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罗永浩

为什么我喜欢罗永浩?

这篇写得有点流水账,有点语无伦次,有点没有中心,慎读。

不知道多少大学生还知道北大天网出的叫 Maze 的软件,在当年可以算得上是中关村附近的大学里男生下载 A 片必备工具之一。我也不例外。不过在看片看到审美疲劳之际,偶尔也会听一些轻松幽默的东西,这个时候我被一个题目中有「爆笑」两个字的音频吸引了,于是在我下载 A 片的间隙,第一次听到了老罗语录「拉斯维加斯离婚通道」。然后一发不可收拾,在网上广泛搜集老罗语录,可以说当时只要能在网上找到的老罗录音我全都听了一遍。

一开始只是觉得好玩,同时也觉得新东方的老师名不虚传,作为一个一直在「苦大仇深」的状态中学习英语的家伙,觉得只要能把课上得有意思了就算是好老师。但在反复听这些录音的过程中,发现他讲得内容并不只是搞笑,而是以搞笑地形式向你提出一些你从来没有思考过的问题,并讲述一些他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我当时试着将这些看法剥离出来看,发现有很多看法都于大众接受的普遍观点相悖。而人类对于这样的观点是不愿意去谈论和思考的,因为有些东西一旦被接受,就变得神圣不可侵犯,谈论一下即为亵渎。若不是他能以这样一种搞笑的形式将这些观点表达出来,很难想象听众不会本能的反感和厌恶;若不是听到了他的这些语录,我不知道要等到何时才能开始思考这些问题。对此我一直心存感激。

在意识到这些语录不仅仅是段子的时候,我开始阅读老罗的博客,由此知道了牛博网,也开启了我个人思想的启蒙之旅。我不仅阅读牛博网作者的文章,更重要的是,很多作者会列出一些他们喜欢的作品,也正是那个时候,我拣起了大一开始丢掉的读书习惯。我读了许多人文社科类书籍,这为我之后做 GRE 老师,申请出国留学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记得当时读过一本米尔顿·弗里德曼的《资本主义与自由》,后来在我的留学申请中,专门花了一段话来写弗里德曼和这本书对我的影响,等去了法国我才知道,这本书的法文版的译者正是面试我的主考官。当然也正是在阅读牛博网的过程中,让我学会了独立思考,找到了自己出国的真正理由。

在大二到大三的暑假时,我正在大学里小打小闹和朋友一起开公司,非常想看看象牙塔以外的创业是什么样子。此时恰逢老罗英语成立,我就赶紧申请了他们市场部的实习生,尽管当时他们的办公室小得连我一个工位都没有安排到,我自己甚至没有能够因此见到老罗,但这段经历让我觉得非常奇妙,毕竟也算是和自己的偶像一起共事过。我不确定这段实习时出台的校园推广策划案究竟起到了多大作用,但后来老罗去人民大学演讲时的很多设定都和我那份计划书一致,我想不至于全然无用。也正是那次演讲之后,我第一次和老罗说了几句话。紧张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最后做了个自我介绍,并表示很想和他说句话,估计还没来得及让老罗留下印象。

再次见到老罗时,我已经是他 GRE 班上的学生了。这个班当时只有 20 多个人,但我知道至少有两个人(包括我在内)后来成了 GRE 老师并都讲了和老罗一样的科目——填空(顺便说一句,现在那位同学和我又成了同事,他的工位就在我的隔壁,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他正在讲课)。上这个班的目的是为了扎扎实实听如何备考 GRE,但是 25 个小时的接触之后,在我眼里老罗的形象开始丰满,我觉得他是一个敢想敢干的理想主义者。而这一点,在我老师辈的成年人中太少见了,哪怕是我那很有原则的父亲,也会教导我要适应社会。而老罗展现出的生活状态,恰恰是每个心怀理想而又敢想敢干的年轻人所向往和追求的。

当我们看到一个活着的成年人,在一个犬儒主义如此泛滥的社会,没有沦陷,反而活得更加自由茁壮甚至嚣张,会觉得我们坚持的东西是有希望的:哪怕是这样一个社会,理想主义也是可以坚守的。尽管他现在至少有钱多金,在很多人看来已经算是成功人士,但我这样讲并不是因为他取得了什么傲人的世俗意义的成功。真正让我佩服的是他对理想的坚持,他愿意为理想付出代价的勇气,以及在这样一个社会付出了这样的代价之后依然活得很茁壮的能力。同时,他让我看到这样做付出的代价并不多,而如果我们每个人都可以这样做,我们反倒不用付出那么多代价了。因为我们意识到自己的自由往往是尊重别人自由的开始,当我们都在为理想而奋斗的时候,这个世界就会少很多冷嘲热讽。

我喜欢罗永浩,喜欢他不顾大家的冷嘲热讽而公开表示喜欢曾轶可,喜欢他一大把年纪追星的疯狂。我也喜欢他能在年近四十时,毅然决然抓住机会开始从事一个全新的但自己喜欢的行业。我知道很多人甚至不敢在众人面前表达一下内心的真实想法,更不用说动手去做了,在他们看来每个人只有能力从事自己已经掌握的行业,全然忘记了他们掌握的这些技能也是从无到有,又或者他们从来没有掌握过真正的技能?

在我看来,老罗从教育行业转行做手机,不过就是转行而已。仔细想想,你在你这一行「从入门到精通」用了几年?我想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转行最多也不过就意味着花相同时间再学一门新东西。这很辛苦,因为人都有惰性,但做过的人就知道,对于真正愿意做的人来说,并不难。有些业内人士说,他不知道做手机这行水有多深,其实我很想问问说这话的人,你知道水有多深用了几年时间?如果不知道,顶多也就是花相同的时间学一学么,这些都不难。其实对转行的人来说,最痛苦的莫过于内行人士的冷嘲热讽,但其实每个人在入行的时候总会面临一些看上去不怀好意的嘲讽,包括这些内行人士。他们能够成为内行人士,为什么你不可以?为什么老罗不可以?

所以,我乐得老罗创业成功,因为他的成功可以鼓励许许多多像他那样坚守理想并勇于实践的人。不过,即使老罗的手机事业最终结果并不理想,他依然是一个标杆,他的存在让我们可以更有信心地忽略那些不愿做事还整天说风凉话的人。对了,如果你在中国,也心怀理想,最好早点对风凉话免疫。

郝海龙
2015 年 8 月 26 日

闲话翻译(上):为什么讨厌老罗说脏话的人会喜欢乔布斯?

我的老师罗永浩(老罗)说话一直非常犀利,作为早年间听着他的语录成长起来的人之一,对此我已经习以为常了。事实上,从最开始我就对他说话的风格没有太多的意见,一方面是因为这种犀利和彪悍(剽悍?)早已经成了他幽默感的一部分,能让人发笑,引人深思,同时还能给听众留下深刻印象——印象很重要,印象深记得牢,也无怪乎后来有人琢磨所谓的「愤怒教学法」。

还有一方面原因是,我个人没有语言洁癖,对于脏话容忍度较高,只要不是辱骂我自己,我都持一种无所谓的态度。即便是骂我,我也想办法回敬即是,也不会从一个人是否说脏话来判断这个人是否道德有问题,而老罗经常被人诟病的一点就是他脏话太多。以至于他的投资人都看不下去让他改改习惯,不让他在微博上说脏话,但我想如果他对你说了「文明用语」四个字,你肯定也不会感到很爽。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老罗知,老罗在用这四个字的时候其实是想说「傻逼」两个字。

也正是因为老罗的犀利和彪悍,他在网上很不受一些人待见,原因无非是这个人满口脏话,说话不留情,得理不饶人,没有风度等等。至于能否从一个人言语犀利爱说脏话推出一个人没有风度,这本是见仁见智的事情,但我也能理解为什么一些人接受不了老罗这种风格。毕竟从传统上来说,我们追求一种温良恭俭让的美德,谦谦君子往往能给人留下一个正面的形象。有些人甚至认为风度大过一切,对于这部分人来说,宁做岳不群也不能做令狐冲,尽管他们自己可能不愿意承认。

前一段时间老罗和王自如在优酷对质,很多人又把「风度」揪出来说事,这本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有人说,真正的强者是那种面对诽谤和质疑能够保持微笑,保持从容的人。说这话的人想必是看美国大片看多了,以为每个企业家都该是碟中谍当中的汤姆·克鲁斯,在被冤枉的时候还能每十五分钟傻笑一次。我真想回敬一句,有些强者在的逆境中保持着一种泯灭人性的微笑,就是被你这样的「文明用语」逼的。

不过这样的言论对于老罗微博的评论框来说,早已是标配了,老罗看了什么感觉我不知道,但我猜可能已经麻木了吧,不过我可以肯定我们这些看热闹的早已经审美疲劳了。当两个人价值观不一样并且都无所谓对错时,这样的人冲突是不可调和也不必调和的。无非是一个人说话犀利,另一个人永远都接受不了说话犀利这件事情而已。

不过且慢,这真的是价值观的矛盾吗?我惊讶地发现,一些人一边骂老罗没有风度,一边又在疯狂地推崇乔布斯,仿佛乔布斯在他们眼里是一个翩翩君子。作为一个多少有点逻辑一致性的人,我很好奇他们是怎么做到的。但凡知道一点乔布斯生平的人,就该明白他说话的犀利程度比老罗有过之而无不及,Shit 和 Bozo 这样的词从不离口,据传,面试的时候会直接问被试的人 “Are you virgin?” 这样的问题。我设想,如果我是一个认为老罗没有风度并因此讨厌他的人,我也很难喜欢上一个成天张嘴就说笨蛋、狗屎、你是不是处男这样的人。

当我看到这一层的时候,有时候真的觉得这些人非傻即坏,不过仔细一想,这件事情也许还有别的可能。我们来设想一个逻辑一致的人,有没有可能因为风度问题讨厌老罗,同时又至少没那么讨厌乔布斯呢?我想是有可能的。

在我当老师的时候,我认为上课不应该出现 “Fuck” 这样的词,但一个前辈告诉我,这样最好,但其实也不尽然,取决于你用什么语气来说,然后他用一种搞笑的语气说了一句:“Oh, I’m fucking you.” 我听完之后,似乎也没觉得有什么冒犯的感觉,反而觉得很好笑。可当我和一个外国人谈起这件事的时候,他说他依然会觉得受了严重的冒犯,很讨厌老师上课用这个表达,甚至会投诉他。

后来又有一次,我和一个朋友去吃火锅,她不小心把筷子掉了,然后叫了一句 “Oh, shit.” 说完之后,她发现旁边有个外国人,顿时觉得大大不妥。不过,我突然意识到,周围也有很多中国人,这些中国人也不至于听不懂 “shit” 什么意思,但如果没有这个外国人,我们说这句话好像也就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时我意识到,由于一个人对于母语和第二语言的感知程度不一样,即使对一句相同的骂人话反应也是不一样的。就像很多有语言洁癖的人听不了「操」,但听 “fuck” 就没问题,尽管他也明白 “fuck” 这个词翻译成汉语就是「操」的意思。甚至同样是中国人,仅仅因为地域的差异,对于同一词的反应都不一样,比如「我靠」这个词。其实对于很多北方人而言,这只是个语气助词,因为我们的语言习惯中根本没有这个词,甚至根本不知道这个词什么意思,只是从周星驰大话西游中一句「我靠,I 服了 you.」中学来的,但一些南方人听来就非常刺耳。其实就像几个中国人 Shit 来 Shit 去,感觉没什么不妥,但母语是英语的人听了就很不舒服。

综上,如果有人仅仅因为风度的问题讨厌老罗,却又喜欢乔布斯,可能既不傻也不坏,只是因为老罗的骂人话更接地气,骂到了他的心坎上。

郝海龙
2014年9月22日

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创业故事II

我的老师罗永浩(@罗永浩可爱多 )2011年10月25日保利剧院演讲:

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创业故事II

点击这里查看去年的海淀剧院演讲: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创业故事

我的老师罗胖子

老罗在吉林大学的演讲

为了期末考试,明天的GRE的课我上不了了,我在老罗培训的GRE课就算上完了。发个老罗的演讲,可能是回到家乡的原因,比在我们学校效果好多了。

上集:

中集:

下集:

老罗培训第一天

42

今天是黑桃4.

这周开始试用twitter,除了发短信太贵以外,其余还好,不过这个缺点也被wifi克服了。我会在博客右边栏加一条“我的状态”,显示twitter的信息。以后我尽量把一两句扯淡的东西放到twitter上,就不写到博客里了(当然只看订阅的人就看不到了,所幸没多少人订我的博客)。不过这里先声明twitter的东西都只供造谣使用,千万不要轻信,如果你不幸相信了,那你最好不要认识我。如果你不幸既认识我,又相信了,那最好不要告诉我,告诉我后果自负。

这周总是出一些诡异的事情,首先是星期四晚上,我接到一条威胁诈骗短信,声称我做的事情他全知道,而且有证据,让我给他两万块钱索回。回了一句脏话,拉到黑名单里去了。

然后是在昨天,我收到一条奇异的短信,问我是不是某书(据说还比较畅销)的作者,我想这下我可成了名人了,赶紧在搜了一下这本书,那么我在这里郑重的告诉那个发给我短信的人,首先我不是这本书的作者,我自认我的水平还不够写一本书,其次,就算我现在写,写出来的也不会是这么烂的书。具体什么书,作者是谁我就不说了,说出来免得伤了她的自尊心,因为百度出来还是个美女,我很不愿意伤女生的自尊心,尤其是美女的,尤其是和我一个年级的美女的。(大家别瞎想了,不是一个学校的)

————————我是正文分割线—————————————————————————————

昨天从后海回来很累,很早就睡了,今天早上6点多就醒了,不甘心,又睡到7点。起床后收拾了一下东西,吃了个早饭(这个礼拜第一次吃),背着书包去了老罗培训上这个GRE课程。

前两天接到短信就很奇怪,老罗培训的教室居然在新中关。今天去了发现一个班只有不到四十个人,感觉齐爽无比(当年替某某人去新东方听课的时候,三四百人的教室快挤死了)。

首先是阅读的葛志福,这人比照片上的帅多了,讲课挺不错的,也挺搞笑的,有经典的培训老师的范,看来罗胖子还是弄了不少牛人过来。对他做的ppt也有极其深刻的印象,我不知道pc能不能做出同样的效果。令我比较遗憾的是美女老师赵晴去美国办事去了,不过被葛老师戏称为Mr. Monkey的侯仲红老师也不错(当然普通话除外),对同学也挺好的,他推荐我们搞个台式机键盘来适应机考,我突然想到幸好我还有个微软键盘没扔,于是下课后兴冲冲的跑到鼎好买了个6针口转usb的转换头,结果回来试了好久后,发现这个东西只适合鼠标,又跑到一家电脑店找二手的usb键盘,结果没有。算了,就用笔记本键盘吧,我的电脑键盘稍微大一点,差不多能应付考试了。

明天是填空和类反,老罗和黄斌,校长加CEO的超强组合,很值得期待,这个班真是超豪华阵容,有vip精品小班的感觉。

就写这些吧,好像全是溢美之词。这得益于某人,让我只看老师的优点。

————————我是结语的分割线————————————————————————————没什么好说的,今天是♠4,昨天很郁闷,今天好了,我要化郁闷为动力。再次提醒,twitter上的观点都很偏激,提醒小朋友们不要模仿。

© 2019 郝海龙

Theme by Anders Noré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