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读书

你有没有注意到现在人们都是怎样互相伤害的?

Ray Bradbury (雷·布拉德伯里)的著名小说 Fahrenheit 451(《华氏 451》)第一部分中 Clarisse(克拉莉丝)曾对主人公 Montag(蒙塔格)用一番话来回答她为什么不去学校,我是试译如下(原文附在文末):

和大家在一起很好。但我不认为和一群人在一起却不让我说话就算是社交,你觉得呢?一个小时的电视课,一个小时的篮球或棒球课,再来一个小时的抄写历史或绘画,然后是更多的运动,但是你知道吗?我们从来都不问问题,至少大部分人不问;他们只会把答案塞给你,咣、咣、咣,而我们只是坐在那里听视频里的老师讲四个多小时课。这对我来说根本不是社交。这就是大量的水从无数个漏斗的口中涌入,从底部流出,然后他们就告诉我们这是酒,其实根本不是。等到一天结束,我们已经被他们折腾得精疲力竭,什么事都干不了,只好要么上床睡觉,要么去游乐场欺负周围的人,要么就拿着大钢球去砸窗乐园砸窗玻璃,去砸车乐园砸车。或者开车出去在街头狂飙,看自己开得离路灯柱能有多近,也可以玩玩「胆小鬼」或「撞轮毂」的游戏。我猜他们说的没错,我完全就是那样(不合群),我一个朋友都没有,这或许能够证明我确实不正常。但我认识的每一个人不是在嚎叫狂舞,就是在互相殴打。你有没有注意到现在人们都是怎样互相伤害的?

等到一天结束,我们被他们(996、学校、补习班)折腾得精疲力竭,什么事都干不了(当然也不能思考),只能要么上床睡觉,要么上网上欺负别人……你有没有注意到现在人们都是怎样互相伤害的?


Fahrenheit 451 引文的英文原文如下:

….Being with people is nice. But I don’t think it’s social to get a bunch of people together and then not let me talk, do you? An hour of TV class, an hour of basketball or baseball or running, another hour of transcription history or painting pictures, and more sports, but do you know, we never ask questions, or at least most don’t; they just run the answers at you, bing, bing, bing, and us sitting there for four more hours of film-teacher. That’s not social to me at all. It’s a lot of funnels and a lot of water poured down the spout and out the bottom, and them telling us it’s wine when it’s not. They run us so ragged by the end of the day we can’t do anything but go to bed or head for a Fun Park to bully people around, break window-panes in the Window Smasher place and wreck cars in the Car Wrecker place with the big steel ball. Or go out in the cars and race on the streets, trying to see how close you can get to lampposts, playing “chicken” and “knock hub-caps”. I guess I’m everything they say I am, all right. I haven’t any friends. That’s supposed to prove I’m abnormal. But everyone I know is either shouting or dancing around like wild or beating up one another. Do you notice how people hurt each other nowadays?

Ray Bradbury Fahrenheit 451

书单还是要开:推荐几部国内合法出版物

书单还是要开,不开就忘记了,忘得好像根本不曾存在过。以下书籍均为国内合法出版物,即全部都经过了审查,有一些因为审查而有删节(不一定会注明),有一些翻译版本因审查而做了修改,依然值得阅读。

  1. 《自由选择》【美】米尔顿·弗里德曼,罗斯·弗里德曼 著,张琦 译,机械工业出版社(2013)
  2. 《社会契约论》【法】卢梭 著,李平沤 译,商务印书馆(2010)
  3. 《通往奴役之路》【英】哈耶克 著,冯克利 等 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5)
  4. 《极权主义的起源》【美】汉娜·阿伦特 著,林骧华 译,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4)
  5. 《布达佩斯往事:冷战时期一个东欧家庭的秘密档案》【美】卡蒂·马顿 著,毛俊杰 译,南京大学出版社(2019)
  6. 《华氏 451》【美】雷·布拉德伯里 著,于而彦 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17)【注:此书我并未看过中文译本,只是选择信任上海译文出版社。】
  7. 《笑忘录》【法】米兰·昆德拉 著,王东亮 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19)
  8. 《银河英雄传说》【日】田中芳树 著,蔡美娟 / 陈惠莉 / 郭淑娟 译,南海出版公司(2014)

1—5 为非虚构类书籍,6—8 为小说。看了有什么用?没用,都是闲书。

开始游戏

在我们的传统文化中,读书一直都是备受推崇的一种学习和了解世界的手段。俗语有云「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似乎读书不仅仅是一种学习手段,更是惟一或至少是最好的学习手段。在我们有意识起,我们的父母也会一直劝我们好好读书。先不管用什么样的手段,也不管效果如何,我想至少起到了一个作用,就是让我们认为读书是重要的,甚至是最重要的或者惟一重要的。

我自己也喜欢读书,一方面是因为和大家经历过类似的教育和文化的影响,另一方面是因为我的的确确在书本中学到了知识和技能,而让我得以维持现在物质生活的大部分知识和技能也恰恰来源于此。因此,从我个人角度讲,我没有办法否认读书的重要性。但当我们回顾历史,我们会发现其实书籍也无非是特定条件下比较好的一种人类经验的载体。文字发明之后,由于我们生产力的局限,我们要最有效率地保存人类的知识和技能,书籍似乎是最佳选择。在这样的年代,人们推崇读书,并且把读书放到一个至高无上的地位是理所当然的。

但在今天这样一个社会,有很多之前主要靠书籍或者书面材料传递的知识或信息已经被其他媒介所取代了。比如,要介绍某种机器的操作方法,我想任何书籍似乎都比不上一段清晰的视频。这时候,「读书」这种学习方法的相对重要性似乎就值得大家重新思考了。
Continue reading

诗 | 既然你明白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是的,我明白
不仅我明白
柏拉图也明白
写在了书里
亚里士多德也明白
写在了书里
洛克也明白
写在了书里
卢梭也明白
写在了书里
康德也明白
也写在了书里
孔子也明白
他的弟子帮他写在了书里
贾谊范仲淹都明白了
也写在了书里

读书越多
越是什么都不敢说
不敢写

无论说什么
写什么
都看着像——
剽窃

甚至这首诗
我都是剽窃爱默生的

郝海龙
2013年11月15日

我们的生活会需要电子书

高中以前,我一直生活在一个小县城,县城里盛行教育恐怖主义,因此卖得最好的书籍都是教辅参考书,这样的后果就是,书店里除参考书之外也就只剩下四大名著了,当然在一些人眼里四大名著其实也只不过是语文课本参考书目而已。

在贝塔斯曼和卓越这样的购书网站流行起来之前,托亲戚朋友从外地带书回来就成了我的课外书籍主要获取方式。刚上初中时,我让舅舅给我从西安带一些小说回来,但我并不知道买谁的好,他可能也嫌麻烦,就给我带了一张光盘回来,里面有我这辈子都看不完的书。于是我就有了人生第一次电子阅读体验——在家里一台显示器经常色偏、缺色电脑上。阅读体验极差,只能说是我好奇心太强,否则我自己无法解释为何我能在眼睛发肿并且流泪不止的情况下在电脑旁一坐一下午——我想看色情小说也没这么大的动力。在我看完大概十部左右小说以后,我还是崩溃了,全面回归纸质书阅读。

上高中以后,网上购物越来越方便,我和我的朋友老蔺也许是我们县城最早开始网上购物的人。当时贝塔斯曼、易趣未倒,卓越网还没卖给亚马逊收购,淘宝网刚刚兴起,余含泪大师代言的99读书人貌似还没有开始营业1。我们买的最多的自然是书。

由于家处偏远山区,网上购书唯一不便在于下单到收货一般耗时半个月到一个月,如需退换货可能更麻烦。不过高中课业繁忙,看课外书时间本身很少,加上互联网发达,零星也会在网上浏览一些书籍,基本上没有必要再购置一部手持电子书设备。但老蔺偶尔有一次和他父亲提到「电子书」这个概念,当时他提到这个概念,想说的是电子化的书籍,而非手持设备,结果他爸误会了,于是给他购置了一款电子阅读器。我曾借来读过一部据说是软色情的武侠小说,显示屏是点阵液晶屏(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名称),与早期文曲星这类电子词典的显示屏类似,晚上台灯一照,反光严重,只能把书侧到一个角度,才能勉强看到上面的文字,于是我直到今天仍对高中时期坚持在文曲星上看小说的同学敬佩不已。

这款劣质电子书让我彻底丧失了对手持电子书阅读设备的信心,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一直在购买纸质书阅读。上大学的四年间,亚马逊推出过两代电子墨水(E-ink)显示的kindle阅读器,我都因为高中的经历敬而远之。

去年大学毕业后,我看到网上一些很靠谱的人开始推荐类似kindle的阅读器,亚马逊的kindle销量也让我觉得这玩意可能并不是我想象的那么不靠谱,同时,网上有了kindle现实效果的图片和视频,这让我下决心买一部即将上市的kindle 3。

我想大部分人没有产生工具依赖症的原因是没有找到称手的工具。kindle没有让我失望,尽管没有彩色显示,但作为一个阅读文字为主的读者,我想这不是太大的问题(当然我也希望早点出彩色电子墨水)。最最重要的是,kindle的显示效果基本上和纸没有什么区别,看书的时候眼睛不会像盯电脑屏幕那么累。

到现在我已经在kindle上读了近30部书,其中有一半左右的内容是我在上下班的路上看的。也许有人看完这句话觉得,kindle只是在路上看书方便而已,但事实上,在家我也经常用kindle来看书。有些书我纸质书和kindle版都有,我也会优先考虑看kindle版。在我看来kindle与纸质书相比,至少有以下四大优势:

1. 轻。在地铁上看一路书(1-2小时),拿在手上没有任何感觉。即使在家里读书,我想也很少有人愿意把书架上当家具买回来的《追忆似水年华》取下来,但有了kindle,和重量有关的不读书借口将不再是借口。

2. 平。纸质书会弯曲,有时候会影响阅读体验。而kindle我做过实验,边走路边阅读不成问题,当然我不建议大家模仿。

前两点总结:喜欢躺在床上看书的人有福了。

3. 获取英文原版书极其方便。基本上一本英文书美国一出版,你就可以在amazon.com上买到相应的kindle版。纸质书配送至少要一天,而电子书下载到你的kindle上几乎是即时的。[^2] 更何况有很多英文原版书国内根本买不到纸版。

4. 搬家方便。如果你像我一样,租房住,喜欢读书,不需要摆个装满精装书来充门面的书架但由于书太多被迫摆了好几个书架的话,搬家是很头疼的一件事情。但如果能把一辈子要读的书都放到一个可以随身携带的电子设备中的话,就不用那么头疼了。虽然目前Kindle无法完全做到这一点,但至少让我们离这一点更近了一步。

当然现在类似kindle这种电子阅读设备还有很多不完善的,甚至不如纸质书的地方,但就上面这四点以及从这四点我们看到的未来发展的可能性(比如彩色电子墨水等等)足以让我们大部分人改变阅读习惯或者至少改变预期的阅读习惯。

前几天去听老罗(@罗永浩可爱多 )保利剧院的演讲,讲到一个创新传播(diffusion of innovations)理论,这个创新传播理论让我知道了,对于任何新产品来说,总有一部分人属于滞后者。以电子书为例,总会有那么一部分买电子书的理由是没有纸质书可以买了,这部分群体就可以称为滞后者。但这部分人在人群中占得比例相对较小,大约百分之十几。而就电子书的目前给我们提供的便利以及我们可以预期到的便利来看,我想让其余的大部分人改变阅读习惯并不难。

最终,我们的生活会需要电子书,就像我们的生活需要电话,需要互联网一样。


  1.  至少当时没有听说过,后来因为上面的书比较便宜,光顾过多次,直到有一次个人资料被99读书人泄露,我再也没在上面买过书。 

也谈伤不伤眼睛的问题

首先推荐笑来老师的一篇博文《看书会伤眼睛么?》。

关于「伤不伤眼睛」的问题在我周围也有不少人提到过。只是我遇到的更多的提法并不是「看书伤眼睛」或者「看电子书会伤眼睛」,而是更具体的「看书多会导致近视」,「看电子书会导致近视」,「看电脑屏幕会导致近视」 1等等。

根据对身边人的观察,喜欢读书的人、喜欢看电子书的人、喜欢玩电脑的人确实很少有视力正常的,我想这多少算是这些说法形成的一个原因。但持有这种说法的人如果不是为了给自己不阅读找借口的话,往往就是缺乏对问题的深入思考。简单讲,这里他们把一个相关关系当成了因果关系

每个学过初中物理(甚至小学自然课)的人都明白,我们通常所说的近视2的形成主要是由于「连续长时间近距离用眼导致眼部睫状肌调节能力下降3。也就是说,近视的形成和你观看的对象没有直接关系,而和你的观看距离和连续观看时间有关。看书(无论电子的还是纸质的)、电脑、电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以多远的距离看,一次看多长时间。 Continue reading

我不愿做麦田守望者

高中的时候,我向一个在书店里认识的朋友借了塞林格的《麦田守望者》,单单是因为这名字我喜欢,就想看看里面到底讲了什么。可是翻了两三页我就放下了,由于种种原因就再也没碰过,至今那本书还放在我们家的书架上。

每次借来书不看,总会对书的主人产生一种内疚的感觉,尤其是这种拿的时间太长,甚至忘了还的书。我常常想如果这书现在不在我手里,也许会有更多的人可以看到它,至少有一部分人会喜欢上它。哪怕纯满足好奇心,我也觉得要胜过放在我的书架上落一层灰。

本来以为再也不会碰它了,可是今年年初它的作者塞林格突然去世,又激起了我重新开始读它的兴致。由此可见,经典的东西永远是不会错过的,即便你现在放弃,总会在以后一个不经意的瞬间又有人因为种种原因向你提起它。

前些天,在上下班的路上,我读完了这部《麦田里的守望者》,我觉得这是一部很好的作品。这句话放在这里好像是废话,事实上它的作用其实是一个让步,就像所有的让步一样,除非是为了作品更严谨,否则基本上没什么作用(又不是做GRE填空题)。但还是要强调一句,我说的是真心话。我之所以觉得这部小说写的好的原因也是因为作者说的是真心话。

今夏的某天,和西毒何殇边吃烤串边聊文学作品,当时我正为自己看了过多的翻译作品,潜移默化,导致行文过于拖沓而难受。他反问我,你觉得《在路上》有什么文字技巧?我说不出来,事实上我觉得凯鲁亚克的作品基本上没有什么经过刻意雕琢的语言,即便有,也被翻译毁得差不多了。但纵使我看到翻译版本,也把我感动的热泪盈眶。我突然明白一部书写的好与不好与文字技巧关系不大,关键在于作者有没有向作品倾注真情。也许正是这种阅读的切入角度,让我没有像高中那样,看了两页就把书丢到一边。

毫无疑问,塞林格向作品倾注了真感情,但老实说,这部书对我的触动有限。我想最根本的原因是,我是在看一个第三者的故事:我们对于一些事情的看法不同,但对于一些事情的体验又是相似的。

「我不愿随便动窝打断自己的烦恼。」事实上我烦起来跟霍尔顿(小说主人公)的状况一模一样,但我不会对他所烦恼的那么多件事情都烦恼。

「我没这么做的唯一原因是我当时情绪不对头。」事实上我们每个人都会因为情绪不对而不去做一件事情,可是我们又不会像霍尔顿那样有那么多情绪不对头的时候。

像这样的句子充斥着整本小说。对于主人公许多感受,我都似曾相识,但每次我又都会忍不住对他由此产生的情绪反问:犯得着吗?

我明白,这是因为我和霍尔顿的价值观不同,而且我尊敬持有这种价值观的人,但霍尔顿是霍尔顿,我是我,我是在读一个第三者的故事,因此我只能在某些个别的地方产生共鸣。

好了,让步前的话到目前为止差不多说的差不多了(事实上已经说了不少这部作品的坏话了),甚至评价到这个地步已经差不多了。但我忍不住把《麦田》和凯鲁亚克的作品进行比较,毕竟是后者让我明白了看小说的切入点,才让我能饶有兴致地看完《麦田》。

我觉得凯鲁亚克的小说通篇都能对我有所触动,因为作者写的正是我所追求的,读小说的时候,就像在读自己,让我更加清晰的了解自己,找到自己真正坚持的东西。

而《麦田》只是把原本我已经注意的问题通过一种强化过的方式再次引起我的注意,同时,让我对这种感觉产生共鸣,但我始终不敢苟同小说主人公对待这一切的态度。换句话说,我总感觉霍尔顿在抱怨一些事情。这种抱怨出现在文学作品里,我们多少会有点欣赏的态度,但如果身边有这样一个人,你准会觉得他烦,烦到你不愿意随便动窝打断你自己烦恼。

我想人的天性都是喜欢抱怨的,不管这样的抱怨对不对;人的天性又是讨厌别人抱怨的,即使抱怨的对。

我们都是人,都忍不住要去抱怨,但我觉得至少要做到,不仅仅去抱怨,还要去做事情。或者即使想不到该做什么,至少在抱怨完给听你唠叨的人致个谢,道个歉,毕竟听你抱怨不是他的义务,要不然我们就成了霍尔顿了。尽管有时候成为霍尔顿会显得很酷,但至少我不想成为他。

郝海龙
2010 年 10 月 21 日

魔幻夜读灯(LightWedge)——熄灯后,我们这样阅读

lightwedge-alt2

今天和大家分享一个,个人认为对大学生很实用的东西。在一个有中国特色的大学中,有一条每个人都习以为常,甚至一些人已经认为是必要的不合理制度——定时熄灯制。

就我所知,我的母校的熄灯制度已经算是北京地区比较宽松的,至少不会在节假日熄灯,更会在考试前一段时间和夏天暂时中止这项制度。

本来这项制度是为了防止大学生在宿舍里通宵打牌(过去)或者通宵网络游戏(现在),但这无异于为了防止可能的偷窃而砍掉双手。毕竟我们有很多同学熬夜还是为了获取知识,尤其是我这种习惯躺在床上看书的人。

当然,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们对自由(GFW也不能)知识的向往。于是就开始打着手电看书,但是普通灯泡手电耗电很快,而Led手电灯光太强,纸面反射的光线也足以晃得你睁不开眼睛,保你看一会就泪流满面。

有一天突然发现淘宝上有这个LED平板读书灯——魔幻夜读灯(LightWedge),直接铺在纸面上阅读,光线并不直接射向眼睛,只用三节7号电池,非常舒服方便。用了一段时间感觉不错,而且而且,最重要的是它只花我了9块钱。

(补充说明一点,我认为大学生作为成年人,只要不影响别人的休息,通宵打牌和通宵网络游戏都是属于个人选择,别人管不着。)

(我发誓我不是做广告的)

Reading Alike

作为一个写博客日志不仅仅给自己看的人,如此长时间的不更新博客是没有职业道德的。虽然写不写是我的自愿,但我还是要给我的读者道歉,当然这也是出自我自愿的。遵循一般人的规律道歉后当然要对前一段时间没有更新博客做出解释:这些日子与另外几个人组成一个团队在做一份创业计划,以至于我满脑子都是这份计划,而我干不了任何别的事情。当然创业计划的部分内容,以及我由做这一份东西想到的种种,都可以作为一篇很好的日志,但鉴于对商业秘密的保护,以防不小心在日志中暴露我们的核心的东西,我还是作罢。至于身体上的原因,就不细讲了,反正现在还在感冒(症状已经缓解,希望明天可以不吃药),每月来一次的口腔溃疡隔了好几个月没来,这一次来的更加猛烈了,虽然用着朋友送的有史以来最好的药,从生日到现在一直没有好,而且反复无常。

假期的时候西毒何殇曾经跟我笑着说:「你的博客经常好几个月就不更新了。」我以我忙为理由搪塞过去,而且这个理由在当时也站得住脚,但我也保证开学后好好更新(当然他对我的保证可能并没有在意,但我自己要在意)。据上次更新刚好二十天,他应该不会再说我为什么更新慢,而更应该说我为什么不再写诗。难道我说没有灵感?只能还说我太忙,不仅创业计划,还有我的学习。

当然上面这些理由,或者用借口更为合适,归结起来可能也就是一个字——「懒」。最后辩护一句,开始这篇日志的正式内容:我已经尽可能去勤奋了。
前些日子,也大概在这么晚的时候,在我比较喜欢的经济学家曼昆的博客上读到一篇 Thinking Alike,日志写的是,如果只让他推荐一本书,他会推荐伟大的经济学家(这是曼昆的《宏观经济学》中对他的称呼)米尔顿•弗里德曼的《资本主义与自由》(Capitalism and Freedom),而Summers教授也是这么说的,正如题目所说,他俩想一块儿去了。当时我就对这本书产生了兴趣。一直以来,我都是一个崇尚自由的人,在我中学的时候,我曾经做过不少反抗,当时甚至不知道在反抗什么,理性不理性也不清楚,只是觉得顺从一些事情并没有太多的道理,而且让人不舒服。后来,和郑杨过从甚密的那一段时间,我告诉她我曾经做过的一些事情,她说,其实我追求的是自由。这一下子点醒了我,我回想以前我做的种种,我都只是在追求最基本的自由,即不让一些自以为清楚的人来决定我该走哪一条路。追求自由是人的本能,这也许就是为什么我在不自知的情况下反抗让我觉得不自由的东西。这使我对以前做的事情有了信心,虽然我在做这些反抗的时候可能只是一时冲动,可能并不理性,但是我至少没有做错事情。真正吸引我的正是这本书书名中的「自由」两个字。当然部分的因为我对曼昆的喜爱,以及弗里德曼名气的影响。

次日我与我的朋友郭泰阳说起这本书,他一听也热血澎湃,于是我们去最近的外文原版书店去找这本书的英文版,但是却没有发现。然后在网上查了一下,发现有商务印书馆的译本,我们立刻一人订了一本。然后在图书馆发现了这部书的英文版,我们也立刻借了出来。拿到书的时候正值要做一个团队工作,因此一直没有时间看。

直到前一段时间,我终于得以在写创业计划的间隙看看这书的中文译本(现在也没有看完)。当时订这本书的中文版主要有两个原因:其一,我的英语基础不是很好,也许看英文的不会有太深刻的理解;其二,基于对商务印书馆的放心,他们出的书向来是不错的。但这部书译的不免有点让人失望。也许是为了尊重原著(当然这无可非议),译文中大量出现长句子,有时候需要反复读几遍,试着断好几次句才能读通,而有的句子根本不通。尽管失望,但是作者的思想在译本中体现的还是比较完备的,不由我爱不释手。这中间还有段小插曲,就是这本书上英语课的时候放在桌子上差点弄丢,搞得我还郁闷了半天。

昨天,当我找我的老师雷达教授推荐我们的创业计划书的时候,无意中瞥见,他也在读《资本主义与自由》(如果没有记错,看的是80页),真的是读到一块儿去了(Reading Alike)。

雷达是教授我《经济学原理》的老师,而课本用的就是曼昆著的《经济学原理》。曼昆的《经济学原理》是当时我看到过的最好的教材(就当时而言,之于当时我从小看过的所有教材),我就像读武侠小说一样一口气把它读完。而雷达老师不愿意教学标准化的态度,以及洒脱的教学方式,也是令我心驰神往的。也许我不能作为一个老师而站在讲台上,但无论我站在什么讲台上,我愿意尽可能的做到他那样的大家风范(最近也在每周五晚跑到北大听林毅夫的课,同样的风范可以在林毅夫身上体现)。可以说是雷达和曼昆两位老师共同带我走进了经济学的殿堂。而无论从曼昆老师的书中,还是雷达老师潇洒的为人态度中,我都可以看到他们是何等的崇尚自由。也许经济学原理过于简单,但是我学到的远远不止经济学的原理,我还学到了一些为人的原则。而正如孟德斯鸠说的,一旦发现了原则,我所需要的东西就会源源不断的向我而来(最近也在看《论法的精神》)。我不敢说我已经有了他所谓的原则,也许还远远不够,但是无论是雷达老师还是曼昆老师都让我向这个方向更近了一步。我得感谢他们。我的感情如此,以至于我无法不对《资本主义与自由》这本书产生兴趣。

但是《资本主义与自由》翻译的确实很难让我说好,也许一个比较合适的评价是,翻译的准。当然这些评价只基于现在读过的一部分,还是片面的。但就我现在读过的这一部分而言,已经足以让我下定决心去重新翻译《Capitalism and Freedom》了,但我不敢保证以我拙劣的英文水平可以翻译到何种程度,很有可能的一种结果是还不如现在已有的版本;我也不敢保证我不会半途而废,虽然我信奉一句话「失败只有一种,叫做『半途而废』」,但我缺乏耐心和恒心,很有可能的结果是翻译不完。

写到这里,我的博客的读者也许明白点什么了吧。我还是在给我不更新博客辩护,因为我提到这段日子我还在看两部书《资本主义与自由》和《论法的精神》。由于学业,由于我还要继续听雷达老师的课,由于我还要继续听林毅夫老师的课,由于我的别的老师也如此出色以至于我不愿意放弃任何一个老师的课,由于身体原因,我倾向于不太可能保持博客的高频更新和翻译这部书同时进行。再次道歉。

对于上面提到的老师们,我并不是盲目崇拜。我不会崇拜任何人,我只会某人在处理某些事情时的态度、精神。我喜欢他们,并不代表我支持他们在经济学上的观点,至于支持不支持,我有自己的想法,在这里我不表态。我认为作为一个老师,要做的是尽可能用让学生接受的方法,

传授给学生自己的东西,这种东西本没有对错之分,接受者自己会有自己的评判。而这几位老师的传授方法是我非常愿意接受的。好了,快熄灯了,就写到这里吧,明天还有我喜欢的另一位老师关权的课。

郝海龙
2008年3月27日

© 2019 郝海龙

Theme by Anders Noré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