,但他给后来的员工配备的都是新买来的门板,是以这种行为更多只是一种象征,毕竟也是块平整的木板,虽然它的设计用途是做门,但我想做桌面的体验也不会太差。

而我现在虽然用的是一张真正的桌子,却结结实实地体验了一把在门板上办公的感觉,而且还是在写字——我想哪怕是「打字」也会更好一些。不过有了这种体验之后,反倒让我觉得在这上面写字有一种奇特的意义,作为一个生于智能设备普及年代的人,用一种相对复古也相对不熟悉的书写方式在一个坑坑洼洼的表面写字,应该算是考试条件最差的一种情况了吧?
……

阅读全文

我心目中最酷的一本 GRE 填空参考书

按:我与杜昶旭老师合著的 GRE 填空参考书《GRE 填空解题六步法》已经上市。目前在各大网络商城都能够买到(文末附有链接)。

这是一本参考书,这个属性也许会让许多人心生厌烦。之前我也有同样的想法,以至于我一直都很抵触去写这类书籍,但最终是什么让我改变想法呢?附上后记供大家一阅。

在我第一次听说 GRE 考试的时候,在我第一次听 GRE 课程的时候,在我第一次见到杜昶旭老师的时候,在我第一次走上讲台自己讲老 GRE 填空的时候,在我开讲全国第一个新 GRE 大班的时候,在我第一次在线上讲 GRE 课程的时候,在我第一次与同事完成 GRE 填空引导训练系统的时候,我都没有想到过自己会写这样一本书。

理由很简单,在我看来,一本针对某种特定考试题目的书似乎是没有生命力的。当命题机构改变考法甚至放弃这种题型的时候——这种事情在历史上发生过很多次——对很多人来说,这本书瞬间就失去了价值。除此之……

阅读全文

发起一个「思考」的行为艺术:第欧根尼俱乐部

欢迎加入「第欧根尼俱乐部」,我是本群管理员噤声机器人(@ShushRobot),你可以叫我「小噤」,我正在帮助 47 人专注地思考。
Welcome to the Diogenes Club! I’m Shush Robot (@ShushRobot), the admin of this group. You cancall me Sh… for short. I am now helping 47 members think intently.
噤声机器人(Shush Robot)

前一段时间我在 Telegram 上开启了一个新的群组「第欧根尼俱乐部」(The Diogenes Club),群组的唯一规则就是禁止人类发言。这个规则与 Telegram 作为一个即时通讯工具的属性是相违背的,所以很多人并不知道这个群组的存在除了「哦,你也许是第一个这么干的,有点意思」之……

阅读全文

© 2018 郝海龙

Theme by Anders NorenModified by Hailong Hao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