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电子书

《少年阿珵》全本已在豆瓣阅读上架

我的长篇小说处女作《少年阿珵》全本电子书今天在豆瓣阅读上架,欢迎点此链接购买(首月限时免费)。我将在自己的博客和其他社交网络上连载一些试读章节(楔子 + 第一章昨天已经发布)。

这本书约十六万六千字,从去年二月底写下第一个字到最终完本,大约花了一年时间。从时间跨度来说并不算太短,但因为自己本身有全职工作,并且在创作的大部分时间依然在录制播客节目,在仅有的创作时间内,几乎每一个章节都是一气呵成的。我很喜欢这种顺畅的写作状态,这意味着我一直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并且也知道在这里究竟用什么样的表达最为恰当。我想创作过的人都能同意,对于自己的作品有一个评判标准非常重要,很多时候也是我们写作的信心来源。

从去年八月开始,小说在豆瓣阅读连载,在大约半年的连载期间,《少年阿珵》有幸在超过一半的时间都位居小说专栏连载热门榜前十(最高排名到达第六位),也曾长期位居青春小说专栏连载的第一位(虽然其实我也不知道《少年阿珵》放在「青春小说」这个分类是否合适)。自己的处女作能取得这样的成绩,我感到非常满意和开心。此次全本上架,我对连载时出现的一些细节上的小矛盾做了修改,也改正了不少错别字,希望能让我的小说有一个更加完美的呈现。

郝海龙正在撰写小说第十八章(摄影:Venty)

感谢在小说创作开始之时加入「试读委员会」的朋友,感谢 Jony Fang 设计了小说的封面以及几乎所有和小说相关的视觉作品(如本文题图),感谢 DecadeGraphy 项目及摄影师 Venty 对我创作过程的记录,感谢王念北在小说完本后给为我弹奏了《一丝甜蜜》(小说插曲)Demo 的伴奏,感谢在连载期间支持我的豆瓣阅读的读者和网友,感谢 GSM Ladies 送我的生日礼物:她们心目中杜珵宇(阿珵)的公仔。

郝海龙与杜珵宇(阿珵)对话(GSM Ladies 赠)

郝海龙与杜珵宇(阿珵)对话(GSM Ladies 赠)

谨以此书献给我挚爱的妻子。

郝海龙
2018 年 4 月 2 日


《少年阿珵》首发于豆瓣阅读(作品页面),作者郝海龙已授权豆瓣阅读代理纸质出版、刊载,以及影视改编事宜。如果你是出版社,可以点击这里联系豆瓣,也可以通过作者先行接洽。

我们的生活会需要电子书

高中以前,我一直生活在一个小县城,县城里盛行教育恐怖主义,因此卖得最好的书籍都是教辅参考书,这样的后果就是,书店里除参考书之外也就只剩下四大名著了,当然在一些人眼里四大名著其实也只不过是语文课本参考书目而已。

在贝塔斯曼和卓越这样的购书网站流行起来之前,托亲戚朋友从外地带书回来就成了我的课外书籍主要获取方式。刚上初中时,我让舅舅给我从西安带一些小说回来,但我并不知道买谁的好,他可能也嫌麻烦,就给我带了一张光盘回来,里面有我这辈子都看不完的书。于是我就有了人生第一次电子阅读体验——在家里一台显示器经常色偏、缺色电脑上。阅读体验极差,只能说是我好奇心太强,否则我自己无法解释为何我能在眼睛发肿并且流泪不止的情况下在电脑旁一坐一下午——我想看色情小说也没这么大的动力。在我看完大概十部左右小说以后,我还是崩溃了,全面回归纸质书阅读。

上高中以后,网上购物越来越方便,我和我的朋友老蔺也许是我们县城最早开始网上购物的人。当时贝塔斯曼、易趣未倒,卓越网还没卖给亚马逊收购,淘宝网刚刚兴起,余含泪大师代言的99读书人貌似还没有开始营业1。我们买的最多的自然是书。

由于家处偏远山区,网上购书唯一不便在于下单到收货一般耗时半个月到一个月,如需退换货可能更麻烦。不过高中课业繁忙,看课外书时间本身很少,加上互联网发达,零星也会在网上浏览一些书籍,基本上没有必要再购置一部手持电子书设备。但老蔺偶尔有一次和他父亲提到「电子书」这个概念,当时他提到这个概念,想说的是电子化的书籍,而非手持设备,结果他爸误会了,于是给他购置了一款电子阅读器。我曾借来读过一部据说是软色情的武侠小说,显示屏是点阵液晶屏(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名称),与早期文曲星这类电子词典的显示屏类似,晚上台灯一照,反光严重,只能把书侧到一个角度,才能勉强看到上面的文字,于是我直到今天仍对高中时期坚持在文曲星上看小说的同学敬佩不已。

这款劣质电子书让我彻底丧失了对手持电子书阅读设备的信心,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一直在购买纸质书阅读。上大学的四年间,亚马逊推出过两代电子墨水(E-ink)显示的kindle阅读器,我都因为高中的经历敬而远之。

去年大学毕业后,我看到网上一些很靠谱的人开始推荐类似kindle的阅读器,亚马逊的kindle销量也让我觉得这玩意可能并不是我想象的那么不靠谱,同时,网上有了kindle现实效果的图片和视频,这让我下决心买一部即将上市的kindle 3。

我想大部分人没有产生工具依赖症的原因是没有找到称手的工具。kindle没有让我失望,尽管没有彩色显示,但作为一个阅读文字为主的读者,我想这不是太大的问题(当然我也希望早点出彩色电子墨水)。最最重要的是,kindle的显示效果基本上和纸没有什么区别,看书的时候眼睛不会像盯电脑屏幕那么累。

到现在我已经在kindle上读了近30部书,其中有一半左右的内容是我在上下班的路上看的。也许有人看完这句话觉得,kindle只是在路上看书方便而已,但事实上,在家我也经常用kindle来看书。有些书我纸质书和kindle版都有,我也会优先考虑看kindle版。在我看来kindle与纸质书相比,至少有以下四大优势:

1. 轻。在地铁上看一路书(1-2小时),拿在手上没有任何感觉。即使在家里读书,我想也很少有人愿意把书架上当家具买回来的《追忆似水年华》取下来,但有了kindle,和重量有关的不读书借口将不再是借口。

2. 平。纸质书会弯曲,有时候会影响阅读体验。而kindle我做过实验,边走路边阅读不成问题,当然我不建议大家模仿。

前两点总结:喜欢躺在床上看书的人有福了。

3. 获取英文原版书极其方便。基本上一本英文书美国一出版,你就可以在amazon.com上买到相应的kindle版。纸质书配送至少要一天,而电子书下载到你的kindle上几乎是即时的。[^2] 更何况有很多英文原版书国内根本买不到纸版。

4. 搬家方便。如果你像我一样,租房住,喜欢读书,不需要摆个装满精装书来充门面的书架但由于书太多被迫摆了好几个书架的话,搬家是很头疼的一件事情。但如果能把一辈子要读的书都放到一个可以随身携带的电子设备中的话,就不用那么头疼了。虽然目前Kindle无法完全做到这一点,但至少让我们离这一点更近了一步。

当然现在类似kindle这种电子阅读设备还有很多不完善的,甚至不如纸质书的地方,但就上面这四点以及从这四点我们看到的未来发展的可能性(比如彩色电子墨水等等)足以让我们大部分人改变阅读习惯或者至少改变预期的阅读习惯。

前几天去听老罗(@罗永浩可爱多 )保利剧院的演讲,讲到一个创新传播(diffusion of innovations)理论,这个创新传播理论让我知道了,对于任何新产品来说,总有一部分人属于滞后者。以电子书为例,总会有那么一部分买电子书的理由是没有纸质书可以买了,这部分群体就可以称为滞后者。但这部分人在人群中占得比例相对较小,大约百分之十几。而就电子书的目前给我们提供的便利以及我们可以预期到的便利来看,我想让其余的大部分人改变阅读习惯并不难。

最终,我们的生活会需要电子书,就像我们的生活需要电话,需要互联网一样。


  1.  至少当时没有听说过,后来因为上面的书比较便宜,光顾过多次,直到有一次个人资料被99读书人泄露,我再也没在上面买过书。 

也谈伤不伤眼睛的问题

首先推荐笑来老师的一篇博文《看书会伤眼睛么?》。

关于「伤不伤眼睛」的问题在我周围也有不少人提到过。只是我遇到的更多的提法并不是「看书伤眼睛」或者「看电子书会伤眼睛」,而是更具体的「看书多会导致近视」,「看电子书会导致近视」,「看电脑屏幕会导致近视」 1等等。

根据对身边人的观察,喜欢读书的人、喜欢看电子书的人、喜欢玩电脑的人确实很少有视力正常的,我想这多少算是这些说法形成的一个原因。但持有这种说法的人如果不是为了给自己不阅读找借口的话,往往就是缺乏对问题的深入思考。简单讲,这里他们把一个相关关系当成了因果关系

每个学过初中物理(甚至小学自然课)的人都明白,我们通常所说的近视2的形成主要是由于「连续长时间近距离用眼导致眼部睫状肌调节能力下降3。也就是说,近视的形成和你观看的对象没有直接关系,而和你的观看距离和连续观看时间有关。看书(无论电子的还是纸质的)、电脑、电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以多远的距离看,一次看多长时间。 Continue reading

© 2019 郝海龙

Theme by Anders Noré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