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长诗 | 冷

1
我觉得今天很冷
无论是屋子里还是屋子外
这对我并没有太大分别
虽然我关着窗子
可是很不幸墙上有个洞
这个洞是因为安装空调留下的
也许安装的时候是夏天
当时的住户并没有料到
它会在冬天让屋里屋外变成
一个样子
或者他想
反正安的是空调
冷了大不了开热风,于是
我开了热风

2
对着它的正前方
空调吹出一阵又一阵热风
我不禁有点担心
桌子上那株小盆栽
是否能够经受
这风的洗礼

3
我想到今年的夏天
我还在校园里的时候
所见的每棵树
都郁郁葱葱
每棵树又了无生气
我想它们和我一样
晚上热的睡不着
所以白天没有什么精神

4
这个学校有让我喜欢它的地方
我甚至只看到了这些
或者说
只愿意看到这些
可一旦有师弟师妹问我
我会轻声告诉他或她
别来这里
你会热的受不了的
对小师妹
我尤其这样说
每当我看到女朋友
因睡眠不足而露出
楚楚可怜的表情
我就知道充足的睡眠
对一个女人来说
多么重要
女人楚楚可怜的样子
让人心动
但若天天面对一个
结着愁怨的姑娘
纵使戴望舒也难免心碎

5
在我打开热风时
这一小盆植物给我的感觉
就是一个女人
结着愁怨的脸
我希望
它伤心的原因和我一样
想念它的女主人了
但纵使我百般哄它
给它浇水
它也不搭理我一下

6
这是一盆倔强的植物
有很强的自尊心
即使它想某个人了
也不愿意告诉你
就像我和我的女朋友
常常玩的一个游戏
看谁先忍不住
发出想念对方的短信
谁就算输
开始的时候
这个游戏只是我的
一厢情愿
我同时作为
规则的制定者和
比赛的参与者
谁都知道不公平
赢第一局的时候
我就觉得我在耍赖
等她明白了规则以后
我们就互有胜负
而我似乎输的更多一些
原因也许是
我睡觉的时间
比她少一些

7
在梦中
她一定给我发了
无数的短信
我能感觉得到
只可惜我
做梦的时间太短
醒来以后
忘记的部分居多
有几次
我梦到了她就在我身边
醒来后发现
其实那是真的
又不禁懊恼为何浪费
如此美妙的梦境

8
每次和你分开
走向我的住处
总是会放慢脚步
只要我还没回来
就会觉得
我们仍然在一起——
鬼混
而每当我一个人回到家
空空荡荡的卧室
就会提醒我
该给你发一个
我到家的短信
而每当这样的短信发出
又意味着我们只能在
梦中相会

9
不知什么原因
一条沟把屋子外面的路
拦腰截断
就像你楼下的小摊前
挖的那条沟一样
每当我看到这条沟
我都会想到
送你回去的场景
在分开那一瞬间
我的大脑会一片空白
不知道除了离开
还有什么选择
因此我从来没有
回过头
尽管事后我会
懊恼不堪

10
我想至少应该回头看看
你是否会偷偷跑出来
多看我一眼
即使看不到你
我也可以想象
在电梯中的你
是否
在和我回味着同样的事情

11
我想你
我敢打赌那盆植物
也在想你
你把它放在我
书桌上的瞬间
它已经爱上你了
空调的暖风吹在它的身上
一如你的气息
可它能感觉到
这风了无生气
于是它摆出
了无生气的样子
就是这个样子
让我猜中了它的心思
一如在接吻时
我从你落寞的眼神中看出
你在生气,从你迷离的双眼中看出
你在陶醉

12
我走到窗边
看着灰蒙蒙的天
哪怕太阳只出来一会
也能让我开心许多
冷的时候的阴天
就像
夏天午后烈日的直射让人抓狂
我愿意把这些东西
都看的浪漫一些
甚至有点怀念烈日的直射
尽管它叫每棵树都了无生气
让我心爱的女人难以入睡

13
小时候我总是被人逼着午睡
人为什么要午睡
也是我小时候百思不得其解的
问题之一
为此我专门翻过
当时仅有的科普读物
《十万个为什么》
可却没有找到答案
我不敢问父母和长辈
因为这样的问题问出来
就像在挑战
他们的权威
会惹他们生气
这说明即使面对一个小孩
大人们也不自信
有时候他们不相信自己
可以用道理
说服孩子
必须依赖一种
叫做权威的东西
久而久之
追求的东西只剩下了权威
于是尽管不想睡
也要去假装
可不幸的是
从小我就不会骗人
装睡的时候眼睛总是闭不住
装到最后
就会真的睡着
午睡起来
浑身乏力
如果我当时喝过酒
肯定会觉得
和喝醉了一样

14
这时我只能
迈着摇摆不定的步伐
走出房门
太阳照在脸上
霎时间
我觉得非常舒服
现在想来
那感觉就像是
你在亲吻我的脸

【完】

诗两首:「我的梦是一部武侠小说」「北京的雨」

我的梦是一部武侠小说

我的梦是一部武侠小说
没有刀光剑影
没有血腥和仇恨
更像是小孩子玩的
过家家游戏

我的朋友训练了
一彪人马
就像武侠小说一样
他们也不知道自己
练武究竟为了什么

这时他的敌人出现了
居然是我的另一个朋友
他风流潇洒
英俊倜傥
无数少女拜倒在他的
牛仔裤下
手下也是清一色的女将

我仍然不相信
他们两人会
兵戎相见
果然打着打着
就笑了起来

北京的雨

这一次让我回到初中吧
那天我逃了课
确实是为了出去找你
只是我
从来没有承认过罢了
每次下雨的时候
我都会想起这件事
也许是因为那时候
我只对晚上的雨
印象深刻
而那次
恰好又是晚上

郝海龙
2010年9月18日

昨晚的梦

我在一条荒无人烟的路上走着,迎面来了一条红色的蛇。以我仅有的一点动物学知识判断,这是一条会喷毒的眼镜蛇。这时,脑子里的第一反应居然是把它的眼镜打破,缓过神来之后拔腿就跑。

跑了一会,面前又来了一条绿色眼镜蛇,这回我直接掉转方向往回跑。没跑两步就撞到一个穿红衣服的人,只见他拿出一个袋子,一下就把那条绿色的蛇装到袋子里了。

我忙上去道谢,并说:“那边还有一条红色的眼镜蛇呢。”

这时,这个穿红衣服的人冲我狞笑了一下,霎时,我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夜有所梦

  久仰《肖申克的救赎》的大名,一直没有看。在西安的时候,胡威无意中提起,说94年要不是《阿甘正传》太强,《肖申克的救赎》应该更火,于是在昨晚下载了一部高清晰版观看,看得热血沸腾,虽然没有泪流满面,泪水也蠢蠢欲动。昨天夜里就做了噩梦,下面具体记叙梦境:<br />  第一幕:自己在上高中,考数学。如果没有记错,当时同桌是静静,不知道为什么监考居然是班主任,也不知道为什么数学居然有一道问答题,我正在那里郁闷,班主任突然叫我出去。<br />  第二幕:我跟着他出去,一直走到他办公室。<br /> 

 第三幕:我走进办公室的时候,发现他竟然变成我的初中时的班主任,开始以一些莫名其妙的理由责备我,最后终于切入了正题,竟然是嫌我不给他借钱,而他借
钱的目的居然是“网钱”(这个名词在我做梦之前没有听说过,我只是按梦里听到的发音记叙)。我是按“套利”理解的。也许是虚与委蛇惯了,我一口答应给他
钱,希望他放我走,不料他说了一句:“你明天如果不出早操(跑步)有你好看的!”我当时腾一下就站了起来,指着他的鼻子说:“谁他妈爱跑谁跑去,反正我不
跑。”(记忆中当时说的还有点语无伦次)然后摔门而出。
  第四幕:这时场景又转换了,我居然走在老家大门外那条小路上,撞上了我高中同学SPC(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是他),然后告诉他我和班主任吵了一架,他居然劝我回去给老师说好话。
  第五幕:我醒了。
  第一次把梦记得这么完整,留个纪念。

本文最初以许硝的笔名于2008年1月30日发布在

http://blog.tianya.cn/blogger/post_show.asp?BlogID=1506759&PostID=12571787&idWriter=0&Key=0

郝海龙(许硝)版权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 2019 郝海龙

Theme by Anders Noré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