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页,共 26 页

时代在撒娇

上周录比特新声,聊到一则往事。高中时,我曾和一个在美国读书的姑娘聊天。双方言辞都比较大胆,从文学一直聊到成人游戏,但聊了很长时间都一直没有论及我们双方的关系。这时姑娘突然来了一句:

你不就是想泡我嘛。

看到这句话,我一时语塞,无言以对。在我当时的人生经验中,对于感情只会用行动表示,言语暗示。我自己从未用过如此直接的说法,更是第一次见到从一个姑娘口中说出。当时的我只能感慨国外的孩子确实思想开放,说话直接。

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我逐渐意识到其实直接表达和迂回暗示无非是两种不同的表达方式,各自有适用场景,从广义上讲,似乎并没有好坏之分。但迂回暗示比起直接表达无疑更需要修炼,对于信息发出者和接受者之间的默契要求也更高。因此,如果一个人竟然能够读懂你暗示的信息,那么你们之间的羁绊应该更深。「撒娇」和「作」的区别无非就是懂与不懂暗示,以及是否在恰当的时间暗示的区别。

从某种意义上讲,……

阅读全文

关于《动物庄园》一些译法的讨论

我翻译的《动物庄园》(乔治·奥威尔 著)实体书已经上架一年多了,也收获了不少评论。其中代洲先生的评论比较了很多译本,并指出了我的一些不足,我觉得有必要做一下回应。

评论的部分内容摘录如下:

《动物农场》是了解极权主义的绝佳著作,而今中文译本已有十几个版本,如何挑选合适版本成为一个难题。在此我以书中第一章第二段为例,先贴出各版本的相关译文,后附上本人主观评分,供各位读者挑选时参考。

英文原文参考的是《Animal Farm: A Fairy Story (Penguin Modern Classics)》,第一章第二段原文如下:

As soon as the light in the bedroom went out there was a stirring and a fluttering all through the farm building.……

阅读全文

诗 | 生活

欧洲杯结束了
我只当它从未开始过

郝海龙
2016 年 7 月 11 日

选择输入法的哲学:兼论双拼的优缺点

按:本文为应邀给少数派写的一篇关于输入法的文章,谈及了一个本该受到大家更多关注的「输入法选择」问题,希望在阅读后你能有所收获。
本文首发于少数派,如需转载请注明「转载自少数派」并链接至原文。
本文题图来自 Unsplash, by Luca Bravo

对于我们这一代人中的大部分而言,人生中有一个重要的转折点:从纸笔记录文字转向用键盘录入文字。而由于键盘最早是为拉丁字母设计的,我们无法直接使用其默认功能录入中文。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我们不得不在键盘与最终文字中间嵌入一个楔子:输入法。于是,一个与之相关问题随即摆到了我们的面前:

该选择哪种中文输入法?

当然,我们最终都会找到一个解决这一问题的办法,选定一种输入法长期使用。但除了开发输入法的公司之外,这一问题似乎没有得到其他大部分人的重视。

也许你会有自己使用某种输入法的理由:比如因为易上手,所以使用拼音;因为打……

阅读全文

一首歌与一本书:单曲《他比我更平等》发布记

一首歌与一本书

一首歌与一本书

按:大约在前年夏天我和原创歌手王念北决定出一张由我们两个人制作的专辑,主要有我来写词,他来作曲。大约一年半过去了,专辑的第一首歌《他比我更平等》录制完成了。这首歌有点特殊,是王念北独立创作的词曲,但却是为我翻译的乔治·奥威尔《动物庄园》而作。欢迎大家去网易云音乐和虾米音乐搜索试听,如果你现在就想听,可以直接点开阅读原文的链接,可以直达网易云音乐。以下是王念北撰写的有关这首歌与这本书的故事,音乐中一起看看?
郝海龙

这首歌是我在去年春节前写出来的,前面的文章说到这张专辑的词是由海龙来写,曲子是我来。但是我自己从高三重读开始,写了十年的歌词,总得给我个表现的机会,于是我就把这首歌写出来了。

当时正在公共浴池里泡……

阅读全文

《动物庄园》实体书出版记

三年前出于个人兴趣译完了乔治·奥威尔的《动物庄园》,并没有想到最终会有实体书出来的一天。

当时书籍电子化的势头已起,实体书已经开始没落。尽管内心深处有时候会泛起小小的念头,希望出一本纸质书拿给上一代人看看,好消解一下他们对自己的不理解,告诉他们我努力还是有成果的,但总归觉得不太现实。

此次的出版算是一个小小的惊喜:不仅顺利出版,而且还按照我的设想,将《动物庄园》单独成册。如果你也有收藏实体书的爱好,我在此向你郑重推荐这本书以及和这本书一起出版的乔治·奥威尔系列全套书籍。

如果你不明白我为什么要重译这本书,不妨看看我的译后记,我将其摘抄与此,倘若心动不妨点击阅读原文直接购买。

《动物庄园》实体书译后记

……

阅读全文

如果我的意识可以上传

最新一期的《离线》杂志(《离线·机器觉醒》)里面讨论了人工智能,对此我在豆瓣上留了一段简评:

我们对于人工智能的种种困惑与不安其实来自于我们对于人类作为一种智能生物的不解。在我们真正明白什么是智能之前,所有对于强人工智能或超人工智能的预测不过是某种程度的猜测。当然,这些猜测很有趣,也不一定错。

这大概可以概括我读完之后的感受。书里的某些观点解除了我自己对人工智能某些方面的困惑,也增加了一些新的困惑,但提出问题和解决问题都有它的价值,如果大家感兴趣也不妨一读。

在这儿我想再聊聊在人工智能领域中让我脑洞大开的「意识上传」问题。关于这点,书里讲到的并不多,因此也给了我自己许多想象空间:

  • 著名的科幻小说《安德的游戏》中的虫人和《三体》中的三体人都可以不用说话来交流(尽管两者设定有点区别,在此就不剧透了),如果我们的意识也可以上传,这似乎意味着我们可以将我们思想的一部分用光速复制给……

阅读全文

互联网上的「多数人暴政」

前两天做节目,和有才聊到,微软一方面拥有自己的搜索引擎,也曾花重金打造过,而另一方面却宣布和国内的搜索引擎「百度」合作,将其作为 Edge 浏览器中文用户的默认搜索引擎。这个做法看上去诡异,实则在情理之中。就算不考虑国内的政策环境,微软这么做看上去也只是一次商业上正常的逐利选择而已——毕竟国内的用户更喜欢使用百度作为搜索引擎。如果浏览器的默认搜索引擎不是百度,对于大部分普通电脑用户来说,更有可能的选择是转而使用其他浏览器,而不是自行通过浏览器选项来修改。要知道,对于典型的「普通用户」来说,「熟练地点开菜单中的某一项」是电脑水平的象征,就像早年间「打字速度快」是电脑水平高的象征一样(你是否能想象,我高中参加的全省的计算机竞赛中,打字是其中一个项目),对于懂得人来说没什么大不了的,对于不懂的人来说,却是使用软件的障碍。

这让我开始思考另一件事情:我们不断地在谴责国内的一些软件公司(比如百度,……

阅读全文

一个不信星座的人的星座分析

星座与月亮

星座与月亮

「我当然是不信星座的。」

当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星座」指的是「星座决定论」,也就是诸如「因为你是某某座,所以你就如何如何」的判断。甚至我为了揶揄网上迷信星座的朋友曾专门注册过一个做星座分析的微博,每天根据自己的想象编一些各个星座的特点,比如十二星座最应该读的一本小说,十二星座最头疼得英文单词等等,竟然也有一些人觉得准。

后来发现哪怕是整天把星座挂在嘴边的人,在做决策的时候也很少把星座分析当成是重要因素之一去考虑,星座其实是大家平时的娱乐话题罢了。我自然也凭借运营星座分析微博所积累的「经验」,和大家一起聊得其乐融融。

但是,除了娱乐之外,星座真的就对我们的生活没有影响吗?这个问题让我想到在一门劳动经济学课上,我和老师针对一篇论……

阅读全文

我们会重新使用纸笔吗?

我不爱写字

我不爱写字

伊格言《噬梦人》阅读记(四)

虽然我写字不怎么样,但很喜欢书法,偶尔也会玩票刻个印。可是对于用笔写字——或者更确切地讲,用笔来记录信息——这件事,我的观点一直都很激进。我认为如果没有国家统一的「受教育(Brainwashing)」的义务,我们的下一辈没有必要学会如何用笔写字。

我也热爱汉语,热爱中文,但对我们来说会用电子设备输入文字已经足够。不妨想一想,在日常生活中,上次你拿起笔写字是什么时候?我想大多数人第一个答案是签字,再要不就是填表,记笔记,或者……头脑风暴?总之,我们用到纸笔的时间越来越少,随着电子设备输入越来越方便,相信仅有的这几种使用场景中的纸笔也会逐渐被电子设备取代。

也许对我们这一代人来说,完全弃用纸笔并不现……

阅读全文

© 2018 郝海龙

Theme by Anders NorenModified by Hailong Hao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