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城市

最后的米兰,最后的晚餐【意大利北部游记5】

(2013年1月3日,4日。相关人物:@ilannyxu @佳菲猪sofia

1月3日晚上,我们乘火车来到本次旅行的最后一站,米兰。没错,你猜对了,知道米兰也是因为意甲,我想中国男人最早知道米兰很难有第二个原因了吧。比较好玩的是,最早对米兰留下深刻印象的原因,除了这名字好听之外,还因为当年只要是转会到国际米兰的球星立刻受伤的受伤,发挥失常的发挥失常。至于时尚之都的名头,要不是去意大利之前看了一本 Lonely Planet 的旅行手册,还真没听说过。(诸位姑娘,直男么。)

米兰中央火车站本身就是一个该好好看看的地方。整座建筑充满古朴气息,也只有看到这种历史悠久的火车站,你才能意识到意大利也算是当年我们嘴里的「西方列强」。

走出火车站,我们终于看到了一座高楼大厦,第一次有了我们来一个国际化大都市的感觉。这次我们比较顺利的找到了先前预定的酒店,来之前同行的@ilannyxu与我们 ESSEC 商学院 PhD 项目的前辈Sofia(@佳菲猪sofia )姑娘约好晚上在米兰大教堂门口见面,要说她可是整个 ESSEC 商学院 PhD 项目的第一届学生。于是我们放好行李马上前往大教堂。离开酒店时,却被服务生叫住,说不能把钥匙带走,细问之下,才知道钥匙上的挂饰是金的——好吧,我说怎么这么沉。

我们坐地铁直达大教堂广场,这还是这次旅行见到的第一个有地铁的城市。在教堂门口我们见到了Sofia,她热情地邀请我们先去参观教堂内部,不过难得旅途中碰到一个能畅谈无阻的姑娘,要是还顾得上看教堂里的壁画才是见鬼了。

从教堂出来,我们在附近找了家餐厅吃饭。交谈中Sofia回忆了不少她在 ESSEC 的往事,比较巧的是,她一开始居然被分在我现在住的宿舍,后来阴差阳错住到了另一间。Sofia 是 AC米兰球迷,尤其喜欢菲利普·因扎吉,手上有几十个因扎吉的签名,并告诉我们因扎吉已经认识她了,要换成中学时的我,恐怕会羡慕死吧。晚餐后,Sofia 姐带我们到AC米兰的专卖店转了一圈,我买了两条 Made in China 的腕带。

告别 Sofia 后,我们回到酒店早早休息了,因为第二天要早起去看达·芬奇的传世之作《最后的晚餐》。为了保护这幅壁画,每天参观的人数都有限制,一般需要提前两个月预约才能约到合适的时间。我们运气实在太好了,提前两个礼拜预约,刚好只剩下两个空位,而这两个空位正好是我们在米兰的1月4日。

第二天一早,我们直奔藏有《最后的晚餐》的恩宠圣母多明我会院。不过这个建筑略为有些难找,还好一个热心的意大利人把我们带到了这里。

经过两三道安全门之后,终于来到了《最后的晚餐》的藏身之处。不得不说,能看到这幅壁画是整个意大利之行最震撼的经历。当你亲眼见到这幅壁画时,你的心突然空灵起来。目光顺着画面漂移向远方,仿佛墙壁上真的有一扇窗,窗外的云在随风而动。哪怕不是教徒,也会在一瞬间觉得屋内的十三个人异常神圣。画面留住了时间,你就像一个超越了时空的旅者,凝视那一刻的每一个细节。灵魂陷入其中,醒来时已过千年。

你知道吗,我真的不想走了。

这个世界是残酷的,达·芬奇一出,哪个画家能够与之比肩?

在工作人员的催促下,我最终还是恋恋不舍得离开了这里。我想整个意大利七天能够看到这幅画的原作就可以称得上是不虚此行。

看完《最后的晚餐》,我们就近去了和平门来平复一下情绪。和平门本来叫凯旋门,是拿破仑为了庆祝欧洲之战胜利所修建的,结果还没建完就在滑铁卢战败了。战后意大利人接着把它修完,改名和平门,就又成了一个旅游景点。我问同行的@ilannyxu ,意大利人不觉得这是个国耻性的建筑吗?他用鄙夷的目光看了我一眼,说,你要知道拿破仑曾在米兰被加冕为意大利国王。看来以后旅游前得好好补补历史知识。不过这也和我一贯对意大利人的印象一致,先前我就说过意大利人在这方面是很可爱的,要放在中国,这建筑估计早就一把火烧了,中国人自己烧掉的历史建筑,可比英法联军烧的多多了。

考虑到昨天天色已晚,教堂外观很多地方看的不是很清楚,我们决定再去米兰大教堂。据说这是世界第二大教堂,也是最大的哥特式教堂,果不其然,白天看这教堂,有一种异乎寻常的气势,盛气凌人。教堂总共有一百多座尖塔,每座尖塔上都有一座大理石雕像。之前曾在网上见到过 Dalton Ghetti 在铅笔尖上的雕刻作品,当时觉得这个创意简直不是人能想出来的,直到我见识到米兰大教堂,才明白其实七百年前相同的创意已经有人想到了。不过这个创意实践起来还真不容易,整座教堂足足修建了五百多年。包括尖塔在内,整座教堂共有6000多座大理石雕像。望着这样的教堂,我不由心生畏惧。

尽管前一天 Sofia 告诫我们登顶米兰大教堂会毕不了业,我们还是决定上去看看——不信邪的人是幸福的。不过,在现场你的感觉会是,只要能上去,毕不了业又何妨。

从教堂下来,我们决定去吃昨天 Sofia 推荐的起司馅饼。意大利不愧是与中国齐名的美食之国,起司馅饼的店门口排着我们此次来意大利排过的最长的队伍。好在里面的人业务比较熟练,仅仅二十分钟我们就吃到了经典款的起司馅饼。让我评价一下?很好吃,不过如果有北京煎饼馃子,我还是会选择煎饼馃子。

如果换个女人,下一步肯定要开始逛各种时尚品牌旗舰店了吧?啊不对,女人根本不会在今晚离开米兰,因为从明天起米兰的打折季开始了。不过作为单身直男,我们下一步去哪显而易见吧?没错,圣西罗球场。

我们遵照 Sofia 昨天的指示,在 Lotto 地铁站下车,但却在地图上迷失了。问了几个意大利人之后,我们终于找到了路,这时我们恍然大悟,地图上用的是这个球场的正式名——「梅阿查球场」。

找这个球场其实不难,你一路沿着涂鸦墙走就可以了。别说,这里的涂鸦墙是我们在意大利见到的水平最高的涂鸦墙,在别的地方只要见到涂鸦,@ilannyxu 就会说,这哪叫涂鸦?应该拉到法国去培训一下。一路上这句话我听了不下五遍。

真正见到实物后,发觉圣西罗球场作为一个建筑并不洪伟,感觉上还没有北京工人体育场有气势。也再一次提醒我,球场修成什么样不重要,足球踢得好了,才会有球迷来朝圣。话说回来,论现代建筑的气势,资本主义国家怎么能比过社会主义国家嘛……

在圣西罗我们见到了很有纪念意义的「AC米兰球迷这边走,国际米兰球迷这边走,中立球迷这边走」的标志,我想下一次要来的话,一定要结结实实看场比赛。

绕圣西罗走了一圈之后,我们踏上了归途。此次意大利之行让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旅行的美妙,我的脚步不会就此停止。Ciao, Milano! Ciao, Italiana!

郝海龙
2013年1月28日

温暖的佛罗伦萨【意大利北部游记2】

(2012年12月29日,30日,同行一人@ilannyxu )

12月29日下午就乘坐火车离开博洛尼亚前往佛罗伦萨,路上用时仅一小时多一点。虽然火车票是来之前就订好的,对旅程的时间长短早就有了概念,但亲身体会之后,还是难以置信。要知道我在北京坐地铁经常一坐就两个小时,当GRE老师的时候,更是要赶到三个小时车程以外的地方去上课。当你发觉城际铁路乘坐时间比地铁还短,内部环境又比地铁舒适的时候,难免会表现出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说起佛罗伦萨,我第一次听说也是看意甲的时候。那年恰逢尤文图斯不济,佛罗伦萨前半赛季几乎都在榜首。后来在一本杂志上知道了徐志摩的《翡冷翠的一夜》,具体的文章怎么说的我忘了,似乎对「翡冷翠」这个译名极尽赞美之词。但我却更喜欢「佛罗伦萨」这个名字,纯粹,简单,朗朗上口。徐志摩的译名美则美矣,有点过分雕琢,在汉语已有的词「翡翠」中生生插入一个「冷」字,这本身就有点做作,更不用说「翡冷翠」三个仄声字连在一起音韵上不够和谐,不像一个诗人所为。我自然也打不起兴趣去看这首诗了,不过这个城市从此也留在了我的记忆中。

下了火车之后,我们决定先把背包放到旅社。在去往旅社的路上,我发现这座城市对美格外在意。哪怕是路灯杆子这种现代化的东西插在一座古朴的建筑旁边,你也丝毫不会觉得不伦不类,这显然是用过心的。

放完包之后,我们决定随便走走。路过一个小广场,有三个姑娘坐在椅子上唱歌,歌声婉转动听,我想别人大概会用百灵鸟叫来形容,不幸的是我没听过百灵鸟叫,非常遗憾不能用这样的好词。

走了没多久,我们在左手方向看到了一座尖顶建筑。同行的旅伴说,那不是「圣母百花大教堂」吗?「圣母百花大教堂」是佛罗伦萨的标志性景点之一。于是我们就沿着尖顶的方向走,途中路过了一条满是小贩的街道,出售各种假冒名牌奢侈品等等,真当得起「宾至如归」四个字吧。我想这里应该就是一个城市最不愿意出现在宣传手册上的那一部分了吧,不幸的是,在随后的时间里,我们要频繁来往于这条街道,他是我们住的地方通往我们大部分计划景点的必经之路。

走过假货一条街之后,看到了街边有块牌子,上面用几国语言(没有中文)写着「在意大利,买假货是严重的违法行为」。考虑到黑帮火并的时候,意大利警察只敢在旁边吹哨子,看到美女就放松安检,估计你真买了也没什么问题。一旦涉及到军队、警察这种暴力机关,意大利就马上成为一个充满喜感的国家。

到了我们看到的尖顶之后,我们买票进去,才发现这里并不是圣母百花大教堂,而是圣洛伦佐教堂。据说教堂曾被米开朗基罗改造过,内部建筑风格确实更有感觉一些,但总体没有留下太深刻的印象。

随后我们来到了真正的圣母百花大教堂,第一眼的冲击是难以言表的。我想起了我的好朋友@海丹Frida 的微博签名「调色时永不可能调出在海上看到的蓝,那蓝,有了光,有奇异的变化,才是最蓝的蓝。」看过的自然知道这个教堂不是蓝的,其实我想说的是这个水平的艺术品是可以拿来和大自然的美一较高低的:调色时调不出海上的蓝,仅仅靠大自然的沧桑也无法造就这座教堂的美。看它的外表,完全可以把全世界都不放在眼里,却让你感觉非常亲切。我想这一半要归功于一旁的哥特式钟楼,是它把大教堂的锋芒削减的恰到好处,强调了自己的存在,却又没有喧宾夺主。

教堂里面穹顶的造型和上面的壁画让你有一种瞬间升天的感觉,仿佛你已置身画中,与那些圣徒把酒言欢,觥筹交错之中忘掉前世今生,我想也只有我这种非教徒才敢做如此想象吧。

出了大教堂,一路向南来到了市政广场。有时候觉得把意大利语 Piazza 翻译成广场真的不妥,因为确实没多大,何谈「广」,可惜白话文里单独用「场」这个词已经显得有点怪了,姑且就说「广场」吧。这里有很多雕塑的精品,但一座雕塑摆在意大利,就像把一个人扔到中国一样不明显。唯一的亮点应该就是米开朗琪罗的大卫的复制品了。其实真品也在佛罗伦萨,但由于行程的安排最终没有去成学院美术馆,倒是见了两座经典的复制品,这算是其中之一了。

接着往前走穿过乌菲齐美术馆,就是阿诺河了。这时太阳已经落山,两岸的景色看得不是很清楚,但河上的一座桥攫取了我的目光。由于从小生活在河边,我对桥情有独钟,每到一个地方,桥自然是会多看两眼的,但此前从未在一座桥上体会过渗入气管的绚烂的温暖。大教堂美,但美得不可亵渎,阿诺河上的老桥却让人动情。这个世界上有能够穿越时空的东西,家乡的河家乡的桥在一个人心上种下了种子,许多年之后,在另一个城市生根发芽。

在老桥上走了一个来回,差不多是晚餐时间了。一天旅途劳顿,我们决定吃点能填饱肚子的东西,这种东西在意大利只能是比萨饼了吧。我们被一个热情的意大利姑娘请进餐厅,但对比之后几天的用餐,这家餐厅的水平在意大利算是中等偏下的,其实若不是有如此热情的服务员,我们肯定会选择旁边那家。

吃完饭,我们回到旅社。由于我们住的四人房间,还有两个不认识的室友,看样子像华人,但却都不会说汉语。在酒店台灯下,我开始写明信片,这时我突然想起,我们昨晚居然几乎没睡觉,但今天却玩得这么开心。我也突然明白了,欧洲是一个能让人爱上旅行的地方,这些城市似乎明白在路上的人是怎么想的,与你的心完美对接。

30日我们起了个大早,去乌菲齐美术馆排队。这里应该算是佛罗伦萨最大的优秀艺术品汇集地了,想细致的品味这里的每一件艺术品每一幅画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好在我对油画没有系统性的了解,所以我可以细细的品位最有名的那几幅画,同时以一种初心去体验一些之前所不了解的作品。就单幅作品而言,最震撼的是波提切利的《维纳斯的诞生》和卡拉瓦乔画在盾牌上的《美杜莎的头颅》。这两幅作品让我觉得有些艺术品,如果只看复制品和照片,你永远无法产生共鸣。你会觉得有些东西牛,但没有传说的那么牛,直到真品放在你眼前,让你屏住呼吸,目光流连。实话说,我并不是很喜欢卡拉瓦乔的风格,但看了他的作品,我明白他成为「罗马最有名的画家」当之无愧。

参观完乌菲齐美术馆,我们又去了阿诺河边,欣赏在阳光下的老桥。这时我突然注意到,两岸的房子和老桥一样都是暖色调,那种介于橙黄和土黄之间的颜色居多,还有些干脆就是红的和黄的。好像大冬天吃着暖暖的华夫饼,然后华夫饼和整个城市融为了一体,每一种物质都散发着诱人的香气。

我们沿着河边走,到了下一站,圣十字大教堂。这是我坚持要来的地方,因为听说这里埋葬了伽利略,这个人让孩提时代的我明白了没有什么权威是不可挑战的,这正是我所经历的听话教育所要抹杀的精神,所以我一定要找机会祭拜一下这个人。可不巧,游览的入口处大门紧锁,今天不开放。于是我们回到了教堂前面的广场,广场上飘来了提琴的声音。真是一个惊喜。这是我这辈子第一次听到弦乐悠扬的声音而不感到悲伤,那琴声是橙黄色的,和整个城市的颜色一样。当你觉得所有的东西都恰到好处的时候,你会渴望永恒,但这一次,我确确实实觉得这就是永恒。

当我意识到琴声已经不在的时候,我已经身处米开朗琪罗广场。这里是佛罗伦萨的制高点,可以俯瞰整个城市。广场上有「大卫」的另一个复制品,但此刻我已无暇顾及,只想好好看看佛罗伦萨的全境。那种感觉好像你心爱的姑娘下一秒就要离你而去,你捧着她的脸,希望能够记住她的每一个细节。我走上前去给了她一个拥抱,佛罗伦萨阳光温暖地洒在了我的脸上。

郝海龙
2013年1月20日

第一站,博洛尼亚【意大利北部游记1】

(2012年12月29日,同行一人@ilannyxu 。)

有支意甲球队叫博洛尼亚——这算是我之前对这个城市唯一的印象了吧。

选择博洛尼亚作为意大利之旅的第一站其实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只是因为到这个城市的机票最便宜。可也就是选择便宜机票这个原因,让我们不得不在前一天晚上(28日)就到机场过夜。

当旅伴提起去机场过夜这个想法的时候,我其实是硬着头皮答应的。因为这让我想起了国内的机场火车站过夜的经历,虽然支持得住,但往往会因为精力不济对第二天的游玩和工作造成严重的影响。但这段飞机场过夜的经历,正是旅途惊喜的开始。

在iPhone和iPad游戏的帮助下,我们度过了机场难熬的一夜,乘坐第二天一早的飞机来到博洛尼亚。

欧洲城市的市中心一般是火车站或者教堂,更经常的情况是火车站对面就是教堂。所以一般而言,城市的中心火车站往往是最佳游览线路的起点。于是我们决定先乘公交车到火车站,从车窗往外看,街道上行人寥寥。当时应该是早上九点多,结合随后几天的游览经历看,这个点意大利人应该还没有起床。在穿过一座桥的时候,看到了一个人骑着摩托车遛狗,我想是因为狗的品种特殊,若走路牵着遛,恐怕是狗在遛人。

到了火车站后,我们意识到这个城市布局比较特殊,火车站并不是市中心,好在城市不大,从哪里开始都是一样,先来火车站找个坐标也不错,毕竟下午我们还要赶往佛罗伦萨。火车站附近的人稍微多一些,从火车站到主要景区需要先过一条马路,来之前对意大利人的刻板印象是和中国人差不多,过马路不守交通规则,只要没有车,红灯照过。但出乎我们意料的是,路上没有车,大家竟然都在等灯变绿。同行的旅伴说:「这哪像意大利人嘛!」话音未落,一辆摩托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身边略过,望着远去的摩托车,他说道:「这才像意大利人嘛。」

火车站对面是一座不具名的古老建筑,貌似是博洛尼亚的旧城门。鸽子在上面飞来飞去,这城门有一种默默地不可一世之感。这里的鸽子不像法国鸽子那么胖,偶然驻足其上,与城门相得益彰。

城门旁边是个公园,火车站这一侧的入口处有教会的雕塑,当时觉得感觉非常不错,旅行结束后,发觉这个水平的雕塑在意大利也就只能在街边摆一摆了。雕塑旁边拿到一份宣传单页,但看不懂上面的意大利文,结合图片看,应该是在传教。

穿过公园,走在了独立大道上(貌似意大利很多城市都有一条街叫独立大道),这时有时间看看意大利的建筑风格了。个人感觉意大利北部的建筑风格和法国其实相差不大,但总体来说会更精细一些,拱形也多一些,我想是因为受到了教会文化和巴洛克风格的影响吧。在独立大道上,看到了一座骑马的雕像,根据下面的MDC等字母基本可以确定是美第奇家族的某人,在意大利北部旅行,你几乎不可能避开这个家族。

随后看到的是博洛尼亚大教堂,也许是因为对教会了解太少,在里面看了一圈,没有留下太深刻的印象。

独立大道的尽头就是博洛尼亚的主景区马乔列广场。著名的海参喷泉和市政府都在这里,同时也有号称世界第五大长方体建筑的圣白托略大殿,貌似在整修,看不到建筑全貌。从马乔列广场可以看到博洛尼亚的双塔,这是两大家族斗富的成果,从塔的高矮基本上也能判断出那个家族最终取得了胜利。不过对于欧洲第一所大学的诞生地博洛尼亚来说,有关双塔的一个传说不得不提:在大学毕业之前如果登上了高塔,大学就毕不了业。不过我们最终没有登塔却是因为时间比较紧,人又比较累。

看完双塔之后大约是中午十一点半,考虑到去佛罗伦萨的火车票是下午一点多,我们觉得先把午饭吃了。结果大部分餐厅要在十二点之后才营业,最终不得不随便找了一家24小时营业的餐厅。走进去之后,发现厨师正在和收银闲谈,看到我们进来,马上把围裙披上准备开始做饭。博洛尼亚不愧是意大利的美食之都,随便找的这么一家小餐厅,让我吃到了生平吃过最好吃的意大利面——博洛尼亚宽面条。

吃完后,我们写了几张明信片。在找邮筒的当间又在这个城市的主干道来回走了两遍,这让我有了一种回到家乡的感觉。来这里之前,我对城市的印象是像北京那样的,人多地大景点多,用一个字总结的话,「累」。但这里让我对城市有了全新的认识,让我开始思考城市这个名称的含义,我觉得这样的地方才是真正的城市,城与市的结合。相比之下,之前我见过的城市,北京也好,西安也好,成都也好,甚至巴黎,都不过是放大的大杂院而已。当然大杂院有大杂院的别致,只是对着博洛尼亚这样的地方,你会觉得这样想想都很残忍。

郝海龙
2013年1月19日

© 2019 郝海龙

Theme by Anders Noré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