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北京

歌词 | 下个礼拜回北京

词:郝海龙 / 曲:王念北 Continue reading

歌词 | 一万公里

词:郝海龙 / 曲:王念北

Continue reading

周云山-北京

放一首周云山的《北京》纪念在北京的日子。

诗 | 雨中沙尘暴

北京的天气
像一个体弱的人
不停地咳嗽
一直没法根治

也像一个
更年期的怨妇
一边聊天
一边蚕食着你的神经

下雨的时候
黄沙漫天
我分不清
挡住太阳的是沙子
还是厚厚的云

我向前迈左腿
我的左腿消失了
我向前摆右臂
我的右臂也消失了

身边突然传来笑声
我瞪大眼睛
才发现面前走来两个
说笑的姑娘

浑浊的雨滴落到我眼里
于是这个城市的灵魂
与姑娘的笑声一起
在我眼前消失了

北京地铁礼仪

北京的地铁已经不能算是一个正常的公共场合了。如果你不幸在早上上班时分挤过 1 号线、5 号线、13 号线……,你肯定会同意我的看法。

中国的火车向来是有限乘人数的,只不过不是车厢壁上那个数字,而是最多塞进去的人数。在某些上车人数比较多的大站,站台上的工作人员经常会帮忙把人推到车厢里,甚至在车门合拢时,也用手按着,在合拢瞬间把手抽出,以便车门可以顺利关闭。他们的手法如此娴熟,估计每天都会练习多次。就这样,还是有很多人必须等三四趟车过去才能勉强挤上去。而最后勉强被推到车厢里的乘客往往后背紧靠车门,这时车厢内的喇叭会响起「请勿手扶或倚靠车门,以免发生危险」。更有甚者,面冲车外,双手和脸贴在玻璃上,如果尖叫一声,肯定会把车门外的人吓得魂飞魄散。

在车厢里,你的感觉是能活着做人就不错了,奢论做人的尊严。夏天经常会有衣着暴露的女士,被迫贴在其他男士身上,动弹不得。如果说当今社会真有坐怀不乱的人,那人必然出现在北京地铁上。

每次在这种情况下,我心里想的是贝索斯之所以没有考虑把 Kindle 的 E-ink 屏幕弄得坚固一点,肯定是因为没有在北京坐过地铁。要不是中国有无数考虑中国国情的配件厂商生产出了保护套(有塑料板保护屏幕的皮套,木盒,铝合金壳,甚至铁盒),估计我的 Kindle 早就报废在路上了。

在这种特殊的环境中,一般的社会礼仪已经无法规范了。按照一般社会礼仪,你不可能在大街上随随便便往异性身上贴,除非你是个三岁小男孩而这个女人是你妈妈。而地铁则不同,车厢里人挨人,同呼吸,共命运,你说我性骚扰,我还说你骚扰我呢。

北京地铁还有所谓的安检制度,多少算是鸡肋,没有机场做的规范,这时候如果你背包就要小心了。

首先,安检的履带非常脏,如果你想很体面的去见一个客户的话,我建议你把公文包先放在另一个大包里背着,同时考虑到前面提到的状况,如果需要的话,请千万在公司也备一套正装。

其次,如果你的包里有怕压的东西,你务必注意提醒排你后面准备安检的人。由于我的包大,经常有人会把他的包随手扔到我的包上,每次我都为包里的电脑心酸。

考虑到以上种种情况,北京地铁似乎应该专门提倡一种「北京地铁礼仪」。我想礼仪至少应该包括以下几条,括号里是原因:

  1. 建议在早高峰时女士不要穿高跟鞋,如果是必需品,建议在单位备一双,或者至少背到包里。(在地铁中挪动高跟鞋很容易踩到人,小受毕竟不多,自己也容易崴脚,于人于己都不是好事。还能有什么比在早高峰地铁中挨着一个穿高跟鞋的女人更可怕?)
  2. 早高峰乘坐地铁时,车厢里挪动脚步,请尽量贴着地面滑动,以免踩到别人。(理由同上。)
  3. 排队安检时,请不要随意把自己的行李压在别人的行李上。(这个不用解释了吧。)

最后,欢迎补充。

郝海龙
2011 年 10 月 15 日

又及,本文无意探讨如何解决北京地铁拥堵问题,其实方法是现成的,只是很多人不理解,政府也不施行罢了。

诗 | 北京的地铁

之前的某个工作日
我尝试过
在早晨七点以后
乘坐北京的地铁
最终的结局是
我排了一半的队
然后冲出人群
打了个车
这样的策略
每个人都可以想到
并有至少一半的人
付诸实践
于是人把地铁堵了
车把路堵了

郝海龙
2010年9月13日

© 2019 郝海龙

Theme by Anders Noré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