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看法

对魔术揭秘的一些看法

每次一场轰动的魔术表演结束后,网上开始风靡各种各样的揭秘视频似乎已经成为国内一个普遍的现象。拿这次春晚刘谦表演的魔术来说,播出不到两分钟,国内某知名社交网站上已经有了揭秘视频。尽管这个视频并不能完整的解释刘谦所表演的流程,但一些细节和原理是相同的。姑且不论揭秘者本人的动机如何(从动机入手从来都是hqsb的手法),先具体分析一下揭秘这件事情本身及其影响。

说到魔术,就不得不提著名的萨士顿三原则:

  1. 永远不说出魔术的秘密;
  2. 不在同一观众面前表演相同的魔术;
  3. 不先说明魔术的表演内容。

这三条原则被认为是所有学习魔术的人都应该遵守的戒条。首当其冲的第一条就是反对魔术揭秘;而第二条表达的意思其实是不要变相揭秘魔术,或者应该避免无意中泄露魔术的秘密。因为魔术是一种大量利用错误引导的艺术,当你在相同观众面前表演第二遍的时候,观众的注意力很可能就不会集中到魔术师希望他看的地方,魔术也就很容易被看穿。只有第三条主要是为了表演效果,尽管也有避免魔术秘密泄露的因素。

由此可见,魔术的秘密在魔术界是相当受重视的。原因也很容易理解,魔术这一行有其特殊性,刘谦的一句话很好的阐释了这一特殊性,原话我不记得,但大意是:“唱歌唱砸了,仍然可以叫做唱歌;跳舞跳砸了,仍然可以叫做跳舞;魔术演砸了,就不能叫做魔术了。”

魔术的魅力在于带给人们惊喜与神奇,无论用何种形式表现,其内核始终是魔术的秘密。当这个秘密人尽皆知的时候,魔术就变成了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你不会因为一个人爬到2层楼而惊奇,你会为一个人飞到2层楼而惊奇,但当你知道这个人之所以能飞上去不过是因为绑了一条绳子而已,你又会觉得很无聊。试想所有魔术的秘密都公开,也就不会存在魔术这门艺术了,这时,尽管刘谦能说会道,也许大家只会把他当成一个相声演员,而不是魔术师。而魔术带给人们的一些艺术享受却是其他艺术形式所无法替代的。

明白了魔术这个行业的特殊性,那么有关揭秘的规定就好理解了。首先,在魔术界,对于个人揭秘自己独立发明的魔术,几乎没有人反对。但更重要的一点是,当今绝大多数魔术(如果不是全部的话)都是对前人创作的重现或在前人创作基础上的修改,揭秘即是对前人创作的不尊重,这至少是不道德的。

此外,还应该注意的一点是,网上揭秘视频的来源无非以下两个:其一是一些懂魔术的人自拍,这要么是表演的人不守魔术师的戒条,要么就是教给这个人魔术的人不守戒条,而没有告诉他该如何做。其二是一些教学光盘,这些光盘本来就明确规定了不可以在公开场合放映,上传到一些公共视频网站本身就是侵权行为。而且既然是教学光盘,本身就默认学的人遵守魔术戒条,遵守这一行业的职业道德。

<

p>最后我说说动机。每个人都有好奇心,每个魔术师也都希望自己表演完之后,观众会惊呼:“是怎么做到的?”,而且只有这样,魔术表演才被认为是成功的。因此,基于好奇心,凭自己的聪明才智想到魔术的秘密,这非但没有错,事实上很多魔术师特别佩服这类人(但魔术师不会告诉他们想的对不对,否则也是揭秘魔术)。但是,如果只有这样的动机,说什么也不可能揭秘满天飞的,那么主要动机到底是什么?网上的推测很多,也许其中有正确答案。

说说老师

前些日子复习的时候,海泉和我发短信开玩笑,叫我「郝老师」,我不是个开不起玩笑的人,但是听到这个称呼还是很别扭,回了条短信很严肃的制止了他,不知道有没有把他吓到。

那索性说说老师吧。这应该是自初中以来,我第一次写文章来评价老师。期间这么多年不敢写老师是因为,当时的文章给我和我的朋友带来了极大的麻烦,至于什么样的麻烦,我不想多说,但是至少有一篇文章的后半部分至今还在我的老师那里,而我再也无法有当时的激情写出同样的文章。而问题是,那篇文章还不是专门评价老师的,而是我写的第一篇自传,只是里面零星的说了几个不好的老师,以及一些老师不好的所作所为。当然我也写了好老师,写了一些老师好的所做所为,不幸的是,他们没看到,而现在我自己也看不到了。

我想任何一个职业的从业人员都有好坏之分,老师自然也不例外。每个人都有做对做错的时候,老师当然也不例外。我在被没收的文章中没有点出任何一个老师的名字,只是分析了(可能不是客观的)一些行为,得出了自己的结论,然后就被指不该骂自己的老师。首先,我并没有骂;其次,我写的都是一些行为。不同意我的观点,可以告诉我哪里不对,但最终的结果是,我这个明明没有骂人的人,反而因为骂人的罪名又被老师骂。

有这样的前车之鉴,使我一直不敢重新提起这个话题。今天,我虽然已经没有那时的激情,但我想我可以比那时更加客观的说说老师。

简单来讲,老师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教会你考试,为了考试顺便教你些知识;一类教你知识,让你利用所学知识去应对考试。区分这两者很简单,一般前者总是在强调:这是标准答案!而后者往往说:世界上绝对没有绝对的事情。但不管怎么说,前者教出的学生考试成绩往往会高一些,很多人就依据这并不是那么严格客观的对比,说前者比后者好。

我的高中也许就有个例子。当然你很难说高中的老师不会为了高考,所以很难严格的说哪个老师是后一类的,我在这里强调一个相对的概念。我高中的语文老师可以算作后者,他一直只负责让你理解,至于讲题,往往是额外奉送,他自己给的主观题答案经常会和所谓的标准答案有出入,但这并不妨碍他是一个好老师,也不妨碍我们接受知识,不妨碍我们在考试中取得好成绩。然而有一次,他出差去了,让另一个所谓文科示范班的语文老师来代课,我们听了十分钟眼镜就掉了,从来没有人知道原来语文可以这么讲。一节课以题为中心,诗词赏析套着类似模板的东西居然能和答案八九不离十,文言文本来有两种解释的东西,也能出奇的与标准答案那一种统一。当然他也一再强调,他们班的最高分要高于我们班(他当然不敢强调思想比我们深刻,看问题角度比我们独到,视野比我们开阔),潜台词应该是因为答得答案比较「标准」。我们班的一些同学当即被这种讲课方式震撼,并且认为这个老师要比我们班的老师好。

整体而言,我并不说哪一类老师好(虽然就语文学科而言,显然后者对你的思想的形成更有好处),毕竟有些学科你只要应付考试就够了。有时候为了选拔的公平,不得不让所有人参加同样科目的考试,这就导致了一些科目本来和我们自己想学的东西没有任何关系,我们还不得不花大量的时间在上面,这样有一个老师告诉你该怎么考试,我想是很不错的。当然有人也会说高中的语文也不见得能对你的思想有多少启发——也许课本是没有,老师应该有。

没有人天生不喜欢学习,没有人天生不愿意学习,但有些人不喜欢学校学习,因为老师,因为考试。

但,我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放一首提到老师就想到的歌。

夜了醉了就想哭

作詞:林利南
作曲:Vehnee Saturno

我们应该承认
这个世界早已不同
有许多人很无奈的在放纵
在成长的过程
遇到的事如此伤人
有太多不必要的伤痕
其实就连最爱我的父母
最亲的人
都可能是最不了解我的人
更不要提有些人自以为清楚
自因为他可以决定你该走哪一条路
每次都夜了就醉
醉了就想哭
那些被误解的无助
那些要背负的幸福
失去你的痛楚
为何在夜了就醉
你可清楚
就算你不曾说出
我也不在乎

© 2019 郝海龙

Theme by Anders Noré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