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家乡

激励与习惯

(本文可以算是《因为近》的续篇,但两篇文章是独立的。)

老罗(@罗永浩可爱多)在课上讲到美国的种族问题时,引用索威尔《美国种族简史》1中的一些史料,解释了一下为神马美国的黑人在统计上更加好吃懒做,更加浪费一些。 大意是这个样子:

早期美国的奴隶主不允许黑奴拥有私人财产,奴隶主每月会定量配给黑奴一些生活用品,比如每月给一块肥皂。如果黑奴省吃俭用,一个月只用了半块,剩下的半块并不属于他,需要上交奴隶主,如果没有上交,被奴隶主发现后会一顿暴打。而如果肥皂不到一个月就用完了,奴隶主也不会额外再给。由于奴隶与奴隶主之间大多并不是一种友好的状态,而是一种敌对的状态,在这样的激励下,黑奴养成了一种生活习惯,就是每个月尽可能把配给的生活用品全用完,即使用不完也会倾向于丢掉,反正是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同时相当于给自己的敌人浪费的了东西。干活也一样,干的好了没有奖励,干的差了会有惩罚,最后所有的黑人都努力使自己刚好干到不被惩罚的量,一点也不愿意多做。久而久之,美国本土的黑人作为一个群体养成了好吃懒做、浪费的生活习惯。这种生活习惯会通过文化遗传,一代一代的传下来。 同样是黑人,西印度群岛上的黑人作为一个群体却没有这样的统计特点,因为当时西印度群岛上的奴隶主允许黑奴拥有一定的私人财产,甚至可以做一些简单的易货交易,同时对干的好的黑奴会有奖励。久而久之,西印度群岛的黑人作为一个群体养成了省吃俭用的习惯。

老罗讲这个例子主要是为了讲一些美国种族问题的成因,而我在这里引用这个例子主要的目的却并不在此。我想强调的是激励与习惯之间的相关关系。 我观察到一个现象,家乡的孩子在上大学之后,几乎很少有人努力学习,即使高中和高考成绩非常优异的同学也很少能够在大学里面保持这样一个成绩水平。造成这一点的直接原因是我在《因为近》里提到的我们在高中养成的被动学习的习惯。但这样一个习惯如何形成,我在那篇文章中并没有给出多少有力的原因。我想,这个习惯的形成类似于美国本土黑人好吃懒做的习惯的形成,都是由某种激励因素导致的。 在中国,学校学习普遍被认为是一件苦差事。这是我这篇文章随后部分的一个前提条件,造成这一点的原因有很多,但本文的写作目的并不是为了证明这一点,而且这一点似乎也是不需要详细证明的,毕竟很多老师都会用「吃的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来激励我们学习。 人总是原意做更加轻松的事情,如果一件苦差事做完没有任何回报,甚至有时候还有「惩罚」,我想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会下意识的消极懈怠。我们高中的学习负担非常重,平均每天在学校要待13小时以上,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我快速高效的完成一件学习任务,等待我的往往不是更多的休息时间,而是更多的学习任务,这样的话相当于一个积极完成一件苦差事的人非但没有因此得到休息的奖励,反而会有更多苦差事加在他身上,与其他人相比较,这就是一项变相的「惩罚」。而每天的作业完成不了,也会受到惩罚。这样的话我们每天都倾向于刚好完成不被惩罚的量,没有提高效率的激励。同时,在节假日的时候(当时最严重的时候每个月休息半天),我们不会安排任何与课堂学习有关系的东西。 这样的习惯一旦养成,哪怕后来意识到了(比如我),也会对随后的学习、生活和工作造成很多负面影响。上了大学之后,我们会习惯性的在自己不上课的时候不安排任何与课堂学习有关的东西。上过大学的都知道,如果这样都能成绩优秀的话,你不是天才就是和老师关系好。工作时也一样,我们都倾向于刚好在规定时间内完成规定的任务,习惯性的不去想有没有更高效的工作方式。当然,更多的人直到自己被迫从大学肄业,也想不明白原来是高中时候养成的习惯害了自己。 而我们的高中老师也从来不会管自己的教育方式会对学生长远的未来造成怎样的影响,即便意识到自己这样不好,也会为了眼前的升学率而妥协,毕竟他们也是受激励的对象,也要为自己的利益考虑,当然更多的情况下他们根本意识不到,脑子里面想的总是我这是为了你好。每念及此,我总是在想要让中国人放弃从动机角度为自己的辩护的习惯的难度也许要比维持世界和平一百年要难得多。 我高中的班主任经常给我们举一个他引以为豪的事例:他从来在一周的前三天就把整个这周的课备好,这周的后四天就会过的很舒心。他本来的目的是激励我们高效学习,可他没有看到我们的情况是不一样的,我们如果竟然在三天就完成了一周的任务,剩下的四天就会调整教学计划,马上下放更多的任务。 前天和一个同学聊天,他高中时去了市里一个管理相对较松的学校,最后高考的成绩算起来并不算令人满意,至少他自己应该不满意,因为他在高一高二几乎玩了两年。并说,如果和我在同一个高中(县里的高中)一直读下去,应该会考取一个更好的大学。对于我们的父辈大部分以高考结果论英雄的人来说,这足以证明去市里读书是一个失策,但他们意识不到高考远远不是最终的结果,一个不好的成绩也许会让你暂时上不了好的大学,但一个不好的习惯有时候会毁你一辈子。好在我的这个同学很清醒,并不后悔自己当初的选择。

郝海龙
2011年3月7日

这两天狂刷微博,并不是生活悠闲,恰恰相反,是焦虑,每当我意识到自己的有一些值得改进的地方的时候,就会产生的症状。这篇文章说的就是这两天我意识到的问题。

 


  1.  后来看《美国种族简史》,貌似也没老罗讲的那么详细。 

因为近

2000年,我小学毕业,进了当时我们那个地方唯一招初中生的公立中学——二中。当时,除了这所中学,几乎县里所有招初中生的学校都向我发出邀请,按照一般人衡量中学教学质量的标准——升学率,公认最好的中学是T中学,而二中相反被认为是管理最松,混的最厉害的学校,因此这在一些人眼里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于是,在我上初中的某一天,我,和同在二中的同学甲、同学乙与从T中学转来的同学丙发生了如下的对话:

丙问甲:你当初为什么选择二中?

甲答:因为二中管理比较松,我又比较爱玩。

丙接着问乙:你呢?为什么选择二中?

乙答:因为二中管理比较松,我喜欢自由。

丙最后问我:你又是为什么选择二中?难道也是因为管理比较松?

我笑着说:因为近

当初热播的日本卡通片《灌篮高手》 1,自己又不愿意表现的和别人一样,再加上丙是个女生,就更需要自己表现的特别一些了,于是这样的回答顺理成章。但事实上,当时我对这个问题的答案和甲乙两个人一样——至少前半句一样——「因为二中管理比较松。」

当初驱使我选择这个学校的原因也许是人类趋向自由的本能,但是作为一个刚满12岁的小学毕业生,上什么初中的问题,很多情况下不是由自己决定的。与其说家长尊重了我的选择,不如说是我们观点刚好一致,有趣的是,当初有别人问他们为什么愿意我去二中时,他们总是笑着说:「因为近。」

「近」当然不是理由,只是这样说的话就可以省去一大堆不必要的解释。后来,当我问道让我选择二中的理由时,他们的回答是:「因为二中管理比较松。」

虽然这个回答和我自己选择二中的理由一致,但我们的出发点不同,决定了背后的解释不会和我一样。他们看到了一个统计数据:虽然T中学的重点中学升学率要比二中高,但是追踪这些初中毕业生2发现,T中学的学生在重点大学的升学率上被二中甩在了后面。由这个数据得出结论:T中学管得太严,导致学生升到高中后后劲不足,因此,考不上好大学。而对于一个有着教育恐怖主义的小县城来说,考上好大学就是一切。

这里无意批判教育恐怖主义,我想说的是,由这两个升学率的差异所得出的这个结论并没有说服我,因为我一直坚信,人的潜能是无穷无尽的,从一个长远角度讲,不存在后劲不足这样的问题。也因此,我一直带着这样一个疑问,希望能够弄明白这个问题背后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高中时,我们按照入学成绩高低分班,我们班算是成绩最好的,高考自然也差不了,很多同学都上了公认的重点大学。3今年大学毕业,我又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从统计上讲,我们班上了重点大学的人混的并不好。后来我又看了一下整个我们高中的毕业生,上了重点大学的,大学毕业后混的好的凤毛麟角。

我并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我隐隐感到这和为什么T中学的学生在高考中表现不好有着类似的原因。都是在一个新的阶段的求学开始时表现好,结束时表现差,而且T中学和我所上的高中的管理都很严。

等我再和他们聊天,发现经过四年的大学生活,有许多人变得异常的空虚,当初满腔热情都不知道到哪里去了,觉得自己的生活索然无味,理想都是扯淡,工作只为挣钱。这时,我觉得有可能是我们的动机上出了问题。

前半年听到一个心理学故事,结合我心中模模糊糊的想法,我突然明白了。这个故事是这样的:

一群孩子在一位老人家门前嬉闹,叫声连天。几天过去,老人难以忍受。

于是,他出来给了每个孩子25美分,对他们说:「你们让这儿变得很热闹,我觉得自己年轻了不少,这点钱表示谢意。」

孩子们很高兴,第二天仍然来了,一如既往地嬉闹。老人再出来,给了每个孩子15美分。他解释说,自己没有收入,只能少给一些。15美分也还可以吧,孩子仍然兴高采烈地走了。

第三天,老人只给了每个孩子5美分。

孩子们勃然大怒,「一天才5美分,知不知道我们多辛苦!」他们向老人发誓,他们再也不会为他玩了!

这个老人花了三天改变了这些孩子的动机,而无论是T中学也好,我的高中也好,都在做着同样的事情。

学习本身是自身的兴趣驱动的,或者功利点讲,至少是为了自己能有一技之长。而T中学和我们的高中以一种严苛的方式,例如制定严格的纪律并对违反纪律的人实行比较重的惩罚4,然后不断告诉学生,这么做无非是为了让大家考上一个好高中或者好大学,只要考上好高中或者好大学,这一切就结束了。最终,这样的语言潜移默化,使得我们每个人的学习动机都变了,变成了为了老师学习,为了考试学习,为了上一个好中学好大学学习,为了不再「受罪」学习。于是当我们的扭曲的动机——上好大学或好高中——得以实现后,自然不会再去好好学习,因为学习俨然成了「受罪」的一部分,而我们上大学或高中的就是不再「受罪」,学习没有内在的动力,自然没有一个好的结果。最严重的后果是,这使得一些人最终成为一个「拒绝学习」的人。不过幸运的是,一些人意识到了这一点,调整自己的动机,重新开始学习。希望我的这篇文章也能使更多的人意识到这一点。

郝海龙
2010年8月16日

P. S. 今天是七夕,祝各位开心。


  1. 当陵南的主教练问流川·枫为什么要去湘北中学时,他是这样回答的。 
  2.  T中学和二中都只设初中部。 
  3.  只可惜当时我们不知道SAT为何物,不然有几个出国的也不一定。 
  4.  在T中学体罚是普遍存在的现象,在我们高中,有关男女生交往守则就规定了n条,比如不准牵手,不准勾肩搭背等等。当然我认为最严苛的纪律在于每天十几小时的在校时间(所谓的「学习」时间)。 

© 2019 郝海龙

Theme by Anders Noré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