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礼仪

北京地铁礼仪

北京的地铁已经不能算是一个正常的公共场合了。如果你不幸在早上上班时分挤过 1 号线、5 号线、13 号线……,你肯定会同意我的看法。

中国的火车向来是有限乘人数的,只不过不是车厢壁上那个数字,而是最多塞进去的人数。在某些上车人数比较多的大站,站台上的工作人员经常会帮忙把人推到车厢里,甚至在车门合拢时,也用手按着,在合拢瞬间把手抽出,以便车门可以顺利关闭。他们的手法如此娴熟,估计每天都会练习多次。就这样,还是有很多人必须等三四趟车过去才能勉强挤上去。而最后勉强被推到车厢里的乘客往往后背紧靠车门,这时车厢内的喇叭会响起「请勿手扶或倚靠车门,以免发生危险」。更有甚者,面冲车外,双手和脸贴在玻璃上,如果尖叫一声,肯定会把车门外的人吓得魂飞魄散。

在车厢里,你的感觉是能活着做人就不错了,奢论做人的尊严。夏天经常会有衣着暴露的女士,被迫贴在其他男士身上,动弹不得。如果说当今社会真有坐怀不乱的人,那人必然出现在北京地铁上。

每次在这种情况下,我心里想的是贝索斯之所以没有考虑把 Kindle 的 E-ink 屏幕弄得坚固一点,肯定是因为没有在北京坐过地铁。要不是中国有无数考虑中国国情的配件厂商生产出了保护套(有塑料板保护屏幕的皮套,木盒,铝合金壳,甚至铁盒),估计我的 Kindle 早就报废在路上了。

在这种特殊的环境中,一般的社会礼仪已经无法规范了。按照一般社会礼仪,你不可能在大街上随随便便往异性身上贴,除非你是个三岁小男孩而这个女人是你妈妈。而地铁则不同,车厢里人挨人,同呼吸,共命运,你说我性骚扰,我还说你骚扰我呢。

北京地铁还有所谓的安检制度,多少算是鸡肋,没有机场做的规范,这时候如果你背包就要小心了。

首先,安检的履带非常脏,如果你想很体面的去见一个客户的话,我建议你把公文包先放在另一个大包里背着,同时考虑到前面提到的状况,如果需要的话,请千万在公司也备一套正装。

其次,如果你的包里有怕压的东西,你务必注意提醒排你后面准备安检的人。由于我的包大,经常有人会把他的包随手扔到我的包上,每次我都为包里的电脑心酸。

考虑到以上种种情况,北京地铁似乎应该专门提倡一种「北京地铁礼仪」。我想礼仪至少应该包括以下几条,括号里是原因:

  1. 建议在早高峰时女士不要穿高跟鞋,如果是必需品,建议在单位备一双,或者至少背到包里。(在地铁中挪动高跟鞋很容易踩到人,小受毕竟不多,自己也容易崴脚,于人于己都不是好事。还能有什么比在早高峰地铁中挨着一个穿高跟鞋的女人更可怕?)
  2. 早高峰乘坐地铁时,车厢里挪动脚步,请尽量贴着地面滑动,以免踩到别人。(理由同上。)
  3. 排队安检时,请不要随意把自己的行李压在别人的行李上。(这个不用解释了吧。)

最后,欢迎补充。

郝海龙
2011 年 10 月 15 日

又及,本文无意探讨如何解决北京地铁拥堵问题,其实方法是现成的,只是很多人不理解,政府也不施行罢了。

电子邮件的格式与礼仪问题

作为一个培训机构的教师,由于工作原因,经常收到来自学生问问题的邮件。

我本人对于种种千奇百怪的问题和想法充满好奇,因此对于学生的问题,只要有时间并且问题在我的能力范围内,我都会尽可能告诉他们我自己的想法。

可是有很多同学的邮件却不那么让人舒服。倒不是说问的问题有多诡异,而是一些格式和礼仪方面的东西搞得很不爽。

但在谈到这些问题之前,允许我让一下步,以免有人认为我在吹毛求疵。尽管我本人是一个很苛求细节的人,但除非必要,一般我不会用同样的要求对待他人,接下来要讲到的格式与礼仪,我觉得已经可以算是电子邮件格式与礼仪的底限。

电子邮件其实可以算是现代书信,其格式也是从书信格式继承过来的。书信格式要素如下:称呼、正文、结尾、署名、日期。对于电子邮件来说可能还要加上一个标题。

任何一个电子邮箱都可以显示发送和接收时间,电子邮件格式就可以不署日期的。如果是和关系没那么密切的人交流,我想剩下的标题、称呼、正文、结尾、署名个要素应该都是必要的。

考虑到自己学识确实有限,一直不敢以老师自诩,渴望与学生进行平等的交流。同时,既然收件人是我,我也默认邮件就是写给我的,考虑到这一点,一般对于没有称呼的邮件我也不会太在意。

同时,我更关注邮件的核心内容,作为一个洒脱惯了的人,也不会太在意邮件结尾是否有祝福语。

因此对我来说,事实上邮件格式要求只有三点:一是有标题,二是有内容,三是有署名。可不幸的是,大多数邮件只包含前两条甚至只有第二条——内容。邮件署名的人凤毛麟角。

我一直认为小学的时候就学过书信写作,不应该不知道写信要署名。你既然给我写邮件应该知道我是谁,而你不署名,我却不知道你的名字,这让我感觉很不平等。我想,邮件署名应该是最基本的礼貌吧?

但看到一些学生的问题,确实非常迫切,同时考虑到我国小学教学确实不靠谱,我怀着善意揣测学生的动机,觉得这孩子可能真的是忘了小学书信写作的内容,于是我还是会认真的回复邮件。同时本着负责任的态度,为了避免他在其他的地方吃亏,会好意在邮件的最后强调署名这件事情。可收到的回复却是:

「实在没有想到不署名有不礼貌的嫌疑。」

「⋯⋯」

其实,署名这件事很简单,请 Google 一下「签名档」⋯⋯

最后,我希望我们真的能够平等交流,那么就请不要把同一个问题群发给n个老师,这样的话,我会默认你的问题已经被其他老师解决了;请不要使用「辛苦你啦,龙哥」这样的说法,搞得好像是领导在视察我的工作;请发短信也多少参照一下这个文章⋯⋯ ♦︎


「辛苦」这个词现在逐渐有了日语中「辛苦」的用法,对于这一重含义我并不反感。所以现在基本上不会太在意对我说「辛苦」二字了。

郝海龙
2017 年 8 月 8 日更新

© 2019 郝海龙

Theme by Anders Noré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