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不可能犯罪

杀人游戏——《死亡飞出大礼帽》

为了学GRE,买了一本精神鸦片《战胜拖拉》,顺手买到克莱顿·劳森(Clayton Rawson)的 《死亡飞出大礼帽》(Death From A Top Hat, 伤痕 译)。

按照计划,昨天是我休息的时间,于是抄起来猛读,一口气读完,感觉这至少是可以与《三口棺材》齐名的巨著,就个人阅读体验来说,我觉得比《三口棺材》更好。也许是在诡计设计上没有《三口棺材》那么炫那么酷,也没有《三》的“密室讲义”(虽然小说中马里尼大师引用了“密室讲义”,并对其进行补充),因此在1981年霍克主持的最权威的密室及不可能犯罪作品评选上只排第七(尽管大家普遍的说法是“高居第七”,另《三口棺材》高居榜首),我想如果再进行一次不仅仅是密室和不可能犯罪的评选,这部作品的排名也许会前进几名。不过排名不排名的在次要,我喜欢就行了,至少我不是那种按照某个排行榜从上到下买书读书的人。

首先从装帧说起,蔺一童一看到这本书,就惊呼这本书质感很不错,当然这说明不了什么问题,因为我感觉这样的质感虽好,还没到了惊呼的地步,但是更重要的是比较适合阅读。我不是一个藏书家,买书的主要目的还是阅读(有时候是买书是因为读了电子版的以后,感觉写得太好了,不买正版对不起作者),因此一些装帧华丽,但翻起来极不舒服的精装版图书是我最讨厌的(我很爱惜图书,读这样的书,不得不牺牲阅读乐趣,因此我也很期待有一台平板设备),这本书不存在这样的问题,拿在手里大小合适,翻着很舒服,至少给你个感觉是——以你的水平是很难翻坏的。翻开第一眼看到的是里面夹了一张纸,正面是犯罪现场的场景图,这让我眼前一亮,因为很多密室推理小说是附图的,但是往往在文中某几页,使得你有新线索的时候不得不再把书翻回去找图进行分析,而有这样一张活页图的话就可以随时对照小说进度进行推理了(尽管事实证明这张图的作用在本书中并不大)。小惊喜后面的大惊喜是这张纸的背面是人物介绍,对我来说,读外国小说最痛苦的地方莫过于记不清人物名字,拗口的佶屈聱牙的名字总是让人忘记谁是谁,有这样一张纸就方便在忘记人物的时候随时查阅。我不知道这个点子是英文原版就有的,还是译本才加上的,这一部分可以给满分。

整部小说的情节很紧凑,并不像一些二三流的长篇推理小说像是将一个短篇生生拉长。作为一个魔术爱好者(由来已久,和刘谦上春晚没有必然联系),最兴奋的一点是(也是一些人诟病最多的一点),从死者到凶手到嫌疑人甚至本书作者,几乎都是魔术师,一些经典的魔术动作和形式以及原理穿插在整本书中,让我没有办法在任何一个地方打瞌睡。当然限于魔术师的戒条,这本书并没有揭秘魔术,因此会让一些人在一些地方看起来不知所云,我想这也是只排第七的一个重要原因。密室诡计也许并不是很神,差点在一些地方让我感到牵强,但最终作者或者说马里尼还是彻底的说服了我。

当我看到加维甘探长说:“依靠凶手的继续谋杀来消去嫌疑犯是小说里的情节,我可不想看到”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了杀人游戏,很多次排除嫌疑犯其实都是依靠杀手的继续杀人哈。

最后,我喜欢作者的英文名,也喜欢这本书的译名。

2009年7月7日

读过《三口棺材》

首先请求自己原谅,在这么多事情的情况下,我还是忙里偷闲的读了约翰·狄克森·卡尔的名作《三口棺材》。作为半个推理小说迷的我对这部无数人推荐过的作品神往已久,可是每次在网上买书的时候总是忘记搜一搜这本书的存在1,因而这次无意中在网上撞见这本书并顺手买下之时,觉得无论如何也要马上把它读完。

我读推理小说纯粹是寻找本格解谜乐趣2。所以我并没有像一些人一样觉得这个版本的翻译烂的难以忍受3。我曾经试图凭借我有限的智力解决掉卡尔设置的谜团4,一次次无功而返,甚至感觉自己就是那个刑事主任哈德利,总感觉自己的推断被他说出来,然后又被菲尔博士否定。当真相大白的时候,我并没有觉得菲尔博士的解释牵强,因为这似乎是唯一合理的解释,而且这样一来又似乎自己早该想到了5,可是我没有想到,而是彻彻底底的败给了菲尔博士和作者,不愧为不可能犯罪的第一杰作。

好了,这本书就讲到这里把,言多必失,我都忍不住要泄底了。个人感觉这部小说比奎因的《X之悲剧》更为精彩,这里还是郑重的推荐给大家。

这两天刚考完试,先帮蔺一童搬了个家,又和老罗培训的侯仲红老师吃了个饭,顺便给他变了两个魔术。回到宿舍发现自己买的WPT Bee和Tally-ho到了。Tally-ho还没拆,拆了WPT bee 6,原打算放个图,没想到网上竟然找不到新版的WPT bee牌的图7


  1. 要不怎么只算半个推理小说迷。 
  2. 虽然我也觉得像劳伦斯·布洛克的《八百万种死法》这样的社会派小说也不错,但我看这些小说注意力就会更多的放在推理之外的东西,也可以说我只是把它当作普通小说读,并不是推理小说。 
  3.  也有可能是翻译的比较差的前1/3刚好在网上看过,所以看得就快一些,也就没太注意,又或许是自己翻译过一些东西之后,觉得翻译真是件痛苦的事情,下意识的对别人的翻译降低了要求。 
  4.  毕竟这是部经典,我想后面肯定有人模仿过,所以我觉得通过其后的一些作品多少能想出一些答案。 
  5.  这种感觉我在早些年读奎因的《X之悲剧》时也曾有过,当时我还差点就推断出凶手是谁,为了不泄底,我就不说我怎么推断的了。 
  6. 个人感觉蓝色的WPT bee是我见过的看着最舒服的扑克牌。 
  7. 只有牌盒的图,没有牌的图。 

© 2019 郝海龙

Theme by Anders Noré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