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学习

开始游戏

在我们的传统文化中,读书一直都是备受推崇的一种学习和了解世界的手段。俗语有云「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似乎读书不仅仅是一种学习手段,更是惟一或至少是最好的学习手段。在我们有意识起,我们的父母也会一直劝我们好好读书。先不管用什么样的手段,也不管效果如何,我想至少起到了一个作用,就是让我们认为读书是重要的,甚至是最重要的或者惟一重要的。

我自己也喜欢读书,一方面是因为和大家经历过类似的教育和文化的影响,另一方面是因为我的的确确在书本中学到了知识和技能,而让我得以维持现在物质生活的大部分知识和技能也恰恰来源于此。因此,从我个人角度讲,我没有办法否认读书的重要性。但当我们回顾历史,我们会发现其实书籍也无非是特定条件下比较好的一种人类经验的载体。文字发明之后,由于我们生产力的局限,我们要最有效率地保存人类的知识和技能,书籍似乎是最佳选择。在这样的年代,人们推崇读书,并且把读书放到一个至高无上的地位是理所当然的。

但在今天这样一个社会,有很多之前主要靠书籍或者书面材料传递的知识或信息已经被其他媒介所取代了。比如,要介绍某种机器的操作方法,我想任何书籍似乎都比不上一段清晰的视频。这时候,「读书」这种学习方法的相对重要性似乎就值得大家重新思考了。
Continue reading

死结

我有一个舅舅是大学的计算机老师。今年早些时候,我曾经和他提起过新浪微博,不料他竟然不知道有这么个东西。转念一想,这也正常,毕竟科班出身,可能不屑于关注国内的山寨产品,于是我给他解释说基本上就是twitter的山寨版(当然现在似乎比twitter有更多的社交属性),可万万没想到的是他反问我:twitter又是什么?不过既然已经聊到这里,我就又花了点时间给他简单解释了一下。但听完我的描述之后,他的反应并不是我期待中的:这真是个新东西,有时间我一定好好研究研究。事实上在听描述的过程中,他已经表现的很不屑并且很不耐烦了。我从这个表情中看出一句话:这东西对我没用,我不想知道,也不需要知道。

我无意去揣测他心理是怎么想的,但这种表情我再熟悉不过了——这是上一辈人共有的一种表情。当他们拿到一个铁饭碗,可以通过简单的重复已有技能来维持生存的时候,他们脸上就会浮现出这样的表情。我从这种表情中读出四个字:拒绝学习。

也许是因为年代问题,老一辈人有很强烈的螺丝钉情节,他们原意(或者因为种种原因下意识地)把自己视为社会主义机器上的一颗螺丝钉。于是,他们做事情的第一动机很少是兴趣,哪怕是有热情,也是一腔「社会需要我」的革命热情。而计划经济年代的单位也没有绩效考核,哪怕真有激励,也是以精神鼓励为主。在这种主客观环境的影响下,产生了两种较为普遍的观念:

  1. 「实用主义」至上。
  2. 拒绝学习。

之所以在「实用主义」上打个引号,是因为这里的实用主义甚至不能算是真正的实用主义。这里的实用仅仅指对自己有用,或者可以说得更极端一点,指对自己增加现有物质利益有用。在工作生活中,你会发现明明有很多新的方法可以加速处理问题,可是有些人还是原意采用旧有的不便的但也是自己最为熟悉的方式。为什么这样呢?因为他们已经是铁饭碗,学会这种新方法,自己的物质利益不会变多——自己物质利益变多往往靠得也不是提高效率这种方式,绩效考核那一套在这里不适用。至于精神方面的收益,自然是有的,不过他们已经习惯于只从物质层面考虑问题,因为在他们甚至无法凭自己的兴趣选择学习的内容与从事的行业,那我只能是有钱就干,没钱就算,别跟我扯热爱工作,热爱能值几个钱?有这种想法也不怪他们,人都是会对激励有所反馈的,在这方面我们比巴甫洛夫的狗高明不了多少。

这种特殊的实用主义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第二点拒绝学习

有时候这种「拒绝学习」是绝对的。在生活中,我们每天都会碰到一些新的问题。不同的人在对待问题的态度上截然不同。举个简单的例子,我曾经做过一段时间出国培训教师工作。有一些老师由于工作需要,经常要整理某篇文章或者某几篇甚至几十篇文章的词汇表。有时候领导会把任务分配给一些老师,比如一人整理十篇文章,给一个礼拜的时间。这时,我发现有两种老师处理事情的方式完全不同。第一种老师,从接到任务的第一刻起,就马不停蹄地开始统计文章中的词汇,到第七天刚好完成。第二种老师,他会先想一想,有没有相对简便的方法,比如在网上找个软件能不能帮忙做好这件事情,当然很多情况下找不到这样一个软件,怎么办呢?毕竟统计单词的软件并不复杂,他可能会花六天时间编个软件,然后最后一天用软件整理词汇,刚好也花七天时间。但是当第二次有这样的任务的时候,第二种老师就可以直接用软件统计,然后享受六天假期。第一种老师可能还需要加班加点去工作。

我猜到一些人会说,干嘛不让第二种老师把软件贡献出来,大家一起提高效率嘛。首先我觉得贡献不贡献取决于个人,这本身不是什么是非问题。其次,事实上第二类老师往往也会这么做,可是问题永远在变,适合于这一次的软件不一定适合于下一次,所以哪怕第二类老师愿意分享,第一类老师也只能在问题一致的情况下享受到这种正的外部性。但是由于第二类老师一直有这样处理问题的习惯,所以他写程序的技术越来越娴熟,每次写新的类似难度的程序都可以比上一次快一些,何况很多情况下只需要在原程序上做一些小改动就可以实现新的功能,因而第二类老师即使面对新的问题,效率也会越来越高。

下一个问题就是,人又不是一成不变的,第一种老师也可以行动起来嘛。终于说到点子上了,这就是问题所在。事实上,第二种人很乐意帮助第一种人进步,而事与愿违,得到的回应往往是:「我不用学那个也可以把这事做完,学它干嘛!」在已有的技能可以解决问题的情况下,无论已有的技能多么麻烦,也不愿学习新的技能,这就是绝对的「拒绝学习」。

有时候这种「拒绝学习」是相对的。毕竟很多新的问题用已有的方法解决不了,怎么办呢?有些人说,照你的行文气势这里应该是两个字「学呗」。但你猜错了,很多人不是这么想的,他们想到的第一个答案是「找别人帮忙」。上过大学的都知道,每个班上都会有那么一两个人做全班人的「电脑医生」。一旦谁的电脑坏了,无论软件硬件问题,总是会找到这一两个人。如果你有幸或不幸是你们班的「电脑医生」,或者你麻烦过他们,你肯定明白,这些「电脑医生」们往往反复解决的都是同一类问题。当然,这帮助很多性格内向的人找到了女朋友,但撇除这点不谈,这事情无疑是在浪费双方时间。所以摆在这些人面前的一个很诱人的选择是,直接把问题的解决方法教给对方就好了。教别人学会一项新技能自然也是一件耗费时间精力的事情,但是我碰到的绝大多数「电脑医生」乐得这样做,但问题是,大部分情况下没有人原意去学。两个人的关系甚至还会由此走入低谷:

「我学它干嘛,下次再叫你不就完了吗?你是嫌我烦是吧?行行行,我找别人还不行么?帮这么个小忙都嫌麻烦,真不够朋友。」

如果对方是个美女,这还真是一件让人伤心的事情,少年的我们总是没什么原则,毕竟按布考斯基的说法:起初,操似乎是头等大事。1

偶尔也会碰上一些原意学习的朋友,但大部分人没有耐心去听你讲为什么,而宁愿去机械记忆你的操作步骤。换言之,这样学完之后,充其量也只是能解决这一类问题,无法触类旁通,很难说这是有效的学习。这就是相对的「拒绝学习」。

看到这里,有些人会说,一直在说上一代人嘛,似乎和我们这一代人没关系。但你敢说上面描述的这种情况你不熟悉?我敢说如果你不是一个拒绝学习的人,那么你也肯定受过拒绝学习的人的折磨,或者至少见到过这类人。其实我们这代人中,这类人也不少,除了老一代的文化遗传之外,教育无疑也是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我们的教育一直在扼杀我们对未知事物的好奇,如果你失去了这种好奇,你会天然地拒绝学习一些看上去「无用」的东西。同时,我们的老师一直在有意无意的让我们感觉学习是一种受罪,甚至灌输「我们今天学习是为了明天享福」这种想法,这本身也无可厚非,关键是这里的享福在一些人看来就是「再也不用受学习这份罪了」。于是我们中的很多人也开始拒绝学习,甚至还可以从实用的角度说服自己这样做是对的。下面这种情况你肯定也不陌生:

一个人碰到一些困惑,让你给出建议。你说你这种情况最好能认真读读某本书,这时他马上会说:「我时间有点紧,需要马上把这个问题解决掉,没有时间看书。你能不能简要说一下书的内容。」

可以,当然可以,作为朋友,你当然会告诉他书的简要内容,运气好的时候,你提供的内容已经足以解决他的问题,一般让你提供简介的人也会仅仅满足于此,但作为建议提供者,你当然知道看完整本书的收获要远远大于只听简介,不然你又何苦去推荐书。运气不好的时候,你提供的简介对于他的困惑没有多大作用,他就会因此很有「逻辑」的得出结论,你推荐的东西于我没用,所以还是不看了。(一如我舅舅。)

这其实李笑来老师提到过的「死结」:你不学这个东西,就不知道这个东西的价值所在,无法体会那种学成的脱胎换骨的感觉,因此你觉得这东西没用,分析利弊之后决定不学。他们希望自己所学的东西恰好能够解决眼前的问题,这看上去是最有效率的学习方式,可恰恰因为如此,为自己的未来浪费了不少时间。

不幸的是,有些人似乎一辈子都走不出这个「死结」:他们从来都没有精通过任何东西。

郝海龙
2012年11月2日


  1. 布考斯基《进化物语》,伊沙、老G/译。

激励与习惯

(本文可以算是《因为近》的续篇,但两篇文章是独立的。)

老罗(@罗永浩可爱多)在课上讲到美国的种族问题时,引用索威尔《美国种族简史》1中的一些史料,解释了一下为神马美国的黑人在统计上更加好吃懒做,更加浪费一些。 大意是这个样子:

早期美国的奴隶主不允许黑奴拥有私人财产,奴隶主每月会定量配给黑奴一些生活用品,比如每月给一块肥皂。如果黑奴省吃俭用,一个月只用了半块,剩下的半块并不属于他,需要上交奴隶主,如果没有上交,被奴隶主发现后会一顿暴打。而如果肥皂不到一个月就用完了,奴隶主也不会额外再给。由于奴隶与奴隶主之间大多并不是一种友好的状态,而是一种敌对的状态,在这样的激励下,黑奴养成了一种生活习惯,就是每个月尽可能把配给的生活用品全用完,即使用不完也会倾向于丢掉,反正是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同时相当于给自己的敌人浪费的了东西。干活也一样,干的好了没有奖励,干的差了会有惩罚,最后所有的黑人都努力使自己刚好干到不被惩罚的量,一点也不愿意多做。久而久之,美国本土的黑人作为一个群体养成了好吃懒做、浪费的生活习惯。这种生活习惯会通过文化遗传,一代一代的传下来。 同样是黑人,西印度群岛上的黑人作为一个群体却没有这样的统计特点,因为当时西印度群岛上的奴隶主允许黑奴拥有一定的私人财产,甚至可以做一些简单的易货交易,同时对干的好的黑奴会有奖励。久而久之,西印度群岛的黑人作为一个群体养成了省吃俭用的习惯。

老罗讲这个例子主要是为了讲一些美国种族问题的成因,而我在这里引用这个例子主要的目的却并不在此。我想强调的是激励与习惯之间的相关关系。 我观察到一个现象,家乡的孩子在上大学之后,几乎很少有人努力学习,即使高中和高考成绩非常优异的同学也很少能够在大学里面保持这样一个成绩水平。造成这一点的直接原因是我在《因为近》里提到的我们在高中养成的被动学习的习惯。但这样一个习惯如何形成,我在那篇文章中并没有给出多少有力的原因。我想,这个习惯的形成类似于美国本土黑人好吃懒做的习惯的形成,都是由某种激励因素导致的。 在中国,学校学习普遍被认为是一件苦差事。这是我这篇文章随后部分的一个前提条件,造成这一点的原因有很多,但本文的写作目的并不是为了证明这一点,而且这一点似乎也是不需要详细证明的,毕竟很多老师都会用「吃的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来激励我们学习。 人总是原意做更加轻松的事情,如果一件苦差事做完没有任何回报,甚至有时候还有「惩罚」,我想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会下意识的消极懈怠。我们高中的学习负担非常重,平均每天在学校要待13小时以上,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我快速高效的完成一件学习任务,等待我的往往不是更多的休息时间,而是更多的学习任务,这样的话相当于一个积极完成一件苦差事的人非但没有因此得到休息的奖励,反而会有更多苦差事加在他身上,与其他人相比较,这就是一项变相的「惩罚」。而每天的作业完成不了,也会受到惩罚。这样的话我们每天都倾向于刚好完成不被惩罚的量,没有提高效率的激励。同时,在节假日的时候(当时最严重的时候每个月休息半天),我们不会安排任何与课堂学习有关系的东西。 这样的习惯一旦养成,哪怕后来意识到了(比如我),也会对随后的学习、生活和工作造成很多负面影响。上了大学之后,我们会习惯性的在自己不上课的时候不安排任何与课堂学习有关的东西。上过大学的都知道,如果这样都能成绩优秀的话,你不是天才就是和老师关系好。工作时也一样,我们都倾向于刚好在规定时间内完成规定的任务,习惯性的不去想有没有更高效的工作方式。当然,更多的人直到自己被迫从大学肄业,也想不明白原来是高中时候养成的习惯害了自己。 而我们的高中老师也从来不会管自己的教育方式会对学生长远的未来造成怎样的影响,即便意识到自己这样不好,也会为了眼前的升学率而妥协,毕竟他们也是受激励的对象,也要为自己的利益考虑,当然更多的情况下他们根本意识不到,脑子里面想的总是我这是为了你好。每念及此,我总是在想要让中国人放弃从动机角度为自己的辩护的习惯的难度也许要比维持世界和平一百年要难得多。 我高中的班主任经常给我们举一个他引以为豪的事例:他从来在一周的前三天就把整个这周的课备好,这周的后四天就会过的很舒心。他本来的目的是激励我们高效学习,可他没有看到我们的情况是不一样的,我们如果竟然在三天就完成了一周的任务,剩下的四天就会调整教学计划,马上下放更多的任务。 前天和一个同学聊天,他高中时去了市里一个管理相对较松的学校,最后高考的成绩算起来并不算令人满意,至少他自己应该不满意,因为他在高一高二几乎玩了两年。并说,如果和我在同一个高中(县里的高中)一直读下去,应该会考取一个更好的大学。对于我们的父辈大部分以高考结果论英雄的人来说,这足以证明去市里读书是一个失策,但他们意识不到高考远远不是最终的结果,一个不好的成绩也许会让你暂时上不了好的大学,但一个不好的习惯有时候会毁你一辈子。好在我的这个同学很清醒,并不后悔自己当初的选择。

郝海龙
2011年3月7日

这两天狂刷微博,并不是生活悠闲,恰恰相反,是焦虑,每当我意识到自己的有一些值得改进的地方的时候,就会产生的症状。这篇文章说的就是这两天我意识到的问题。

 


  1.  后来看《美国种族简史》,貌似也没老罗讲的那么详细。 

因为近

2000年,我小学毕业,进了当时我们那个地方唯一招初中生的公立中学——二中。当时,除了这所中学,几乎县里所有招初中生的学校都向我发出邀请,按照一般人衡量中学教学质量的标准——升学率,公认最好的中学是T中学,而二中相反被认为是管理最松,混的最厉害的学校,因此这在一些人眼里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于是,在我上初中的某一天,我,和同在二中的同学甲、同学乙与从T中学转来的同学丙发生了如下的对话:

丙问甲:你当初为什么选择二中?

甲答:因为二中管理比较松,我又比较爱玩。

丙接着问乙:你呢?为什么选择二中?

乙答:因为二中管理比较松,我喜欢自由。

丙最后问我:你又是为什么选择二中?难道也是因为管理比较松?

我笑着说:因为近

当初热播的日本卡通片《灌篮高手》 1,自己又不愿意表现的和别人一样,再加上丙是个女生,就更需要自己表现的特别一些了,于是这样的回答顺理成章。但事实上,当时我对这个问题的答案和甲乙两个人一样——至少前半句一样——「因为二中管理比较松。」

当初驱使我选择这个学校的原因也许是人类趋向自由的本能,但是作为一个刚满12岁的小学毕业生,上什么初中的问题,很多情况下不是由自己决定的。与其说家长尊重了我的选择,不如说是我们观点刚好一致,有趣的是,当初有别人问他们为什么愿意我去二中时,他们总是笑着说:「因为近。」

「近」当然不是理由,只是这样说的话就可以省去一大堆不必要的解释。后来,当我问道让我选择二中的理由时,他们的回答是:「因为二中管理比较松。」

虽然这个回答和我自己选择二中的理由一致,但我们的出发点不同,决定了背后的解释不会和我一样。他们看到了一个统计数据:虽然T中学的重点中学升学率要比二中高,但是追踪这些初中毕业生2发现,T中学的学生在重点大学的升学率上被二中甩在了后面。由这个数据得出结论:T中学管得太严,导致学生升到高中后后劲不足,因此,考不上好大学。而对于一个有着教育恐怖主义的小县城来说,考上好大学就是一切。

这里无意批判教育恐怖主义,我想说的是,由这两个升学率的差异所得出的这个结论并没有说服我,因为我一直坚信,人的潜能是无穷无尽的,从一个长远角度讲,不存在后劲不足这样的问题。也因此,我一直带着这样一个疑问,希望能够弄明白这个问题背后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高中时,我们按照入学成绩高低分班,我们班算是成绩最好的,高考自然也差不了,很多同学都上了公认的重点大学。3今年大学毕业,我又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从统计上讲,我们班上了重点大学的人混的并不好。后来我又看了一下整个我们高中的毕业生,上了重点大学的,大学毕业后混的好的凤毛麟角。

我并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我隐隐感到这和为什么T中学的学生在高考中表现不好有着类似的原因。都是在一个新的阶段的求学开始时表现好,结束时表现差,而且T中学和我所上的高中的管理都很严。

等我再和他们聊天,发现经过四年的大学生活,有许多人变得异常的空虚,当初满腔热情都不知道到哪里去了,觉得自己的生活索然无味,理想都是扯淡,工作只为挣钱。这时,我觉得有可能是我们的动机上出了问题。

前半年听到一个心理学故事,结合我心中模模糊糊的想法,我突然明白了。这个故事是这样的:

一群孩子在一位老人家门前嬉闹,叫声连天。几天过去,老人难以忍受。

于是,他出来给了每个孩子25美分,对他们说:「你们让这儿变得很热闹,我觉得自己年轻了不少,这点钱表示谢意。」

孩子们很高兴,第二天仍然来了,一如既往地嬉闹。老人再出来,给了每个孩子15美分。他解释说,自己没有收入,只能少给一些。15美分也还可以吧,孩子仍然兴高采烈地走了。

第三天,老人只给了每个孩子5美分。

孩子们勃然大怒,「一天才5美分,知不知道我们多辛苦!」他们向老人发誓,他们再也不会为他玩了!

这个老人花了三天改变了这些孩子的动机,而无论是T中学也好,我的高中也好,都在做着同样的事情。

学习本身是自身的兴趣驱动的,或者功利点讲,至少是为了自己能有一技之长。而T中学和我们的高中以一种严苛的方式,例如制定严格的纪律并对违反纪律的人实行比较重的惩罚4,然后不断告诉学生,这么做无非是为了让大家考上一个好高中或者好大学,只要考上好高中或者好大学,这一切就结束了。最终,这样的语言潜移默化,使得我们每个人的学习动机都变了,变成了为了老师学习,为了考试学习,为了上一个好中学好大学学习,为了不再「受罪」学习。于是当我们的扭曲的动机——上好大学或好高中——得以实现后,自然不会再去好好学习,因为学习俨然成了「受罪」的一部分,而我们上大学或高中的就是不再「受罪」,学习没有内在的动力,自然没有一个好的结果。最严重的后果是,这使得一些人最终成为一个「拒绝学习」的人。不过幸运的是,一些人意识到了这一点,调整自己的动机,重新开始学习。希望我的这篇文章也能使更多的人意识到这一点。

郝海龙
2010年8月16日

P. S. 今天是七夕,祝各位开心。


  1. 当陵南的主教练问流川·枫为什么要去湘北中学时,他是这样回答的。 
  2.  T中学和二中都只设初中部。 
  3.  只可惜当时我们不知道SAT为何物,不然有几个出国的也不一定。 
  4.  在T中学体罚是普遍存在的现象,在我们高中,有关男女生交往守则就规定了n条,比如不准牵手,不准勾肩搭背等等。当然我认为最严苛的纪律在于每天十几小时的在校时间(所谓的「学习」时间)。 

关于音标的基本知识

按:今天和我的好朋友兼口语老师说起定冠词the的两种读音和不定冠词a和an的用法,讨论延伸到英语音标的元音和辅音问题。由于常用的音标不止一种,因此我突然觉得有必要把关于音标的一些基本知识整理一下。本文即为我整理和撰写的内容,不对之处欢迎批评指正。

由于符号显示问题,尝试几次发不上来,点击这里下载PDF版《关于音标的基本知识》(2010年2月5日重排版)

 

学习魔术一年来的心得(下)

点这里看上:学习魔术一年来的心得(上)

下面我想说一下具体的一些练习方法。

宏观部分:

首先确保你喜欢魔术,至少喜欢纸牌魔术,而且要喜欢学习魔术,要不然任何一点点痛苦的练习都会使你半途而废。强调这一点的目的是,一些人打着学习魔术的幌子,骨子里只想知道魔术的秘密而不想花时间练习,对于这样的人我不多说什么,因为人都有好奇心,我也不能说你做的不对,但是我想说的是,如果你知道了魔术的秘密请不要到处宣扬,每一个魔术都凝聚着发明者的心血,他一个人苦思冥想出一套魔术,而你也许只用五分钟时间就让它一文不值了。相信每个认真学习魔术的人最先学到的肯定是魔术师的戒条,每一行都有职业道德,我们不怪你太懒没有练习(因为只要是人都会懒),但请你尊重别人的劳动成果,遵守职业道德。

其次,你需要一副好一点的纸牌。虽然世界上绝大部分纸牌都是中国产的,我们也乐得使用如此便宜的扑克牌进行娱乐,但国产的扑克牌确实不适合玩纸牌魔术(顺带提一句,国产扑克是很好的书签,两块钱五十四张书签,很划得来的,而且没有土的感觉【除非你用地摊上的裸女扑克或者所谓的萨达姆扑克等等,并不是这些扑克的内容让人受不了,而是印刷质量太粗糙】,我自己一般会用旧的Bicycle或Bee做书签),初学推荐使用Bicycle,会比国内的普通扑克牌宽一些,刚开始也许会不太适应,用一段时间就好了,牌比较滑,可以很轻松的拇指开扇(虽然一开始可能开得比较难看),我用过的国产牌只有姚记可以拇指开扇。Bicycle的每张牌是用三层纸压制成的,中间一层纸是黑色的,你拿着一叠新牌看侧面可以有隐隐约约黑色的感觉,并不是弄脏了,而是本来就是这个样子。牌会吸潮,因此使用的时候尽量让手干燥,建议每次使用时洗手擦干,否则容易将牌弄脏,平时牌不用的时候可以考虑用书压着(代替压牌器),因为每次练习手法都不可避免的使牌变形,这样会使牌恢复的快一些。如果牌不幸掉到了地上,建议捡起来吹一下继续使用,不要试图用手抹去脏东西,这样只会让脏东西粘得更牢。练习一些容易使牌掉下来的手法时,可以在床上练。如果牌不幸沾了水,风干即可。如果用得比较小心,一副牌可以使半年,如果你像我一样疯狂地练习,也可以使用3个月左右。另,初学者可以考虑这样一种说法:据说(仅仅是据说)红色的牌背比较晃眼,使用红色的Bicycle可以使失误被发现的几率降低,仅供参考。手特别小的可以考虑用Bicycle的桥牌版(与国产牌大小相仿),但手小一般不是学不好手法的理由(至少对初学者不是)。

其三,练习魔术手法是休息,而不是工作。除非你是职业魔术师,否则你不可能把大部分时间用来练习魔术。一般来说,我会把联系魔术当作学习之余的放松,比如当时我在背单词,我会给自己定一个计划,每背完一个List,做50次单手切牌(左右手各50次),我会把这样的手法练习当作是我学习任务完成的奖励,而不是工作,这样,魔术练习非但没有影响到我的学习,反而极大的提高了我的学习效率。后来pass等手法也是这样联系的。此外,看电影(指在电脑上看)的时间、乘公交车的时间也是魔术手法练习的好时机,我的双翻就是在这些时间练习的(甚至还惊呆了旁边一个乘客)。这样需要单独空出时间来联系的手法也就剩下一些诸如拉牌一类的需要你注意力集中(指初学时)的手法上了,你会发现当你掌握了其他手法后,拉牌并不难(如果不掌握其他手法会感觉拉牌永远也学不会)。

其四,重视每一个动作。初学者往往会只追求一两个很炫的动作(最典型的是拉牌),而且心里想的是我就要学这个,别的都不学,这种思想往往会随着你学会这个之后荡然无存。但不幸的是,大部分抱有这种想法的人连这个也学不会,最典型的依然是拉牌。事实上,即便最简单的桌面切牌,也可以表演出很神奇的魔术效果。当你练习一段时间后,你会很惊奇的发现,周围有很多人双手切牌都切不好,你流畅的双手切牌已经让他们眼花缭乱,尽管你练习它可能只花了两个小时,同时这两个小时还看了一部很精彩的《变形金刚II》。个人认为每一个魔术的动作都很重要,因为整个的魔术流程都体现者你作为一个表演者散发出的那种气质,试想一下,你单手切牌切得很熟练,双手切牌却很笨拙,也许对魔术效果并没有太大影响,但总给人感觉怪怪的(如果你就是要追求这种怪怪的效果,建议你也在练熟每个手法之后再进行)。练好的一个很实用的办法是循序渐进,练好一个手法再练一个手法。但循序渐进最大的缺点是容易半途而废(典型的例子是英语学习,所以我顺带提一句侯仲红老师的名言:学习英语没有循序渐进),杜绝这一点的方法是,不要只练习手法,每练熟一个手法,同时练一两个魔术,这样你会感觉你的每一次练习都是在进步。

其五,练好每一个魔术。魔术效果的神奇与否与手法的难度并没有太大的关系(毕竟你不是在表演杂技),魔术是一整套流程。初学者往往有两个误区:1.不愿意花时间联系手法简单,甚至没有手法的魔术;2.联系魔术时只练习手法,忽视了魔术流程中的其他因素。我见过很多初学者表演魔术的时候(尤其是平时不善言辞者和性格内向者),会突然忘记自己要做什么,或者忘记自己控制的牌(我自己也曾有过一次经历),然后一脑门汗愣在那里不知该怎么办,好在一般观众都是认识的人,开个玩笑也就没事了。但我想说的是这样的状况的出现与平时不注重简单魔术和整套的魔术流程的练习很有关系。即便由于紧张或其他各种原因忘记了自己控制的关键牌或忘记了下一步的流程,也有很多化解的办法,如果事先好好练习并且有所准备的话。归结起来一句话,练习不好不要表演(因为这等于变相的揭秘魔术),练习好了马上表演(拖得越久越没信心,刘谦说的,自己也能感觉到),从失败中吸取教训(事实上我认为经历失败是必须的,要不有时候根本设想不出还有怎样的匪夷所思的情况会出现),不要老把失败的原因推给奥客。

其六,多少学习一些其他类魔术。平时多积累一些不需要任何东西的魔术,比如心灵魔术等等,相信我,总会有用得着的时候。

其七,我最喜欢的魔术师是克里斯·安琪儿(Criss Angel),因为在他的魔术中,几乎实现了我所有童年时的梦想。希望你和我一样保持浓浓的好奇心和童心,痛恨自己凡事一脸木然的样子。

微观部分:

  1. 重视双翻。个人感觉这是扑克魔术最重要的手法,也是初学者最不愿意花时间去练习的一个手法。初学者往往花大量的时间去练pass,而双翻稍微练习一下就觉得自己已经会了。但是你要明白,也许你一年只会用两次pass,而一次魔术就要用两次双翻。
  2. 练好一到两个pass。你需要练一到两个pass,但也只需要一到两个。对于pass,纸牌魔术界一直有两种声音,一种是pass至上论,一种是pass无用论(名字都是我起的)。一开始练习时,大家往往会觉得这是一种极其有用的技巧,非常痴迷,等到表演过一些魔术以后,才发现似乎除非自己刻意使用,要不几乎一次也用不上。个人感觉,pass是用来救驾的,你需要会,并且一直练习,一直准备着,直到你撞上一个超级奥客,也许你会用得着。同时学习经典pass也是对老前辈的致敬。推荐练习经典pass和海曼pass(前者经典,后者好练)。
  3. 单手与双手的切牌与假切。动作要流畅(不一定要快,但不能机械),并且可以在没有桌子的时候完成。
  4. 用广告牌练习数牌,用旧牌练习背牌(我背牌到现在背的不是很好,可能是平时用不着的缘故)。

  5. 心中常记一个不需要桌子的魔术,阴魂不散(雄心勃勃的纸牌)是个不错的选择。试想一下如果有人突然递给你一副牌让你表演魔术怎么办?

<

p>2009年7月10日

(全文完)

学习魔术一年来的心得(上)

转眼系统的练习魔术已有一年的时间了,不论练得怎么样,似乎都到了总结一下的时间了。我准备从无序到有序,先天马行空谈一些体会,如果有必要的话,会再稍微系统的总结几条。

因为刘谦在春晚的魔术表演,迅速在全国掀起了一股魔术热(我说话怎么变得这么官腔了),激发了许多人对魔术的兴趣,其中有不少人开始学习魔术,我想我的心得对于这部分新手也许会有一定帮助,毕竟自己学习的时间也不长,其中一些问题是共同的,但有一点要明确,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并不是提供一份魔术教程,因此如果有些说的不对的地方,欢迎交流,不欢迎人身攻击。我会尽量使用人类能看得懂的语言来记叙,但如果涉及到魔术的秘密,我也可能会用几个术语,而且对于这些术语我将不做任何解释。

对于魔术的兴趣可以说从小就有,但我一直未曾想过自己要去学习这样一门神奇的艺术,原因主要是自己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想做到至少比普通人好一点点,而当我学会了小时候爸爸给我表演的几个纸牌魔术的时候,发现身边的人每个都会,自己有极大的挫败感,不知道该如何进一步提高,而且当时并不知道纸牌其实可以变出更多更炫更酷的魔术,于是虽然扑克没少玩,但纸牌魔术练得却极少。到了初中的时候,看了一些香港的赌片,被周润发精湛的牌技(当然有一些是特效)深深折服,但总觉得拉牌(也叫弹飞纸牌、机枪洗牌)一类的特技是电视特效,似乎真正的纸牌不可能做到,因此只是简单的练了一些洗牌,并没有深入练习。

高中的时候,在一家盗版书店发现一本扑克牌玩法大全(楚人编著),我毫不犹豫的买了下来。当时我已经很长时间不玩扑克了,想从这本书看看到底扑克还可以怎么玩,有没有自己感兴趣的。书中其中一个部分是纸牌魔术,现在看来,这部分几乎涵盖了所有基本的纸牌魔术手法,其中就有弹飞纸牌、瀑布落牌等特技,由于高中课业繁重,虽然在课堂上会偷偷和当时的同桌王欢练习一些拉牌、落牌的动作,并没有练成什么气候,加上身边一直没有见到会拉牌的人,总觉得这个东西是很专业的,自己业余练习估计也练不会,就这样又不了了之了。当时看了部电影叫《天下无贼》,看到电影里面李冰冰的滚币,觉得很好玩,就一直练习,因而现在滚币的技术还算不错,只是一不练就会生疏。

直到去年,碰见了林宇,他看到我滚币滚的很熟,说很羡慕,我才知道他是玩魔术的。在他给我表演了一些魔术以后,我终于算是在身边的人中见到了可以表演专业魔术的人,并且相信自己是可以练好的。当时我就像疯了一样,用了大概三个月时间,就把单手切牌、单手旋转切牌、拇指开扇、压力开扇、拉牌、落牌、披牌、双翻等基本手法练得非常熟悉了,逢人便拉着玩魔术,同时也提高了应急能力。以至于我在一家魔术店很忸怩的表演了一个魔术后,店主问我学了多长时间了,我说三个月,他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同时我也第一次明白原来我学习这些魔术手法真的是很快。之后我又问了一下林宇,他也说我学的非常快。我想这就是兴趣的力量,自己感兴趣的东西,总是舍得投入大量的时间、精力,当然,还有金钱(貌似学GRE耗费的也是这三样)。

以我个人的经验,作为一个业余爱好者,学习魔术首选近景魔术,近景魔术首选纸牌魔术和硬币魔术,因为这两类魔术在学习初期并不需要花钱买道具(说到道具,有必要多说一句,很多魔术初学者对近景魔术的道具嗤之以鼻,认为用道具是魔术师手法不好,没有水平的表现,我并不反驳,就我个人经验看,会随着对魔术的深入了解而喜欢上道具的),所用的东西也是大家司空见惯的东西,可以随时随地表演(你很难想象一个人突然从兜里掏出一把锯子,然后说表演一个锯断胳膊的魔术),玩好了会有很神奇的效果。这两类魔术里,我推荐首先学习纸牌魔术,因为纸牌魔术见效比较快,可以很快学会一些不需要太多手法的魔术,每学一个新手法几乎都可以利用这个手法变出一大堆的新魔术,会感觉很有成就感,有助于持之以恒的练下去,而且像拉牌等手法也会为平时玩牌增色不少(当然,随着你魔术技术的增加,愿意和你玩牌的人会越来越少,而且你也会陷入一种尴尬,你输了是你技术【仅指打扑克的技术】不行,你赢了就是你出老千,尽管你并没有这样做,最终你也会不玩牌【当然现在想玩牌可以通过电脑和网络】)。

(未完待续)

这里是下:学习魔术一年来的心得(下)

男生英语成绩差的客观原因之一

看到一个好玩的东西。

版权所限,本来打算转载译言一篇文章,现在只能给个连接了。

请点击:《研究发现:女生是男生糟糕英语成绩的元凶

© 2019 郝海龙

Theme by Anders Noré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