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翻译

GRE 数学关键概念

在中国大陆的 GRE 考生中一直流传着一种说法,即 GRE 数学非常简单。考虑到绝大多数 GRE 考生都是在校大学生或大学毕业生,如果你的数学水平达到国内高中毕业要求的话,这种说法本身并没有太大问题。尽管我们在中学阶段学习过的绝大多数数学概念在 GRE 数学考试中都有所涉及,但撇除语言因素,GRE 数学考试题目的难度远低于国内中学数学的难度。

但「不难」是否意味着一定能拿高分呢?我想很难给出一个肯定的答案。就算语言没有问题,你也得回想一下自己中学数学成绩到底如何,现在对于中学的内容还记得多少,对不对?

这个系列的文章正是给那些中学数学成绩不好,或者已经忘记得差不多的朋友准备的。我将按照 ETS 官方给出的 GRE 数学考试范围,参考 ETS 官方出版物 GRE Math Review,对 GRE 考试中经常涉及的一些关键概念做一些梳理。本系列文章将会有四篇,分别针对算术(Arithmetic)、代数(Algebra)、几何(Geometry)、数据分析(Data Analysis)四个方面,而这四个方面的正是 GRE 数学的全部考查范围。 Continue reading

关于《动物庄园》一些译法的讨论

我翻译的《动物庄园》(乔治·奥威尔 著)实体书已经上架一年多了,也收获了不少评论。其中代洲先生的评论比较了很多译本,并指出了我的一些不足,我觉得有必要做一下回应。

评论的部分内容摘录如下:

《动物农场》是了解极权主义的绝佳著作,而今中文译本已有十几个版本,如何挑选合适版本成为一个难题。在此我以书中第一章第二段为例,先贴出各版本的相关译文,后附上本人主观评分,供各位读者挑选时参考。

英文原文参考的是《Animal Farm: A Fairy Story (Penguin Modern Classics)》,第一章第二段原文如下:

As soon as the light in the bedroom went out there was a stirring and a fluttering all through the farm building. Word had gone round during the day that old Major, the prize Middle White boar, had had a strange dream on the previous night and wished to communicate it to the other animals. It had been agreed that they should all meet in the big barn as soon as Mr Jones was safely out of the way. Old Major (so he was always called, though the name under which he had been exhibited was Willingdon Beauty) was so highly regarded on the farm that everyone was quite ready to lose an hour’s sleep in order to hear what he had to say.

英文原文的词语并不复杂,具备初级英语能力者还是更推荐阅读原文,毕竟当年上架时是“儿童读物”。各译本基本上大意准确,但在一些小细节上还是能看得出质量高低,在此先解释几个关键词语。

  1. stirring: an initial sign of activity, movement, or emotion;fluttering: (of a bird or other winged creature) flap (its wings) quickly and lightly,因此这两个动作指的是静悄悄而又急促的行动。
  2. Middle White: a breed of domestic pig native to the United Kingdom,指的是英格兰一个家猪品种,查询维基百科得知是“中白猪”,所以大部分译本的“中等白鬃毛的公猪”译文显得啰嗦。
  3. Willingdon: 读音与 Wellington 很相似,但在英格兰指代的地点却不是一个地方。Willingdon 乃是英格兰东南部靠海的小镇,可译为“威林登”;Wellington 所指的几个地点大多在英格兰西南部地区威灵顿,地名取自第一代威灵顿公爵,就是在滑铁卢战役击败拿破仑的那位。虽不影响阅读,但还是希望译文更加准确。

本版译文如下:

当卧室的灯光熄灭的时候,一阵躁动划过整个庄园。白天大家都在传言:得过“中等白鬃”奖的老麦哲(从音译)在前一天晚上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很想就此与其他动物交流。大家一致同意,在确保琼斯先生离开之后,在大谷仓集合。老麦哲(他一直被这么称呼,尽管当时他参展时的名字是“威灵顿美人”)在庄园中的威望很高,大家都乐意牺牲掉一小时的睡眠来听他讲话。

简评:“一阵躁动划过”,让我联想起“一道闪电划过”,一词之差;“威灵顿美人”味道不对;“乐意”不如“宁愿”,故而评分7/10。

(后面是各译本对比,郝海龙 注)

对于这些评论,我先从最后的简评说起。

  • 「划过」这两个字是我故意这么用的。试想一下,如果我写一篇中文文章,使用了「一阵躁动划过」这个句子,确实之前没有人用过,但这句不会有人觉得不妥,反而能够体现出这种躁动的动态感和遍布整个庄园的感觉。也许有其他译法,但我不觉的我的译法差。
  • 「威灵顿美人」的原文是 Willingdon Beauty,是一头猪的名字,这个猪叫这个名字是庄园主起的,开始我还真不明白哪里差点意思。后来看了代洲先生对比其他译本得出的结论,我觉得他可能是认为「美人」作为一头公猪的名字不妥。所以我希望大家问一问英语为母语的人,他们是否觉得 Beauty 这个词用在雄性动物身上有点怪。 相信确实是有点怪,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这种怪,这种不妥就是乔治·奥威尔先生要传达给我们的意思。大家要知道,在这里我们要体现琼斯先生对动物的不在乎,对他来说动物是他的私有财产,他们可以随便取名,甚至可以给一个公猪起一个「美人」的名字。这一点显然也是动物们不喜欢的,应该也是大家不用这一名字的原因之一。结合上下文以及 Beauty 本身的词典释义,「威灵顿美人」是我认为最好的翻译,比「威灵顿帅哥」「威灵顿美神」和「威灵顿之美」都要好。最后,我想说说生活常识,一个不在意动物感受的人很可能在给动物起名字的时候忽略他的性别,很多宠物的名字并不能真实地反应其性别。
  • 关于「乐意」和「宁愿」,代洲先生只说了结论,并没有给出理由,所以大家完全可以读一下原文,看一下这里表示的意思是到底是「乐意」还是「宁愿」。「宁愿」的后面通常会接一个大家不得不做的事情,而且这种「不得不」通常还会带有比较。比如「我宁愿去死,也不会投降」,首先「去死」这件事肯定是通常不愿意干的,其次,需要用「投降」这件事做比较和衬托。在原文中,我既找不到动物们不愿做这件事情的理由,又找不到衬托,所以对于「宁愿」比「乐意」好的说法,我不能接受。

对于其他几点,我的回应如下:

  1. 地名的译法,确实是我考虑不周,没有过多注意,也参考过其他一些译本,没多想沿用了大家的译法。这一点我向代洲先生表示感谢。
  2. stirring 和 fluttering 两个词我译得确实不够传神。但这两个词这种译法我是经过考虑的,当时的我面临两个选择:1)略微啰嗦地译出静悄悄而又急促的感觉;2)维持用词简洁但想相对没有那么准确。我考虑了一下大家对这段话的感觉,最终选择了第二种。顺便说一句,其实很多英文单词译成汉语某个词之后,只对应该汉语词某一个意思或某一种感觉,如果你想准确传达这种感觉,就需要额外添加字词,最终的结果就是不够简洁,但如果不添加有时候又会出现不准确的情况。最好的情况是该汉语词在这种语境下刚好和英文词的意思一致,但并不是每次都能做到这一点。当然后来我看了代洲先生的对比,在这一点上,确实不如荣如德先生处理得好。
  3. 关于中白猪:这个词我在翻译时即查到过,最后翻译成「中等白鬃毛」时也纠结过,我的理由是写「中白猪」时,读者可能并不知道这是个什么奖,但「中等白鬃毛」这种相对啰嗦的表达,读者反而能够理解。从这个意义上讲,我希望读者能够体会到一种原文读者读书时看到这个词时的感觉。

对于其他版本的比较,我也简单说两句。作者推崇傅维慈先生用词自然的译法,比如「大家已经合计好」这样的说法。这个译法自然很好,但我想说的是「用词自然」本身是一个随着时间流动的概念。比如,我们需要考虑一些事情的时候,老一辈人可能会说「我斟酌斟酌」,但今天的人可能反而会觉得有点掉书袋,宁愿(这里有了比较对象应该用宁愿吧)直接用「考虑考虑」甚至「想一想」,不仅口语如此,书面语也有这个倾向。「合计好」这个词本身是一种口语说法,但在普通话语境中,是否依然是常用词呢?我很少听到。所以,我认为很多译本的用语都很自然,只是时代不一样了,每个时代用词自然的译本所用的词也会不同。

最后再次感谢代洲先生的评价,希望能和更多的人有这样的讨论和交流。

闲话翻译(下)

翻译的必要性

因为一些偶然的原因,我从事过一些翻译工作。最早是因为想去讲 GRE 填空,于是就把当时市面上能找到的所有填空题都翻译了一遍,其中《GRE 填空教程》黄皮书的翻译现在都可以在我的网站上找到,已经修订到了第八版,尽管 GRE 已经改革,这份资料对 GRE 学习来说依然有重要参考价值。在做培训讲师期间,也曾参与翻译过一些行业相关的资料,后来为了给自己两年的培训讲师工作做一个总结,牟足劲把之前只在业余时间翻译练手的《动物庄园》译完,并在字节社出版。

在我从事语言培训和翻译工作的过程中,深深觉得翻译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英文翻译尤其如此。你说你是日语大师,法语高手,西班牙语专家,甚至西夏文专家,我都不由得会肃然起敬,因为咱也不懂。可是你要说你搞得是英文翻译,我总能挑挑刺吧,毕竟咱也学过。于是你会发现,不论翻译质量如何,英文译著下面总会看到一些非常熟悉的评论。

经常见到的第一种评论是:读书一定要读原文,翻译没有必要。(尽管他本人看西班牙语的书也得看汉语翻译版本。)对于这种生活态度,我并没有意见,在大部分情况下我甚至同意他的观点,但我并不觉得翻译没有必要。

从文化的角度看,每一次翻译都是一次再创作,不可避免地包含了译者对这本书的理解,有时候我们去看译本甚至是冲着译者去的。也许有人会说,这样一来翻译的东西不就不准确了吗?关于翻译是否能够做到准确,我打算一会再说。在这里我想先说,很多时候我们并不需要那么准确,你很难说作者在写书的时候,他准确地用文字表达了自己的感觉,要知道很多感性的东西想用文字说清楚并不容易,在创作的过程中本身就会有准确性的损失。而当你阅读的时候,你也并不能完全再现作者当时的情绪,或者说完全没有必要去再现,本身阅读也是一种再创作,因此,准确性这件事情确实重要,但也许并没有有些人想得那么重要。

好比你随口问我几点时,我说现在是格林尼治时间下午3点31分26秒,你不会觉得「哇,好准确」,你心里想的是「神经病」。不光你不需要这样准确的时间,我这样啰嗦的表达方式还会耽误两个人的时间,影响效率。其实翻译的第二个好处就是效率的提高,就算你懂得这门外语,你使用这门外语的阅读速度未必就能赶得上母语,一份好的译本可以帮你节省时间。

同时,人们对于母语,往往更容易产生共情,正如我上篇文章说到的,为什么乔布斯骂人你不会觉得太难受,罗永浩骂人你就觉得这人真没风度。如果你选择直接读原文,也许你获得了更加准确的信息,但也因此丧失了部分共情体验,对于一些文学作品而言,这类体验往往更加重要。就拿《动物庄园》来说,当你阅读英文时,你可能不会有什么太强烈的感觉,但当你读中文译本时,你读到「所有的牛奶都特供给猪食用」这句话的时候,也许你就能感受到些什么。

经常见到的第二种评论是:这本书已经有好多个译本了,现在没必要出新译本。可是,正如我前面所说,翻译本身是一种再创作。既然创作,就有可能出现创作理念的不一样。前人的译本我觉得有些问题,或者我觉得还可以翻译的更好,那么我自己愿意重新翻译,我想他人也没必要太较真。更何况有些人练习翻译只是为了更好的学习语言。

同化与异化

前面这两类评论可以看做是对翻译必要性的质疑,一般做出这样评论的人往往是不会去看自己评论的东西的,作为译者本人,其实都可以直接忽略。但接下来说的这两类评论往往让人大跌眼镜:有人会评论「你的译文完全丧失了原文中的那种韵味」;还有些人会评论「你的译文翻译腔太重,译得不好」。

我觉得这两类评论可以认为是相互矛盾的两种看法。顺着这个思路,我想好好探讨一下翻译得准确性的问题,到底是风格更贴近原文更准确呢?还是更贴近翻译后的语言固有的表达习惯算是更准确呢?

这么说也许有一点太空,举个具体的例子。英文中有一句大家耳熟能详的谚语「Love me, love my dog.」,中文往往会用「爱屋及乌」这个成语去对应它。但「爱屋及乌」这样的翻译真的准确吗?非要说准确的话,是不是该译为「你喜欢我,就喜欢我的狗咯」?

翻译本身是把一种语言转化为另一种语言的过程。于是有人会认为,当我们把一句话从英语译成汉语时,译文应该尽量贴近汉语的表达习惯,这样一来,用一个大家耳熟能详的成语「爱屋及乌」来对应一句英文谚语,不仅接地气,而且成语对谚语这样的译法似乎也比较工整。

但我们在阅读一篇外国的文章时,我想也会希望能够同时感受外国的文化,外国人的表达习惯本身也是这种文化的一部分。也许翻译成「你喜欢我,就喜欢我的狗咯」,我们会读着不习惯,但我们感到不习惯难道不是正常的吗?我们看到任何的新东西,都会感到不习惯,你第一次听说「爱屋及乌」时,想必也不是很习惯吧。而如果你为了读着舒服,译成了「爱屋及乌」,那么你失去的将是一种新的文化体验。这时,请你告诉我,哪个翻译更准确?也许你就不会想当然地去回答了吧。

我们甚至可以把这个例子推向一个极端,比如说这话的人刚好手里牵着一条狗,这时你翻译成「爱屋及乌」非但不准确,还丧失了原有的一种一语双关的幽默感。相反,如果一个外国人讲得刚好是乌鸦的事情,你翻译成「爱屋及乌」非但准确表达了意思,还给原著增添了一种原本没有的趣味,这时可能「爱屋及乌」就好一些。也就是说,从艺术的角度讲,译著可能和原著有着不一样的甚至是更高的价值,当然这样的艺术价值是由作者和译者共同完成的。

每种语言表达习惯都或多或少有差异,有些词甚至在其他语言中没有对应,如何处理这样的表达习惯,如何翻译这样的词,都得译者在实际的翻译过程中进行拿捏,但无论是用哪种译法,只要能够解释通,你很难用别的可能性来证明这种译法是错的。

拿中文和英文来说,英文经常会出现复句从句,中文从传统的表达习惯来看,更喜欢用短句,简单句。于是有些人在翻译的过程中会把一个英文句子拆成几句话,如果你不这么做的话,会有人说你的译文不符合中文表达习惯,翻译不及格。但你以为你按照中文的表达习惯翻译就没问题了吗?永远不要低估读者的多样性,肯定会有人说,这样的句子丧失了原著一气呵成的感觉。

那么到底什么是对的,我想没有答案,学术圈对于这种没有答案的问题通常用分类讨论的方式来给出一个貌似确定的结论。比如,当我的译文翻译腔比较浓时,叫做「异化」,当我的文章更符合本土语言习惯时,叫做「同化」,至于同化和异化哪个好?何必这么较真呢?只是两种不同的风格而已,需要看具体的场景。

我对翻译的态度

说了这么多,其实我对翻译的态度大家想必也都明白了,翻译其实就是一个创作过程,作品是译者对原著的理解。你可以不喜欢一部译著,你可以认为它译得不好,但如果没有硬伤(类似把 you 翻译成「我」这样的算硬伤),你很难说译者得哪种译法有问题。

至于我自己喜欢哪种译法?如果是翻译考试题,我会尽量采用直译,就算出现了一些成语或者谚语,我也只在不影响一一对应的前提下去使用,这样的话更方便做题。

如果是文学作品,请允许我先买个关子。我不懂日语,但喜欢看夏树静子的小说,看的是王鹏帆的译本,他的译著读起来很顺畅,于是我情不自禁地在微博称赞了他的译本。于是他就和我交流了一下他翻译的过程:先把原文读一遍,然后在脑子里形成一幅画面,最后用汉语吧这幅画面表达出来。没错,这也是我喜欢的翻译方式。

郝海龙
2014年9月22日

闲话翻译(上):为什么讨厌老罗说脏话的人会喜欢乔布斯?

我的老师罗永浩(老罗)说话一直非常犀利,作为早年间听着他的语录成长起来的人之一,对此我已经习以为常了。事实上,从最开始我就对他说话的风格没有太多的意见,一方面是因为这种犀利和彪悍(剽悍?)早已经成了他幽默感的一部分,能让人发笑,引人深思,同时还能给听众留下深刻印象——印象很重要,印象深记得牢,也无怪乎后来有人琢磨所谓的「愤怒教学法」。

还有一方面原因是,我个人没有语言洁癖,对于脏话容忍度较高,只要不是辱骂我自己,我都持一种无所谓的态度。即便是骂我,我也想办法回敬即是,也不会从一个人是否说脏话来判断这个人是否道德有问题,而老罗经常被人诟病的一点就是他脏话太多。以至于他的投资人都看不下去让他改改习惯,不让他在微博上说脏话,但我想如果他对你说了「文明用语」四个字,你肯定也不会感到很爽。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老罗知,老罗在用这四个字的时候其实是想说「傻逼」两个字。

也正是因为老罗的犀利和彪悍,他在网上很不受一些人待见,原因无非是这个人满口脏话,说话不留情,得理不饶人,没有风度等等。至于能否从一个人言语犀利爱说脏话推出一个人没有风度,这本是见仁见智的事情,但我也能理解为什么一些人接受不了老罗这种风格。毕竟从传统上来说,我们追求一种温良恭俭让的美德,谦谦君子往往能给人留下一个正面的形象。有些人甚至认为风度大过一切,对于这部分人来说,宁做岳不群也不能做令狐冲,尽管他们自己可能不愿意承认。

前一段时间老罗和王自如在优酷对质,很多人又把「风度」揪出来说事,这本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有人说,真正的强者是那种面对诽谤和质疑能够保持微笑,保持从容的人。说这话的人想必是看美国大片看多了,以为每个企业家都该是碟中谍当中的汤姆·克鲁斯,在被冤枉的时候还能每十五分钟傻笑一次。我真想回敬一句,有些强者在的逆境中保持着一种泯灭人性的微笑,就是被你这样的「文明用语」逼的。

不过这样的言论对于老罗微博的评论框来说,早已是标配了,老罗看了什么感觉我不知道,但我猜可能已经麻木了吧,不过我可以肯定我们这些看热闹的早已经审美疲劳了。当两个人价值观不一样并且都无所谓对错时,这样的人冲突是不可调和也不必调和的。无非是一个人说话犀利,另一个人永远都接受不了说话犀利这件事情而已。

不过且慢,这真的是价值观的矛盾吗?我惊讶地发现,一些人一边骂老罗没有风度,一边又在疯狂地推崇乔布斯,仿佛乔布斯在他们眼里是一个翩翩君子。作为一个多少有点逻辑一致性的人,我很好奇他们是怎么做到的。但凡知道一点乔布斯生平的人,就该明白他说话的犀利程度比老罗有过之而无不及,Shit 和 Bozo 这样的词从不离口,据传,面试的时候会直接问被试的人 “Are you virgin?” 这样的问题。我设想,如果我是一个认为老罗没有风度并因此讨厌他的人,我也很难喜欢上一个成天张嘴就说笨蛋、狗屎、你是不是处男这样的人。

当我看到这一层的时候,有时候真的觉得这些人非傻即坏,不过仔细一想,这件事情也许还有别的可能。我们来设想一个逻辑一致的人,有没有可能因为风度问题讨厌老罗,同时又至少没那么讨厌乔布斯呢?我想是有可能的。

在我当老师的时候,我认为上课不应该出现 “Fuck” 这样的词,但一个前辈告诉我,这样最好,但其实也不尽然,取决于你用什么语气来说,然后他用一种搞笑的语气说了一句:“Oh, I’m fucking you.” 我听完之后,似乎也没觉得有什么冒犯的感觉,反而觉得很好笑。可当我和一个外国人谈起这件事的时候,他说他依然会觉得受了严重的冒犯,很讨厌老师上课用这个表达,甚至会投诉他。

后来又有一次,我和一个朋友去吃火锅,她不小心把筷子掉了,然后叫了一句 “Oh, shit.” 说完之后,她发现旁边有个外国人,顿时觉得大大不妥。不过,我突然意识到,周围也有很多中国人,这些中国人也不至于听不懂 “shit” 什么意思,但如果没有这个外国人,我们说这句话好像也就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时我意识到,由于一个人对于母语和第二语言的感知程度不一样,即使对一句相同的骂人话反应也是不一样的。就像很多有语言洁癖的人听不了「操」,但听 “fuck” 就没问题,尽管他也明白 “fuck” 这个词翻译成汉语就是「操」的意思。甚至同样是中国人,仅仅因为地域的差异,对于同一词的反应都不一样,比如「我靠」这个词。其实对于很多北方人而言,这只是个语气助词,因为我们的语言习惯中根本没有这个词,甚至根本不知道这个词什么意思,只是从周星驰大话西游中一句「我靠,I 服了 you.」中学来的,但一些南方人听来就非常刺耳。其实就像几个中国人 Shit 来 Shit 去,感觉没什么不妥,但母语是英语的人听了就很不舒服。

综上,如果有人仅仅因为风度的问题讨厌老罗,却又喜欢乔布斯,可能既不傻也不坏,只是因为老罗的骂人话更接地气,骂到了他的心坎上。

郝海龙
2014年9月22日

GRE 填空教程英汉对照 v8.1 精排版

GRE 填空教程黄皮书

GRE 填空教程黄皮书

在第8版发布后,冷楠老师和我说翻译的内容是他见过最准确的,但排版是在太差,于是他和我分别针对这个文档重新排版,同时修正了一些错误,于是有了 8.1 版。下载链接:

  1. 冷楠老师用 Pages 精排的 8.1 版[PDF]
  2. 郝海龙用 LaTeX 精排 8.1 版 [PDF]

如果你觉得这份资料对你有帮助,你可以点击这里请我喝咖啡

刚刚完成,实在太累,把 LaTeX 版的前言摘录在此吧:

Continue reading

《动物庄园》主要译名对照表

主要译名对照表

I.   猪

老麦哲:原文为Old Major,本意为「老少校」,他的演讲为动物起义奠定了理论基础。

拿破仑:原文为Napoleon,动物庄园最高领袖,实际掌权者。

斯诺鲍:原文为Snowball,本意为「雪球」,动物庄园前期领袖之一,后被拿破仑驱逐。

斯奎拉:原文为Squealer,本意为「发出尖叫的人」,也有「打小报告的人」,「号角」的意思,动物庄园领袖之一,主要负责政治宣传工作。

米尼莫斯:原文为Minimus,本意为「最小的东西」,善于写诗,主要工作是为拿破仑写赞歌。

品客艾:原文为Pinkeye,本意为「粉红眼」,负责为拿破仑试吃食物,以防下毒。

II.马

布克瑟:原文为Boxer,本意为「拳击手」,动物庄园最为忠心,勤恳的劳动者,临近退休时被拿破仑卖到屠马场。

克莱弗:原文为Clover,本意为「苜蓿」,布克瑟的最为亲密的朋友。

III. 驴

本杰明:原文为Benjamin,动物庄园年龄最大、脾气最差的动物。

莫丽:原文为Mollie,为琼斯拉车的白色小母驴,后叛逃出动物庄园。

IV. 其他动物

穆里尔:原文为Muriel,山羊,常与本杰明、克莱弗在一起的白色母山羊。

布鲁贝尔:原文为Bluebell,本意是「风铃草」,母狗。

杰西:原文为Jessie,母狗。

品彻:原文为Pincher,本意是「钳子」,公狗。

摩西:原文为Moses,乌鸦。

V.人

琼斯:原文为Jones,动物起义之前曼娜庄园(Manor Farm,动物庄园本名)庄园主。

皮尔金顿:原文为Pilkington,与动物庄园相邻的福克斯伍德庄园(Foxwood Farm)庄园主。

弗里德里克:原文为Frederick,与动物庄园相邻的品彻菲尔德庄园(Pinchfield Farm)庄园主。

温伯尔:原文为Whymper,威灵顿的生意人,长期担任动物庄园与外界联系的中间人。

《动物庄园》译后记+全书目录

译后记

第一次看《动物庄园》这本书还是在初中的时候。当时对书中的政治隐喻并不能完全理解,但还是被小说荒诞的故事情节迷住了。我清晰地记得有一次班主任让我们搜集名言警句,我随手就写了一句「所有动物一律平等,但有些动物比其他动物更加平等」,结果全班同学看了都不知所云。

上了高中以后对这本书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同时开始在全班范围内推荐这本书。不幸的是,当时班上所有同学判断一本书是否值得一读的标准是对高考有没有帮助,于是尽管在听完我介绍之后,大家对此书都表现出浓厚的兴趣,但最终基本上没有人看。当时语文老师还让我们续写名著练笔,我就续写了《动物庄园》,结果他的评价是「没有看过《动物庄园》,像这样的小众书籍不推荐续写,哪怕要续写,也应该对前面的情节有所交待」。这件事让我大吃一惊:我想《动物庄园》在西方世界的影响力排行榜中如果说排不进前十位,也至少在前二十之列,而我们这位语文老师在整个高中也算是最博学的一位。我甚至想亲自去办公室给他推荐一下这本书,不过想了想高考是指挥棒,也就作罢了。

2008年,在上大学期间,有幸看到了这本书的英文原版。当时自己的英语水平很差,考虑到兴趣可能是学习的一个重要的动力,于是就开始以学习为目的翻译这本书。当时只译了前两章,译文质量很差,一些英文习语常常翻译错。到了2009年,英文阅读水平稍有起色,陆续又译了三四两章。同时想到自己翻译文章既然是为了学习,就不如发到网上让大家批评指正,于是就放到了当时刚刚兴起的翻译网站译言。非常感谢译言网的网友指出了我不少错误。后来因为学习和工作的原因,这本书也就没有再接着译下去。

2010年,我阴差阳错地成了一名GRE教师。GRE作为北美研究生入学考试,题目当中涉及了很多英美文化概念,其中不乏一些政治学概念。在教学过程中发现,中国大部分学生只要不是学相关专业的,在政治、经济、法律、艺术等方面就存在着常识性的欠缺。因此某些相关概念解释起来非常费劲,但我注意到乔治·奥威尔的两本小说(《动物庄园》和《1984》)当中很具体形象地描述了一些相关概念,于是就经常在课堂上推荐这两本书,有时也会选择书中的一些事例来讲解相关概念。有些同学课后注意到我的博客上有我自己翻译的《动物庄园》前四章,就用微博或者邮件询问,什么时候能翻译完。我一般都回复说,翻译这本书纯粹出于兴趣,得等到时间比较宽裕的时候才会继续翻译。同时我会推荐一些其他人的译本。但令我惊讶的是,有些朋友会再次回复,说我的翻译要比我推荐的译本更好。这是我没有想到的。

于是我找来两三部经典译本,与自己的译本对照了一下。发现最大的差别是,我的译本更贴近当下汉语的使用习惯。一些老译本毕竟年代久远,难免会出现一些生涩的表达。这无疑又成了我继续翻译此书的动力。

今年上半年推掉了很多工作,日子稍微清闲了一点,就想起了这本书。做了两年多出国考试培训教师,英语水平比以前有了大幅提高,翻译起来也更加有信心。于是就重新把前四章修订了一遍,又一鼓作气译完了后面的六章。

可以说,这本书与我有着不解的渊源。

还有一点要说明的是,书的标题英文原文是 Animal Farm,译成中文一般有三种译法,分别是「动物农场」、「动物农庄」、「动物庄园」。开始翻译为「动物庄园」纯粹是因为自己看的第一个版本就是这个译名,后来自己认真思考了一下,觉得「动物农场」和「动物农庄」似乎更合适一些,但读来读去还是喜欢「动物庄园」这个名字,也就没改,权且当做是译者的一种特权吧。

郝海龙
2012年6月2日

全书目录:

动物庄园

本书电子版已经在「字节社网上书城」上架(2012年7月30日),本博客只提供前三章试读。
【英】乔治·奥威尔/郝海龙/


本书已在豆瓣阅读和多看书城上架,2013年11月24日更新。

诗:乔布斯的情书试译

早就说过乔布斯是个诗人。最近出版的《史蒂夫‧乔布斯传》(Steve Jobs by Walter Isaacson)中,在第40章(中文版第39章)有一封他写给妻子的情书,看完之后,更加坚定了我的看法,这就是一首美妙的诗歌。好歹我自诩诗人,那我就按自己的方式翻译翻译:

乔布斯的情书

郝海龙/译

直觉的指引
让我在二十年前
对陌生的你
一见钟情
在阿瓦尼
下雪的一天
我们成婚

多年过去
我们有了孩子
同甘共苦
却不心生厌倦

二十年后
我们已经老了
爱——
依然在生长
一起经历了那么多
现在又回到了
开始的地方

岁月把皱纹刻在
你我的脸上
也刻满了你我
更加深邃的心
心里装了更多的
哀愁悲喜
而我们依然在一起
我也更加爱你

原文如下:

Steve Jobs’ love letter:

We didn’t know much about each other twenty years ago. We were guided by our intuition; you swept me off my feet. It was snowing when we got married at the Ahwahnee. Years passed, kids came, good times, hard times, but never bad times. Our love and respect has endured and grown. We’ve been through so much together and here we are right back where we started 20 years ago – older, wiser – with wrinkles on our faces and hearts. We now know many of life’s joys, sufferings, secrets and wonders and we’re still here together. My feet have never returned to the ground.

关于翻译的废话:

  1. 情书主要表达的是感情,因此本诗主要采用意译而非直译。
  2. 为了诗歌的韵味和情书的效果,我调整了部分原文的语序,想看正序版,直接看中信出版社出的中文版的《史蒂夫‧乔布斯传》就行。中文版传记基本上是直译。
  3. 原文中”love and respect”我简单翻译为「爱」,主要考虑到汉语「爱」的含义很广,其实”respect”(尊敬,敬爱)也是爱的一种。
  4. 原文中” good times, hard times, but never bad times”我也采用的意译的方式,最后的”bad times”我翻译为心生厌倦,是因为只有彼此相爱才能让糟糕的时光变得不糟糕,所以”bad times”就应该是心生厌倦之时。
  5. 原文中” We now know many of life’s joys, sufferings, secrets and wonders”我采用的缩略翻译方式,这里的”joys, sufferings, secrets and wonders”(喜悦,痛苦,秘密,奇迹)我就翻译成「哀愁悲喜」,个人感觉这里无非是要强调懂得了更多。
  6. 原文中”swept me off my feet”与后面的”my feet have never returned to the ground”照应,但”swept me off my feet”直译很奇怪,所以这里意译为「一见钟情」,为了体现原文的照应关系,最后生补了一句「我也更加爱你」。
  7. 译文尽量贴近我自己诗歌的风格,但到最后基本还是走偏了。请各位批评。

狡童

《狡童》是诗经里的一篇。

百度百科的翻译很好玩,转载如下(原文链接http://s.olo.la/AvSE

狡童

彼狡童兮,不与我言兮。
维子之故,使我不能餐兮。
彼狡童兮,不与我食兮。
维子之故,使我不能息兮。

【译文】

那个漂亮的小坏蛋,不肯和我说话。只因为你的缘故,使我怎么也吃不下饭。
那个漂亮的小坏蛋,不肯陪我吃饭。只因为你的缘故,使我怎么也睡不安。


注:现在的版本已经不是这个了。2014-4-26

 

郝海龙译美国的《小学生守则》

译文:

美国小学生守则

1.总是称呼老师的头衔或者姓。

2.按时或稍微提前一点到校。

3.回答问题时先举手。

4.你可以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和老师讲话。

5.缺课时要补齐你所缺的课程。如果需要,可以向老师或同学求助。

6.如遇紧急情况,要先告诉老师,并索取耽误课程。

7.所有的作业必须是自己完成的。

8.考试时不要作弊。

9.如果在听课时遇到困难,可以约见老师,他会很乐意帮你。

10.当你缺勤或迟到时,请带着家长开的假条。

11.唯一可以作为缺勤的理由是自己生病、家人去世或者宗教节日。其他所有不来上课的理由都是违规的。

12.老师提问并且没有指定某一同学来回答时,知道答案的同学都应该举手。

以下为英文原文,来自互联网:

American elementary school rules
1. Always call the teacher by their titles or their last names. 
2. Come to school on time or you man come a little bit earlier.
3. Please raise your hand when answering questions.
4. You may talk to your teacher in your seat.
5. Make up for all the homework you miss when you take a leave of absence. Ask the teacher or your classmates if you need help.
6. In case of emergency, please tell your teacher in advance and ask the teacher for homework.
7. You must complete all work by yourself.
8. Don’t cheat when taking a test.
9. If you have difficulty in class, please make an appointment with your teacher. He/she will be glad to help you.
10. Please bring in a note from your parents when you are absent or late for school.
11. The only excuse you may have to be absent from school is that when you are sick, family members pass away or when it is a religious holiday. All excuses for not coming to school are considered illegal.
12. When the teacher asks a question, he/she does not mean any specific student to answer questions, those who know the answers must raise their hands.

© 2019 郝海龙

Theme by Anders Noré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