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大学

因为近

2000年,我小学毕业,进了当时我们那个地方唯一招初中生的公立中学——二中。当时,除了这所中学,几乎县里所有招初中生的学校都向我发出邀请,按照一般人衡量中学教学质量的标准——升学率,公认最好的中学是T中学,而二中相反被认为是管理最松,混的最厉害的学校,因此这在一些人眼里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于是,在我上初中的某一天,我,和同在二中的同学甲、同学乙与从T中学转来的同学丙发生了如下的对话:

丙问甲:你当初为什么选择二中?

甲答:因为二中管理比较松,我又比较爱玩。

丙接着问乙:你呢?为什么选择二中?

乙答:因为二中管理比较松,我喜欢自由。

丙最后问我:你又是为什么选择二中?难道也是因为管理比较松?

我笑着说:因为近

当初热播的日本卡通片《灌篮高手》 1,自己又不愿意表现的和别人一样,再加上丙是个女生,就更需要自己表现的特别一些了,于是这样的回答顺理成章。但事实上,当时我对这个问题的答案和甲乙两个人一样——至少前半句一样——「因为二中管理比较松。」

当初驱使我选择这个学校的原因也许是人类趋向自由的本能,但是作为一个刚满12岁的小学毕业生,上什么初中的问题,很多情况下不是由自己决定的。与其说家长尊重了我的选择,不如说是我们观点刚好一致,有趣的是,当初有别人问他们为什么愿意我去二中时,他们总是笑着说:「因为近。」

「近」当然不是理由,只是这样说的话就可以省去一大堆不必要的解释。后来,当我问道让我选择二中的理由时,他们的回答是:「因为二中管理比较松。」

虽然这个回答和我自己选择二中的理由一致,但我们的出发点不同,决定了背后的解释不会和我一样。他们看到了一个统计数据:虽然T中学的重点中学升学率要比二中高,但是追踪这些初中毕业生2发现,T中学的学生在重点大学的升学率上被二中甩在了后面。由这个数据得出结论:T中学管得太严,导致学生升到高中后后劲不足,因此,考不上好大学。而对于一个有着教育恐怖主义的小县城来说,考上好大学就是一切。

这里无意批判教育恐怖主义,我想说的是,由这两个升学率的差异所得出的这个结论并没有说服我,因为我一直坚信,人的潜能是无穷无尽的,从一个长远角度讲,不存在后劲不足这样的问题。也因此,我一直带着这样一个疑问,希望能够弄明白这个问题背后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高中时,我们按照入学成绩高低分班,我们班算是成绩最好的,高考自然也差不了,很多同学都上了公认的重点大学。3今年大学毕业,我又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从统计上讲,我们班上了重点大学的人混的并不好。后来我又看了一下整个我们高中的毕业生,上了重点大学的,大学毕业后混的好的凤毛麟角。

我并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我隐隐感到这和为什么T中学的学生在高考中表现不好有着类似的原因。都是在一个新的阶段的求学开始时表现好,结束时表现差,而且T中学和我所上的高中的管理都很严。

等我再和他们聊天,发现经过四年的大学生活,有许多人变得异常的空虚,当初满腔热情都不知道到哪里去了,觉得自己的生活索然无味,理想都是扯淡,工作只为挣钱。这时,我觉得有可能是我们的动机上出了问题。

前半年听到一个心理学故事,结合我心中模模糊糊的想法,我突然明白了。这个故事是这样的:

一群孩子在一位老人家门前嬉闹,叫声连天。几天过去,老人难以忍受。

于是,他出来给了每个孩子25美分,对他们说:「你们让这儿变得很热闹,我觉得自己年轻了不少,这点钱表示谢意。」

孩子们很高兴,第二天仍然来了,一如既往地嬉闹。老人再出来,给了每个孩子15美分。他解释说,自己没有收入,只能少给一些。15美分也还可以吧,孩子仍然兴高采烈地走了。

第三天,老人只给了每个孩子5美分。

孩子们勃然大怒,「一天才5美分,知不知道我们多辛苦!」他们向老人发誓,他们再也不会为他玩了!

这个老人花了三天改变了这些孩子的动机,而无论是T中学也好,我的高中也好,都在做着同样的事情。

学习本身是自身的兴趣驱动的,或者功利点讲,至少是为了自己能有一技之长。而T中学和我们的高中以一种严苛的方式,例如制定严格的纪律并对违反纪律的人实行比较重的惩罚4,然后不断告诉学生,这么做无非是为了让大家考上一个好高中或者好大学,只要考上好高中或者好大学,这一切就结束了。最终,这样的语言潜移默化,使得我们每个人的学习动机都变了,变成了为了老师学习,为了考试学习,为了上一个好中学好大学学习,为了不再「受罪」学习。于是当我们的扭曲的动机——上好大学或好高中——得以实现后,自然不会再去好好学习,因为学习俨然成了「受罪」的一部分,而我们上大学或高中的就是不再「受罪」,学习没有内在的动力,自然没有一个好的结果。最严重的后果是,这使得一些人最终成为一个「拒绝学习」的人。不过幸运的是,一些人意识到了这一点,调整自己的动机,重新开始学习。希望我的这篇文章也能使更多的人意识到这一点。

郝海龙
2010年8月16日

P. S. 今天是七夕,祝各位开心。


  1. 当陵南的主教练问流川·枫为什么要去湘北中学时,他是这样回答的。 
  2.  T中学和二中都只设初中部。 
  3.  只可惜当时我们不知道SAT为何物,不然有几个出国的也不一定。 
  4.  在T中学体罚是普遍存在的现象,在我们高中,有关男女生交往守则就规定了n条,比如不准牵手,不准勾肩搭背等等。当然我认为最严苛的纪律在于每天十几小时的在校时间(所谓的「学习」时间)。 

毕业与世界杯

前两天刚刚离开我居住了四年的宿舍,算是正式毕业了,这几天处在搬家、工作、世界杯的漩涡中,一直没有找到闲暇的时间来写一写有关毕业的事情。

当然这只是原因之一。另一个原因是,我一直都在总结,关于自己的大学生活已经写了很多东西了,也不急于再发表一篇感言式的东西。再加上我一直谨记大一时上的「商品广告学」课上听到的一句话:「人只要习惯于回忆,就意味着他已经老了」,于是我就拼命的让自己不去想过去的事情。

搬家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用我舍友的话说,就是「东西比女生都多」。自己最多的东西是书,因此一直觉得,如果搬家,这应该是最让我头痛的部分,但事实上,书是最好打包搬走的东西,毕竟现在搬家靠的不是人力。真正让我头疼的是从屋子各个角落冒出来的各种我打算留作纪念的零碎。这让我想到了大二看的一个美国电视剧《天赐》(Kyle XY),里面有个情节:每年春天的某个日子,一个家庭就会对自己的物品做一个大清理,扔掉一些不用的东西,主人公Kyle家也不例外。而Kyle舍不得扔任何东西,因为他有着照相机般的记忆力,每件物品都能勾起他对往事的回忆。我虽然没有他神一般的记忆力,但情况也差不了多少,每件东西都能让我想到太多太多。

有关我的大学生活,事实上从《在大学我们这样合作》《大二的生活》等几篇文章中写得已经够多了,但那些文章多写的是表象。大学四年,我更多的成长在于自己的内心。

在一个机缘巧合下,我读到了孟德斯鸠的《论法的精神》,这本书的前言中有一句话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个人只要找到自己的立足点,就会发现知识源源不断的向你涌来。」在读这本书之前,我根本不理解这句话说的是什么意思,仅仅是觉得这个观点是新鲜的,于是就把它记下来。但当我读完全书以后,知识上的收获固然重要(这本书上讲的东西对于当时的我几乎都是新鲜的),更重要的是,我懂得了如何思考。这是我整个大学生活的一个拐点,如果有人问我大学生活中对我影响最大的一本书,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说出这本书的名字。

当然我必须承认,一个人的思考方式是各种因素塑造的结果,即便是书也是成百上千本书共同影响的结果,但是这本书让我有一个顿悟的感觉,也许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有时候会觉得这是一件令人讽刺的事情,自己真正的成长居然是一个巧合的结果,但细细一想,又会觉得只要自己保持着开放的心态,总会在某个特定的时间遇到一些有意义的东西。虽说人生短短几个秋,但朝闻夕死可矣,早几年晚几年实在没有太大关系,「任何时候都不算晚」也是我经常挂在嘴边一句话。

因此,大学能有这样的收获实属意外之喜(尽管我觉得高等教育很重要的目标就是教会学生如何思考),即便没有这样的收获,我认为我的大学生活依然过得有意义,最重要的原因是,我一直身体力行着我们的校训「实事求是」四个字。

很简单的四个字,并没有多少引申的含义,但在四年的大学生活中,我周围有太多的人曲解了这四个字的意思。在这些人眼里,「实事求是」等于「实用主义」「功利主义」,每当讨论起我们的校园中理想和浪漫的缺失的时候,总有人会说,我们的校训是「实事求是」,所以我们的学生都太「实用」了。我不知道他们真的不理解二者之间的区别,还是拿我们的「校训」作为挡箭牌,让自己的「实用」和「功利」看起来不那么物质,多少含有一点精神的东西。如果是后者,在我看来,其实没有这样做的必要,毕竟「实用」和「功利」本身没有什么不好,这只是个人的一个选择。我想说的是,作为一个葆有自己理想的人,也并不是就一定和「实事求是」相悖,而「实用」的人也未必一定是和「实事求是」相符的,这些原本没有什么关系。但我从心底希望,我们的大学可以多一点「理想」和「浪漫」,少一点「实用」和「功利」。

这让我想起来今年的世界杯,我支持西班牙。在这届世界杯前,我从来没有如此执着的支持过一支球队,98年支持巴西是因为当时只知道巴西是最牛的,结果巴西输了;2002年支持的球队很杂(葡萄牙、意大利、西班牙、英格兰、阿根廷),主要支持意大利和阿根廷,是因为我看到罗马队拿意甲冠军,很喜欢巴蒂和蒙特拉;2006年我支持意大利,是因为我经过三年的高中已经蜕变成一个伪球迷,延续了2002年的选择。当然西班牙从2002年起我一直都是支持的,但之前我都同时支持者其他的球队。

最早注意到西班牙是在看CCTV5的体育新闻的时候,当时国内没有西甲的转播,但是央视会报西甲的战果,印象最深的就是有个叫「劳尔」的家伙经常完成帽子戏法。后来在2002年世界杯上碰到了西班牙队,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踢得太精彩了,可惜2002年输给了裁判明显帮忙的韩国队(顺便提一句2002年我支持的五支球队中四支的出局都与韩国有关)。到了大学,我的一个好朋友是西班牙队乃至西班牙整个国家的粉丝,因为这个关系,我也更加关注这支国家队,一直以来都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踢得如此漂亮的球队拿不了世界杯冠军?直到这届世界杯我才明白,原因很可能就是他们踢得太漂亮了,这是一只浪漫的球队,他们首先的目标不是赢球,而是踢得漂亮。这届荷兰队的主教练说,踢得漂不漂亮没有关系,只要能赢球就行,而西班牙队不是这样,他们尽管也只说自己想赢球,但是他们的技术是骨子里的,或者说甚至不知道踢得不漂亮而赢球的方法。这几句话说的有些煽情,但他们确实给了我们浪漫的享受,而世界杯上,这样浪漫的球队不多了。

当意大利队出局的时候,我就说:「一个意大利倒下去,千百个意大利站起来,大家都打密集防守,让西班牙这样的球队怎么样嘛。」西班牙队的第一场比赛,我请同学去咖啡厅看,事实证明这是给自己找难受。我难受的不是西班牙队输球,而是西班牙队输球以后,同学过来跟我说西班牙队踢得如何不好。后来西班牙队一路过关斩将来到四强,又有同学过来给我理性分析,西班牙队如何不是德国的对手。这些东西或许有道理,又或许没有道理,可又能怎么样呢?想想之前理性的分析过阿根廷最有可能夺冠和阿德大战的比赛结果就知道足球比赛是什么都有可能发生的。西班牙有赢球的实力,德国也有不输的资本,但事实上阿根廷、巴西又何尝不是如此?这些即便是一个月之前才开始看球的人也可以看得出来。我只是对西班牙寄托了感情,我发自内心的希望一支浪漫的球队能够赢球。

我希望西班牙可以最终夺冠,但拿不拿冠军其实真的不重要,关键是这支球队的比赛让我们赏心悦目,那么最后感叹一句:世界啊,即使你再不公平,也不应该让一支如此浪漫的球队等待更长的时间了吧?

2010年7月7日23:22
于什刹海

老罗在吉林大学的演讲

为了期末考试,明天的GRE的课我上不了了,我在老罗培训的GRE课就算上完了。发个老罗的演讲,可能是回到家乡的原因,比在我们学校效果好多了。

上集:

中集:

下集:

大学的目的

上小学的时候,就老听长辈们说我们这一代人一定要上大学。对于这种一直重复在耳边的话,我们向来没有多少判断力,总是一股脑的相信,于是上大学就成了我们在大学之前一直的目标。初中的时候忙于学习,是为了考上高中,高中的时候忙于学习是为了考上大学。

除了在青春期那会儿曾经对爱情感到过迷茫,我想在上大学之前“迷茫”这两个字离我们是很远的,因为有一个确定的目标摆在那里——上大学,至于上大学的目的是什么,我们从来没有考虑过,也不需要考虑。突然有一天,我们在一次和以往所有的考试没什么差别的考试之后,发觉自己已经从一种生活状态中走了出来,我们已经是大学生了。

起初,由于高中那种“狗一样的生活(这是我们班公认的)”,我们对大学生活充满种种不切实际的幻想,加上这是我们一直以来的目标,以为实现了这个目标我们就到了天堂。当心中的向往被突如其来的现实重重一击时,我们才发现自己还没有做好准备去适应这种全新的生活。这时,我们又爱把高中式的生活往大学上套,总觉得自己在大学无所事事,比起高中来,生活得好无聊,并从心底充满负罪感。为什么会这个样子?有人会问这个问题,但更多的人已经沉醉在大学“猪一样的生活”中不知归路了。为什么会这个样子?这个问题解答不了,于是我们心中充满了迷茫。有的人为自己的前途迷茫,有的人甚至迷茫于自己为什么迷茫。

那么为什么会这个样子?我想原因在于我们没想清楚上大学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任何没有目的的时候就会迷茫,这就是人类。随之而来的问题是大学的目的是什么?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想先问问诸位,我们人生的目的是什么?

有人根本就没考虑过这个问题,有人对这个问题同样感到迷茫。我的答案是为了幸福和快乐。不知道是不是有人觉得上当受骗了,说这谁不会说啊,关键是什么是幸福和快乐?好了,到此我的目的达到了,我想说我们上大学的目的就是为了搞清楚这个问题:什么是幸福和快乐?

我想每个人都看过埃林·彼林的《幸福是什么》(因为这是小学课文),那三个青年每个人都感到了幸福,但谁也没有给幸福一个确切的定义,最后那个智慧的女儿说:“幸福要靠劳动,要靠很好地尽自己的义务,做出对人们有益的事情。”但,她也没有告诉我们幸福究竟是什么。并不是作者不愿意告诉我们,也不是我不愿告诉大家,实在是因为这个问题没有确定的答案。

有人又要说了,这个问题没有答案,那之前你扯什么淡(煎蛋告诉我们扯淡无罪哈)?这个问题本身是没有一个确定的答案的,但每个人都可以找到自己的答案,换言之,对于每个人幸福的定义不同。埃林·彼林那篇文章没有给幸福一个确切的定义,但却告诉了我们追求幸福的前提条件,那就是我们可以自由选择。在那篇寓言中,每个孩子的选择是自由的,他们可以自由的决定自己的人生,于是他们最终找到了自己的幸福。当然对于一些人来说,能够自由选择本来就是幸福的事情。

大学是我们思想形成的阶段,而不是身体垮掉的阶段。这个时候的目的是明白属于自己的幸福和快乐到底是什么,这样大学生活就不会漫无目的,无所事事,而我们的人生也不会再感到空虚,不知所措。

大学生应该努力改掉的N个坏习惯(一)

在去年“一二·九”结束之时,我就想通过自己大学生活的经验,写一个这样的与网络上面的很多有策划的博文一样的文章。既告诫自己,又给师弟师妹一些好的经验,但又是由于“种种”这个任何事情没做的原因,一直没有动笔(或者说动手)。今年,很高兴我的妹妹也要上大学了,我又想起了以前这个计划,想以这样一个东西作为对她步入大学的一个礼物,给她一个借鉴。当然,同时也是为了自己。

这篇文章中所有的观点都是我自己的观点,这些坏习惯大部分是我本人也有的,而且并不是都已经改掉。这个文章也仅仅是一个经验性的东西,主观性非常强,所以并不是什么行为规范,排名也不分先后,有建议可以提,但是就不必大骂出口了。我想的也是给大学新生(乃至老生)一个借鉴,借鉴的意思就是你可以把它当个屁,另一层意思是,如果你真的不把它当回事也就不要告诉我了。

原本我想的题目是“大学最易形成的十大恶习”,改成现在这个题目的原因是我认为大学作为一个人思想形成的一个重要阶段,我们应该注意的不仅是到了大学才形成的习惯,而且应该想办法改掉以前不太好的习惯,这些习惯也并不会凑巧就是十个,就像杰出的青年也并不一定只有十个一样。

第一条:不说人话。很多人都有这样的体会,当我们读一年大学后,再碰到高中同学,同学总是不由自主的抛出两个他们专业的“术语”,而且明明那个事情不用术语可以说得清楚,偏偏爱给你显示一下。最恐怖的是医学和生物学相关专业的同学,每每碰到这样的人,你就会觉得自己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堆器官,而且经常被用来进行模拟解剖并讲解,但你也许一辈子也用不着知道那根筋叫“叽里咕噜韧带”。(“不说人话”取自老罗语录)

第二条:无所事事。典型症状是每天在宿舍里抱怨无聊,同时又唠叨自己什么事情都想做;每天告诉你他的理想多么远大,同时又什么事情也不做;加的社团最多,同时又从来不去参加社团活动。

第三条:自习不习。典型症状:早上六点起床,洗漱到六点半,看小说到七点,吃完早饭买份新京报(因为比较厚而且比较便宜),就去自习,先在自习室睡一会,睡到自然醒,从第一版开始看报纸,一直看到最后一版,回头再把广告温习一遍,觉的时间差不多了,去吃午饭,吃完饭心想上午已经上过自习了,还是在宿舍玩会儿吧,打开电脑,直到深夜,明天继续。

第四条:少情寡欲。典型症状:除了食欲就是性欲。当然最可怕的是这种人一旦再认为所有有关“性”的东西都很龌龊时,便只剩下食欲了。如果这个时候他再说一句“不想吃饭”就莫过于世界上最令人崩溃的事情了。

第五条:情感丰裕。典型症状:往往被别人的玩笑话伤害,在别人都还莫名其妙的时候自己就感觉受伤了;在别人突然心情不好的时候,总是觉得是自己是不是哪句话说错了,哪里不对了,其实跟自己屁关系没有。

第六条:没有理想。上了大学以后,似乎人就成熟了,至少某些人要显得自己成熟一些,加上易中天说了一句,人有了理想就会比较麻烦(我觉得他是在开玩笑,好像是在讲诸葛亮的时候说的),于是就觉得一切理想的东西都是扯淡,人还是现实一点好。人的确是现实一点好,但是如果没有理想,那么一个人很难实现自己的价值,因为他永远也不会明白自己在追求什么,自己的价值是什么。事实上,没有几个人真正能够实现自己的理想,因为人总是在和现实妥协,但是理想能够指引一个人未来的道路,哪怕实现不了,到头来也会觉得这样的人生是成功的。结果如何无所谓,过程才是最重要的,但这句话成立的前提是,你是为了一个目标在努力,而不是为了这个过程在努力(甚至只经历过程不努力)。

第七条:事事信仰。也许我只不过是把“固执”换了一个说法,但我要强调的是,有些人总是在坚持一些错误的东西,并认为这是个性。也许用这样的做法可以做对一些事情,但并不是事事都可以这样做。孟子说过我们要权变,但我更喜欢《霹雳游侠》(《Knight Rider》)里面Michael Knight说的一句话,也许这句话更能贴近我们这一代:我也喜欢一个人行动,但这并不是我的信仰。

第八条:为赋新词强说愁。这在北京话里面的说法叫“矫情”。总是爱用自己的小悲伤来感动自己,一到下雨天就想到“如泣如诉,如怨如慕”,心情也跟着坏了起来(当然是“浪漫的”坏),想家了,想男(女)朋友了(很可能根本没有男(女)朋友),勾起了在巴黎的回忆(一般来说没有去过巴黎)等等。当然也有的会经常盯着某个地方突然泪流满面(一般来说是郭敬明的粉丝)。

第九条:本末倒置。越重要的事情越冲动,越不经思考,越小的事情越斤斤计较。今年家乐福的事情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在家乐福门前打砸抢的、示威的很少有人认真想过自己是为什么去的,很多人都是因为QQ群里的一条消息,手机上的一条短信,就一哄而上,这么大的事情,很少有人追查过信息的真伪。而自己一件很小的事情总是要想很久,生怕自己吃亏。

第十条:半途而废。不知道什么时候“学会放弃”这个短语开始流行,但这是说给那些已经能够坚持到底的人说的。越来越多的人还不知道什么是坚持就学会了放弃,越来越多的人学会了放弃,却忘记了坚持。

2008年10月13日


最终没续完,2014年4月25日

2008年暑假总结

时间:2008年7月1日至2008年8月31日
地点:一直没有回家,待在人大
人物:只写自己的

读书:

计划内:
《论法的精神》,孟德斯鸠,商务印书馆。
《营销管理》,菲利普•科特勒,清华大学出版社。
《通论》,凯恩斯,(未读完,因为有太多的不懂,决定遵照于春海老师的建议,暂时不读)。
《自由选择》,弗里德曼夫妇,机械工业出版社。
《通往奴役之路》,哈耶克,未读完,现在仍在读。
计划外:
《我爱问连岳》,连岳,作家出版社。
《我爱问连岳II》,连岳,作家出版社。
音乐:
唐朝乐队新专辑《浪漫骑士》。
因为奥运,听了沙拉布莱曼两张专辑,名字忘了。
影视:
《赤壁》,真是一部搞笑片。
《夺宝奇兵4》,我觉得就是拍的不好。
《国家宝藏》,看了2想到看1。
重温香港赌片。
《霹雳游侠》第一二季,终于完整的看完这部小时候超级喜欢的八十年代的美国电视剧的前两季,喜欢里面的bonnie和Michael Knight,还记得Michael说过一句话:我也喜欢一个人行动,但这并不是信仰。
实习:
在罗永浩的公司实习,出了一份市场活动策划,还有一些别的事情。
创业:
与熊龙、徐宝龙、林宇、周漠共同创立了鉴东方文化创意有限责任公司。共同经历了一些事情。
活动:
与林宇在8月30日参加了高校魔术联盟的聚会,见识了很多魔术高手,包括傅琰东王志伟等大魔术师。
其他:
学了几个魔术。
发现一个好网站:译言。

大二结束,大三开始。

© 2019 郝海龙

Theme by Anders Noré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