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诗人

诗:乔布斯的情书试译

早就说过乔布斯是个诗人。最近出版的《史蒂夫‧乔布斯传》(Steve Jobs by Walter Isaacson)中,在第40章(中文版第39章)有一封他写给妻子的情书,看完之后,更加坚定了我的看法,这就是一首美妙的诗歌。好歹我自诩诗人,那我就按自己的方式翻译翻译:

乔布斯的情书

郝海龙/译

直觉的指引
让我在二十年前
对陌生的你
一见钟情
在阿瓦尼
下雪的一天
我们成婚

多年过去
我们有了孩子
同甘共苦
却不心生厌倦

二十年后
我们已经老了
爱——
依然在生长
一起经历了那么多
现在又回到了
开始的地方

岁月把皱纹刻在
你我的脸上
也刻满了你我
更加深邃的心
心里装了更多的
哀愁悲喜
而我们依然在一起
我也更加爱你

原文如下:

Steve Jobs’ love letter:

We didn’t know much about each other twenty years ago. We were guided by our intuition; you swept me off my feet. It was snowing when we got married at the Ahwahnee. Years passed, kids came, good times, hard times, but never bad times. Our love and respect has endured and grown. We’ve been through so much together and here we are right back where we started 20 years ago – older, wiser – with wrinkles on our faces and hearts. We now know many of life’s joys, sufferings, secrets and wonders and we’re still here together. My feet have never returned to the ground.

关于翻译的废话:

  1. 情书主要表达的是感情,因此本诗主要采用意译而非直译。
  2. 为了诗歌的韵味和情书的效果,我调整了部分原文的语序,想看正序版,直接看中信出版社出的中文版的《史蒂夫‧乔布斯传》就行。中文版传记基本上是直译。
  3. 原文中”love and respect”我简单翻译为「爱」,主要考虑到汉语「爱」的含义很广,其实”respect”(尊敬,敬爱)也是爱的一种。
  4. 原文中” good times, hard times, but never bad times”我也采用的意译的方式,最后的”bad times”我翻译为心生厌倦,是因为只有彼此相爱才能让糟糕的时光变得不糟糕,所以”bad times”就应该是心生厌倦之时。
  5. 原文中” We now know many of life’s joys, sufferings, secrets and wonders”我采用的缩略翻译方式,这里的”joys, sufferings, secrets and wonders”(喜悦,痛苦,秘密,奇迹)我就翻译成「哀愁悲喜」,个人感觉这里无非是要强调懂得了更多。
  6. 原文中”swept me off my feet”与后面的”my feet have never returned to the ground”照应,但”swept me off my feet”直译很奇怪,所以这里意译为「一见钟情」,为了体现原文的照应关系,最后生补了一句「我也更加爱你」。
  7. 译文尽量贴近我自己诗歌的风格,但到最后基本还是走偏了。请各位批评。

悼念乔布斯

Steve Jobs (1995-2011)

A Poet and Hero

我觉得乔布斯是一个诗人。谨以此句悼念乔布斯。

诗 | 无名高地

第一次听说无名高地
是在高中的时候
我正和Rockhead兄
捧着一本摇滚杂志

我非常感谢这本杂志外面
有一个塑料封套
否则我不知道
我在学校订的这本书
能否通过层层审查
顺利的送到我的手上

每次在阅览课上看这本杂志
周围的人都会投来异样的目光
尤其是看到某些音乐节上
一些赤裸上身的少女

就在这本书的某一页
看到了无名高地
并因此对北京的摇滚现场
心驰神往

可我在回龙观待了半年多
直到这个月才知道
无名高地酒吧就在
步行二十分钟的地方

今天我又路过这里
从一楼的玻璃门上
看到自己形销骨立的影像
我马上摆出一副
鄙夷的表情

我看到一个
没时间听摇滚乐的文艺青年
以及一个很长时间没写诗的诗人
真想羞愤自尽

郝海龙
2011年2月22日

© 2019 郝海龙

Theme by Anders Noré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