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2 of 30

电影还没有开始,芝士蛋糕尚有余温

单曲《一丝甜蜜》首发

网易云音乐收听链接(国内朋友可用)

更新:给海外朋友一个剑走偏锋的收听方式,使用 iPhone / iPad 的 Shortcuts (捷径 / 快捷指令),可以一键听《一丝甜蜜》。第一次播放有点慢,但第二次开始就会播放本地文件,会很快,捷径下载地址: https://s.olo.la/2oMx00

从去年到今年我的生活发生了一些变化。作为一个早就把不安定当作常态的人,内心其实并没有什么波澜,只是遇到该做的事就做。但这种过于自律的状态其实像一块浮石一点点地摩擦自己的神经,一下两下可能还有给人痛感的兴奋,摩擦久了就失去了敏感。

对于一个创作者这种状态非常危险,哪怕自己再警惕,我们这个物种的求生本能也会让自己适应。更无奈的是,这种状态还要继续,我只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它早点结束,于是就更需要自律——循环——一个可怖而又无奈的循环。

在这种状态下,能够收到朋友王念北带来的这份迟到的生日礼物,无异于雪中送炭。

《一丝甜蜜》是我四五年前的作品,当时无知者无畏,一个人操刀了词曲创作,在朋友聚会时偶尔还会自弹自唱。后来在创作《少年阿珵》时,写到其中某个段落,刚好需要音乐衬托,我就把这首歌写了进去,这首歌也就成了《少年阿珵》插曲,以至于《迟早更新》中任宁问我整本小说是不是以这首歌为主题写的

不过小说毕竟是文字,小说里的歌更多地只是歌词,对于歌词创作我尚有自信,却从来没有想到过这首歌有一天能够走进录音棚,并作为一首单曲正式发布。念北用心让这件事变成了现实,能够收到这份礼物,非常开心。

致谢

感谢编曲并担纲吉他手的余沛东老师,虽未谋面,但总听念北说起你。感谢键盘手 Willing汪 与混音师边策。感谢封面和设计 JonyFang,同时他也是《少年阿珵》的封面设计。

相关链接


《一丝甜蜜》歌词

你路过一片田野
想起曾经的幻觉
那不开心的记忆
还带着一丝甜蜜

我穿过喧嚣的街
回到了十三年前
一个可爱的女孩
亲吻了我的左脸

我们第一次相见
你却在我记忆中出现
多么美妙的夜晚
月光下的你如梦似幻

电影还没有开始
Cheese cake 尚有余温
我视线中的微光
是你清澈的眼神

我牵起了你的手
月色都变得温柔
不知道多年以后
你是否还在身边

我们第一次相见
你却在我记忆中出现
多么美妙的夜晚
月光下的你如梦似幻

我们第一次相见
你却在我记忆中出现
多么美妙的夜晚
月光下的你如梦似幻


作曲 : 郝海龙
作词 : 郝海龙
编曲:余沛东
吉他:余沛东
键盘:Willing汪
混音:边策
封面设计:JonyFang

关于播客的最新消息

关于我的播客《比特新声》《保持冷静》《海龙一声吼》的最新消息。

由于一些原因(详见文末的官网通知全文),斑斓播客工作室出品的两档播客节目《比特新声》和《保持冷静》迁移到了新的网站,目前 Apple Podcasts 和 Overcast 订阅不受影响,使用其他客户端订阅的朋友烦请至官网使用新的 RSS 链接订阅。

此外,我将《海龙一声吼》全部节目归档放到了一个 Notion 页面中,包括所有的常规节目和特别节目,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前往相关页面下载收听。

相关链接:

原有网站会并行一段时间,banlan.show 首页目前放了一条通知,大家可以直接点击上面的链接到相应的播客网站订阅收听。


4 月 8 日更新:

《比特新声》和《保持冷静》两档节目已正式上线 Spotify,欢迎订阅收听:

4 月 11 日更新:

两档节目已上线 Google Podcasts 链接如下:比特新声 | 保持冷静。此外,各自更新了一期节目:

4 月 12 日更新

经过与 Castro 现支持团队沟通,《比特新声》和《保持冷静》两档节目的 Castro 链接已经修复如下:


官网通知全文

之前托管《比特新声》《保持冷静》音频节目的服务商正在回收测试域名,我们尊重他们也许是无奈的决定。为了我们的节目免受影响,遂将两档节目迁至新兴博客与播客平台 Typlog.com 托管。即日启用两档节目新的网址与 RSS 订阅链接如下:


我们对网址和 RSS 做了重新指向,旧网站会并行一段时间。对于 Apple Podcasts 订阅用户,理论上可以沿用原有订阅链接,但鉴于以往经验,此类指向出问题概率较大,如有影响,建议直接用新 RSS 订阅。

向一直以来关注我们的朋友说声抱歉,同时感谢在迁移过程中伸出援手的 Liam 和 @lepture 。

郝海龙 谨上

2019 年 4 月 6 日

我使用的 Mac App 列表

前一段时间在 Notion 上开了一个页面,列出了我正在使用的 Mac App,没想到发到社交网络之后,很多朋友转发收藏。这两天我又对此列表做了一些简单调整,同时 Notion 也支持了复制页面功能,如果有兴趣,大家可以收藏或用 Notion 复制下面这个页面:

My Mac App List

郝海龙
2019 年 4 月 7 日

大人们没什么了不起

各学校明天都要举行开学典礼,沉闷无聊的每一天又要开始了。
宫部美雪《所罗门的伪证》

花了约两周的时间终于读完了宫部美雪一百多万字的巨著《所罗门的伪证》。尽管大家习惯上将它归为推理小说,但其中解谜成分着实有限,倒是最后的法庭辩论可以勉强将其放入法庭推理小说一类。不过既然提到法庭这一节,不妨多说一句,这种校园的法庭辩论让我想起了前一段时间国内热映的一部电影——改编自《十二怒汉》的《十二公民》。这种将真实事件引入虚拟法庭(校园法庭)的做法给我们国内的法庭推理小说提供了一种可能性。同时也让我觉得,如果此书能够精简改变为一部话剧,想必十分精彩。

不过,庭审固然是整部小说的高潮部分,也是读起来最为顺畅的部分,但真正让我觉得震撼心灵的是作者对中学生生活和心理的描写。我没有想到宫部美雪这样一个父母辈的人可以将中学生的生活状态和心理描写得如此真实,以至于竟让我也想起了自己的初中生活。

很多朋友知道,由于老师的猜忌、不信任、鼓励检举揭发、肆意侵犯个人隐私,我对自己的中学生活尤其是初中生活抱有很强的怨念。当时,我个人觉得异常无助,好在我并不孤独,总是可以和好朋友共同和不好的事情斗争,在濒临崩溃的时候,也能找到一些伙伴和自己聊也许有点可笑但却很沉重的话题,比如离家出走,比如自杀。现在想想,多亏可以和同学交流这些想法,不然真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要知道在我的初中,不良少年抢劫伤害事件经常发生,少女怀孕现象也不罕见。在我上高中时,学校甚至发生过一起伤害致死的案件。在发生这些事情的时候,我也听到过许多家长对此事的评论,他们大都会装作一副不理解的样子,比如他们会说:

怎么会因为这么一点小事就动了杀心呢?

于是,自从中学开始,我对大人(比我们大一辈的人,或更大的人)都有一种根深蒂固的印象:他们不可能了解我们,他们和我们在乎的事情不一样,就算是我和他们说了我们在乎什么,他们也理解不了为什么。这其实是个难题,就好像男性很难理解女性对衣服和包的执念,女性很难理解男性对高科技产品的热衷一样。要想说服对方,我能想到的唯一方式也正是这样的类比。而在中学时的我一直找不到这样的类比,何况本身与家长的家庭地位就不平等。

就这样我们重视的很多东西被家长当成了儿戏,同时又打着「我这是为了你好」「你长大就明白了」「你这是青春期的叛逆」等旗号而不去了解孩子的内心,因为「儿戏」对他们来说意味着不重要。所以,在我个人的视角中,家长是永远不会理解中学阶段的孩子的,但这本书让我看到了另一种可能性。

这本书有一个角色大家也许是大家一直忽视的,那就是作为叙事者的宫部美雪。由于她的年龄,甚至有很多读者会称她为宫部阿姨。正是她的存在,让我在跳出这部小说的框架时,意识到大人完全有可能理解孩子的想法,甚至他们从一开始就是知道初中孩子想法的。有时候我会为自己的后知后觉感到可笑,因为我们的父母也都是上过中学的,他们上学的时候也许没有 iPhone / iPad,但他们所经历欺凌与被欺凌,漠视与被漠视,猜忌与被猜忌,侵犯与被侵犯从有学校开始就从来没有变过。

今天的孩子可能会因为对方不给自己玩手机而大打出手,我们小时候也会因为对方不给自己玩电子宠物而大打出手,我想父母那一辈上中学的时候也会有他们的苦恼。无论直接原因是什么,这些苦恼和冲突的本质都没有发生变化。

我看《所罗门的伪证》中的每一个人物,似乎都能够在中学同学中找到原型:像不良少年「头目」大出俊次那样,做事情不经过脑子,看到人「来气」就拳脚相向的同学,我有过;像三宅树理那样因为长相问题被全班同学孤立的同学,我有过;像浅井松子那样,和大家相处都很融洽,也不介意自己胖的同学,我有过;像野田健一那样将自己装在平庸的外壳中的同学,像藤野凉子学习优秀处事得体的同学,我都有过……但这一切是一个生于一九六〇年的父母辈的作家虚构的一九九〇年代的初中。

是的,我们的父母真的可能是什么都知道的,他们知道我们走进学校的大门,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知道开学典礼之后对我们来说便是「沉闷无聊的每一天」,但他们无所作为。为什么?

这个问题我不想去问他们,因为我的同龄人也陆续成了父母,成了家长。我完全可以问问自己,我们知道孩子在学校可能的遭遇,但我们能为此做什么?我发现可做的着实有限。这时我突然明白了,大人无所作为可能是源自无奈,源自一种就算我做了什么也不会有用的无力感。或者说,家长做到最好,也只能是像小说中那样,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把孩子的事情留给孩子去解决。

这让我们不由得想起了曾轶可的一句歌词:

大人们没什么了不起。

在我是个孩子的时候,我这么说大人,在我成为一个大人之后,我也这么说自己。

郝海龙
2015 年 9 月 23 日


《所罗门的伪证》,宫部美雪 著 / 徐建雄 译,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2014.

灵感与干货

灵感并不实用。灵感本身并不能告诉你完成一件事情的流程,更不能帮你自动完成一件事。因此,灵感并不是通常很多人所说的干货。

干货很多时候只是灵感的一种坍缩状态。

只追求干货的人通常会忽视灵感,并鄙视那些有可能激发灵感的行为。如果想成长进化,最好不要养成只追求干货的习惯。

只追求干货是常见的封闭心态的一种。只追求干货看似可以一直学到新的东西,可以走出所谓的「舒适圈」,但其实「干货圈」本身就是舒适圈的一种,因为干货是那种已经被验证安全的东西。待在干货圈就是把自己一直局限在安全的范围内。

两个采访

  1. Ulysses 的 Do you write? 栏目 2 月 1 日发布的英文采访:Chinese Author Hailong Hao: “If a Thing Is Worth Writing and Only I Can Write About It, Then Putting It Into Words Is My Responsibility”
  2. 「利器x播客」2 月 13 日发布的中文采访:「利器x播客」访谈 003:一直以来,做一个谈话节目主持人就是我的梦想之一

您一定知道

刚刚看了汉阳兄的《泛化智能(gi)文风指南》当中慎用词汇中有:

众所周知(请想想是不是真的众所周知)

我能明白他建议慎应用的原因。

不过我想借此谈点与原文语境无关,但与此类词的用法有关的看法。我经常用「众所周知」来描述一些一定不是众所周知但应该众所周知的事。这是一种修辞,希望通过这种表达让这件事朝着真正的众所周知的方向走。

类似的表达有「您一定知道」,当我面对一个人的时候。

给⾮天才准备的 GRE 单词记忆⽅案

这份文件发在 twitter 上之后,被广泛阅读和转载。博客留一份存档:
下载链接:《给⾮天才准备的 GRE 单词记忆⽅案》

GRE 数学关键概念

在中国大陆的 GRE 考生中一直流传着一种说法,即 GRE 数学非常简单。考虑到绝大多数 GRE 考生都是在校大学生或大学毕业生,如果你的数学水平达到国内高中毕业要求的话,这种说法本身并没有太大问题。尽管我们在中学阶段学习过的绝大多数数学概念在 GRE 数学考试中都有所涉及,但撇除语言因素,GRE 数学考试题目的难度远低于国内中学数学的难度。

但「不难」是否意味着一定能拿高分呢?我想很难给出一个肯定的答案。就算语言没有问题,你也得回想一下自己中学数学成绩到底如何,现在对于中学的内容还记得多少,对不对?

这个系列的文章正是给那些中学数学成绩不好,或者已经忘记得差不多的朋友准备的。我将按照 ETS 官方给出的 GRE 数学考试范围,参考 ETS 官方出版物 GRE Math Review,对 GRE 考试中经常涉及的一些关键概念做一些梳理。本系列文章将会有四篇,分别针对算术(Arithmetic)、代数(Algebra)、几何(Geometry)、数据分析(Data Analysis)四个方面,而这四个方面的正是 GRE 数学的全部考查范围。 Continue reading

选择写作工具的理由:为什么我选择用 Ulysses 写了一本小说

本文为少数派约稿,原文地址:https://sspai.com/post/45404
如需转载请联系少数派。

「内容」与「排版」的关系

如果不算小霸王学习机的话,最早用电脑处理文字是在一个叔叔家里替他誊抄一份纸质文档。那是在二十多年前,在那个以打字速度评判电脑水平的年代,我对于用电脑敲出一篇文章非常痴迷,也就带着玩的心态义务接下了这份工作。

那篇文章的内容我早就忘了,只记得在敲下文章的标题时,我想用空格的方式把标题放在页面的中央,但被这位叔叔拦了下来,他说:「你先不要管排版的事,先打字,把所有的字打完,我们再来调整格式。」

这是我第一次清晰地意识到「内容」与「排版」的区别,我也听从了他的建议,写完标题后,直接回车,然后开始敲第一自然段。可是在打这篇文章的过程中,我还是总想着标题没有居中,段落首行没有空两格。这种感觉让我觉得非常不舒服,但我没有说出来,因为我一直在告诉自己:电脑是个新东西,新东西就该不习惯,就该慢慢适应。

在此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强迫自己接受电脑上「内容」与「排版」要分开对待这个观点,并逐渐养成了先输入内容,再调整格式的习惯,这让我受益甚多。首先,写文章的时候,思路不再因为调整格式而被经常性地打断;其次,这有助于快速理解以 Microsoft Word 为代表的文字处理软件的使用逻辑,不仅让我提前考过了大学的计算机基础课,从而免修了课程,还让我在给论文或讲义一类的长文档排版时比同龄人更加高效。加上自己有在学校报纸排版的经验,有一段时间甚至走火入魔用 Word 模拟一些杂志的版面来做讲义。周围的同学和同事看到我使用 Word 做出的成品,也纷纷表示羡慕和想要学习的心愿。

Microsoft Word

Microsoft Word

有了这些事实上的好处,我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哲学:既然是在用计算机处理文字,那么我们就应该遵循计算机的逻辑。那时的我看来,这个逻辑中很重要的一条就是「内容」与「排版」分开。如果你之前并不这么认为,看到这里想要试一试的话,我依然会觉得是个不错的主意。

「内容」和「排版」并不是完全分开的

直到有一次,我给一位编辑交付一份书稿,最开始给的是 Word 版,后来他又和我要了 TXT 版。我就把 Word 版的内容粘贴了一份到记事本中,Word 当中的各种样式自然也就被清除了。收到我的文档后,这位编辑给我回复了一句:怎么转成 TXT 格式后,连段间的空行都没有了?

看到这个问题时,我非常惊讶,因为对于书籍来说,我们很多时候用首段空两格来区分段落,而不是段间空行。我给他的 Word 文档确实在段间空了行,但这只是我的写作习惯,这个空行并不是输入的,而是用 Word 设置的段落样式,在有需要的情况下,可以将所有段落一次性改成空两格的样式。我一直避免自己使用手动插入空行和空格的方式来调整版面,自然是为了不给编辑朋友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但他现在反问我这个问题,让我有点帮了倒忙的感觉。

后来在我的解释下,他明白了我的良苦用心,我也一度颇为得意,因为自己竟然给一位专业编辑指导了 Word 的用法。不过冷静下来,我开始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专业的编辑也会认为段间的空行是手动插入的呢?显然他自己就是这样处理文档的,并且认为这样处理文档更为合理。同时,我也注意到其实有大量的朋友就是要用空格的方式让标题居中,在撰写长文时,也会先在段落前手动空两格或在段落间手动空行,哪怕他们知道可以先写内容再考虑版面,他们依然会坚持这样做。

这次思考让我意识到了两点:

  1. 我们这代人在开始写作时,从来就没有将内容和版面(包括格式)完全分开。当我们在稿纸第一行的正中间写下文章标题时,当我们空两格开始写第一自然段时,我们已经开始排版了。
  2. 作者对于版面和格式的需求是一种功能性的需求。读者在阅读时,除了美观之外,需要借助版面和格式更好地理解内容和文章结构,而作者在创作时,也有同样的需求。我们需要借助分句、分段、分节、分章来理清自己的写作脉络和思路,因此,在写作时,我们有必要对此一目了然。而所谓功能性的需求意思是:我们不需要一定把标题摆在中间,但需要知道那是标题,我们不一定非要用段前空两格的方式区分段落,但需要在视觉上能够区分段落。

第一点陈述的是一个事实,是我们这种边写作边排版的习惯的缘起,而第二点让我明白对这种习惯的坚持,并不是纸笔时代的「遗毒」,而有实实在在的作用。由此,我的结论是:

满足作者这种功能性需求的排版,最好能在写作的过程中同时进行。

选择适合自己的写作工具

在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时候,我们会迷信「业界最佳实践」或「业界最流行实践」,这可能就是大家都用 Word 的原因;但当我们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时,我们就会去寻找最适合自己的那一种工具。
这时,Markdown 走进了我的视线,如果你熟悉 Markdown,结合前面给出的理由,自然就能知道基于 Markdown 的写作软件最能满足我的需求。Markdown 可以让你在撰写文章的同时设定格式和版面,而所设定的内容刚好可以满足大部分作者的功能性需求。我们既不会因为没有任何格式设定而迷失在繁杂的内容中,也不会因为格式设定过多而迷失在花哨的样式中。

Markdown 本身并不是一种写作软件,大部分科技工作者会直接称其为一种轻量级的标记语言,但这种叫法容易吓阻很多文艺工作者。如果说「在写作的过程中同时进行功能性的排版」是一种更符合大部分人直觉的写作理念的话,那么 Markdown 就是这一理念的实现方式。如果你正在使用 Word,那么你完全可以花一下午时间转而使用基于 Markdown 的写作软件(顺便回忆一下自己 Word 学了多久)。

那么接下来的问题是,基于 Markdown 的写作软件那么多,我该使用哪个?我的建议是先随便下载一个试试,如果你只是偶尔写一些文章,那么大部分此类软件在功能上都能满足需求,你唯一需要考虑的可能就是颜值。但你如果需要大量撰写文章,就需要从文章的数量、篇幅、类型等多个角度来考虑问题了。

首先,我们来看一个刚开始选择写作工具时很容易忽略的问题:文档的数量及存储。我见过很多人(其中不乏一些作家)在稿件交付到编辑手上后,就再也不去理会稿件在哪里了。若干时日之后,想要再次寻找这份稿件时,不得不去翻自己的邮箱,查找当时自己发给编辑的邮件,更悲剧的是,这些人中的一部分还有删除邮件的习惯,所以最终是否能够找到就只能听天由命了。我不止一次看到过作者写信给编辑索取自己稿件的情况。

事实上,如果你有一个良好的文件存储和备份习惯,这一切都不会发生。要做到这一点并不难,把自己的所有文稿都存放在的特定的文件夹,并同步到可信赖的云盘或外置硬盘即可。一开始我也是这样做的,不过随着文稿的增加,我又在思考一个问题:文件夹的形式对于文稿的存储和检索来说是不是最优的方式?

尽管 Mac 对于大部分格式的文稿都有全文检索功能,但这种功能并不直观,而文稿这种特定的文件又注定不会很大,所以完全可以把自己所有的稿件全部放在一个更加便于归类整理及检索的文档库中。因此,在用了一段时间 Byword 之后,我开始使用自带文档库、云端同步并支持备份的 Ulysses。

Ulysses

Ulysses

我可以将自己创作的所有的文稿全部存放在 Ulysses 当中–当你真正这样做的时候,你可能会发现自己也没写多少东西(目前我的数字是 200 万字左右),甚至可以估算自己这辈子究竟能写出多少原创文章。然后,你可以给每一篇文章做层级归类并打上标签,这样在若干年以后,无论出于何种理由,当你再次需要这篇文章时,你可以很方便地找到它。
在我开始系统地使用 Ulysses 创作之后,我发现它对于写作的理解与我不谋而合。如果你用的是中文版,你要开始创作一篇新的文章时,可能会点击「文件 – 新建文稿」(或按 ⌘Command-N 快捷键),但在英文中对应的菜单标题是 New Sheet,大概可以理解为「一张新的稿纸」。注意,它并没有告诉你要写一篇新的文章,也没有告诉这个文稿中只能写一篇文章,它只是告诉了你,我给你提供了一张纸,你爱怎么样用它就怎么样用它。这极大地还原了我们最早使用稿纸写作时的体验。

在 Ulysses 中新建一份空白文稿

在 Ulysses 中新建一份空白文稿

它带给你的感觉是,这并不是一个文档,也不是一份文件,就是一张纸。在上面你也许会写一篇精美的文章,也许会打一份草稿,悉听尊便,而且不管你写了什么,我都会替你保存下来,你可以随时找到它,除非你自己想要主动丢弃它。虽然你也可以用 Word 随便记点什么,但我相信你能够感受到两者之间(也许不那么)微妙的差异。

虽然它使用了纸张的理念,但 Ulysses 并没有放弃高科技本身的优势。作为电子文档,它的「纸张」自然可以无限延长,也可以在任何地方「分断」(split),还可以把任意数量的纸张「粘合」(glue,中文版 Ulysses 使用了「接合」一词)或者彻底「合并」为一张纸(一份文稿)。

用 Ulysses 合并多份文稿

用 Ulysses 合并多份文稿

这种分断、粘合、合并的操作对于长文档来说非常重要。我自己曾在 Word 中排过一份好几百页的教材,当我把所有章节当放到一个文档中时,在寻找一些特定信息时就会特别不方便,文档本身也非常容易崩溃。于是,我想了一个办法,按章节拆分成几十个文档,分别编辑,然后再将编辑好的文档用「宏」(macro)来合并。虽然最终的体验不算太差(我比较善良),但从 Word 这个软件内外跳来跳去,在写文章的时候还得写代码,总归不够优雅。而 Ulysses 提前想到了这一点,所以当我去年用 Ulysses 撰写一本参考书时,再也没有了当时使用 Word 那种磕磕绊绊的感觉。

对我来说,Ulysses 这种写作软件已经可以满足的非虚构类创作(无论长短)以及短篇虚构类创作的所有需求,也可以满足长篇虚构类作品的基本需求。非要说有缺点的话,我想它最大的缺点是没有满足长篇虚构类创作的进阶需求。

我从去年开始创作长篇小说《少年阿珵》,从篇幅上来说,它和我之前出版的非虚构类书籍并没有什么不同。但小说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是有很多虚构的人物和事件,在创作过程中,还会有不断冒出来的新的想法。要在写作的过程中时时记得这一切,几乎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经常的情况是写到后面的时候已经忘记某个人物是第几章以什么样的形式出现的了。

为了避免出现这种情况,我们通常会分别用三个文档列出人物小传、事件简介、灵感,随时备查,Ulysses 当然也支持这种做法,你也可以并排显示两个窗口,来对照写作。对于每个出现该人物的章节,你也可以用标签的形式附上这种元信息备查。但如果能够单独为小说角色(乃至地点和时间)提供一个透视的维度,比如,我们可以点击一个人物名字就能显示出所有出现过这个人物的章节、场景以及简介,那么对于长篇小说创作来说功莫大焉。这可以说是一个吹毛求疵的需求,因为「中国作家的主力写作软件」 Word 也实现不了这种功能,但既然 Ulysses 一直在标榜小说家是自己软件的主力用户之一,面对这样一个用户需求也是理所应当。如果害怕软件变得臃肿,我想可以添加一个「高级功能」的开关。

用三个文档列出事件简介、人物小传、正文

用三个文档列出事件简介、人物小传、正文

这就是我选择写作工具的过程和最终确定 Ulysses 作为主力写作工具的主要理由。如果你和我有类似的想法和需求,那么我推荐大家试用一下 Ulysses,如果你想了解它更多的功能特点,推荐 sainho93 写的《精通 Ulysses:顶级现代写作工具使用指南》。


但在此,我并不想告诉大家 Ulysses 或者其他某个软件是写作者唯一正确的选择,在我看来能让你最大限度展现出自己的写作才能的工具才是最适合你的工具,不知所措之时不妨多问问自己的内心。

郝海龙
2018 年 6 月 6 日

© 2020 郝海龙

Theme by Anders Noré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