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郝海龙

郝海龙译《动物庄园》

我翻译的乔治·奥威尔著《动物庄园》在各大电子书城有售:

[郝海龙2013年11月24日更新]


经过近两个月的努力,我翻译的《动物庄园》终于在「字节社网上书城」上架了,如果喜欢的话,可以参考下面的链接购买阅读:

最早翻译《动物庄园》仅仅是出于兴趣,经历了四五年断断续续的翻译,终于在今年六月份译结。一开始译文发布在译言网上,并被编辑铁蜗牛推荐,一时间成为热贴。另一位译言网活跃分子师北宸留言问是否已经译结,当时看过北宸兄不少译文,所以对此留言印象深刻。今年译结后,特意在他的微博上留言告知。他告诉我说,可以联系译言电子出版,并做了推荐。于是我联系了译言方面的傅丰元老师。他说唐茶计划&字节社也是他们公司旗下的产品,可以在里面出适合iOS阅读的电子版,这本书才得以以今天的面目示人。

「字节社」是唐茶计划旗下网上书城及iOS阅读应用的名字。在我看来,唐茶计划&字节社也是目前制作最为用心,阅读体验最好的中文电子阅读应用(当然我非常希望他们能够开发kindle应用)。作为电子阅读的拥趸,在唐茶计划上线之初我就开始关注,与其合作出版电子书籍也是我一直以来的一个愿望。没想到这个愿望在这种极其偶然的情况下实现了,我感到非常开心。

最后,要感谢北宸兄,如果没有他的推荐这本书不会如此顺利出版;感谢李笑来老师,如果没有他的推荐,不会有那么多人关注我的译本;感谢周南(@cacocool)老师设计的封面;感谢在出版过程中提供帮助的@市民邵女士 和李梦龙。


刚刚突然发现字节社里面电子版发布日期是7月28日,四年前的7月28日是我在大学时创办的公司的注册日期,7月28日对我来说真是个有缘份的日子。

 

《动物庄园》主要译名对照表

主要译名对照表

I.   猪

老麦哲:原文为Old Major,本意为「老少校」,他的演讲为动物起义奠定了理论基础。

拿破仑:原文为Napoleon,动物庄园最高领袖,实际掌权者。

斯诺鲍:原文为Snowball,本意为「雪球」,动物庄园前期领袖之一,后被拿破仑驱逐。

斯奎拉:原文为Squealer,本意为「发出尖叫的人」,也有「打小报告的人」,「号角」的意思,动物庄园领袖之一,主要负责政治宣传工作。

米尼莫斯:原文为Minimus,本意为「最小的东西」,善于写诗,主要工作是为拿破仑写赞歌。

品客艾:原文为Pinkeye,本意为「粉红眼」,负责为拿破仑试吃食物,以防下毒。

II.马

布克瑟:原文为Boxer,本意为「拳击手」,动物庄园最为忠心,勤恳的劳动者,临近退休时被拿破仑卖到屠马场。

克莱弗:原文为Clover,本意为「苜蓿」,布克瑟的最为亲密的朋友。

III. 驴

本杰明:原文为Benjamin,动物庄园年龄最大、脾气最差的动物。

莫丽:原文为Mollie,为琼斯拉车的白色小母驴,后叛逃出动物庄园。

IV. 其他动物

穆里尔:原文为Muriel,山羊,常与本杰明、克莱弗在一起的白色母山羊。

布鲁贝尔:原文为Bluebell,本意是「风铃草」,母狗。

杰西:原文为Jessie,母狗。

品彻:原文为Pincher,本意是「钳子」,公狗。

摩西:原文为Moses,乌鸦。

V.人

琼斯:原文为Jones,动物起义之前曼娜庄园(Manor Farm,动物庄园本名)庄园主。

皮尔金顿:原文为Pilkington,与动物庄园相邻的福克斯伍德庄园(Foxwood Farm)庄园主。

弗里德里克:原文为Frederick,与动物庄园相邻的品彻菲尔德庄园(Pinchfield Farm)庄园主。

温伯尔:原文为Whymper,威灵顿的生意人,长期担任动物庄园与外界联系的中间人。

《动物庄园》译后记+全书目录

译后记

第一次看《动物庄园》这本书还是在初中的时候。当时对书中的政治隐喻并不能完全理解,但还是被小说荒诞的故事情节迷住了。我清晰地记得有一次班主任让我们搜集名言警句,我随手就写了一句「所有动物一律平等,但有些动物比其他动物更加平等」,结果全班同学看了都不知所云。

上了高中以后对这本书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同时开始在全班范围内推荐这本书。不幸的是,当时班上所有同学判断一本书是否值得一读的标准是对高考有没有帮助,于是尽管在听完我介绍之后,大家对此书都表现出浓厚的兴趣,但最终基本上没有人看。当时语文老师还让我们续写名著练笔,我就续写了《动物庄园》,结果他的评价是「没有看过《动物庄园》,像这样的小众书籍不推荐续写,哪怕要续写,也应该对前面的情节有所交待」。这件事让我大吃一惊:我想《动物庄园》在西方世界的影响力排行榜中如果说排不进前十位,也至少在前二十之列,而我们这位语文老师在整个高中也算是最博学的一位。我甚至想亲自去办公室给他推荐一下这本书,不过想了想高考是指挥棒,也就作罢了。

2008年,在上大学期间,有幸看到了这本书的英文原版。当时自己的英语水平很差,考虑到兴趣可能是学习的一个重要的动力,于是就开始以学习为目的翻译这本书。当时只译了前两章,译文质量很差,一些英文习语常常翻译错。到了2009年,英文阅读水平稍有起色,陆续又译了三四两章。同时想到自己翻译文章既然是为了学习,就不如发到网上让大家批评指正,于是就放到了当时刚刚兴起的翻译网站译言。非常感谢译言网的网友指出了我不少错误。后来因为学习和工作的原因,这本书也就没有再接着译下去。

2010年,我阴差阳错地成了一名GRE教师。GRE作为北美研究生入学考试,题目当中涉及了很多英美文化概念,其中不乏一些政治学概念。在教学过程中发现,中国大部分学生只要不是学相关专业的,在政治、经济、法律、艺术等方面就存在着常识性的欠缺。因此某些相关概念解释起来非常费劲,但我注意到乔治·奥威尔的两本小说(《动物庄园》和《1984》)当中很具体形象地描述了一些相关概念,于是就经常在课堂上推荐这两本书,有时也会选择书中的一些事例来讲解相关概念。有些同学课后注意到我的博客上有我自己翻译的《动物庄园》前四章,就用微博或者邮件询问,什么时候能翻译完。我一般都回复说,翻译这本书纯粹出于兴趣,得等到时间比较宽裕的时候才会继续翻译。同时我会推荐一些其他人的译本。但令我惊讶的是,有些朋友会再次回复,说我的翻译要比我推荐的译本更好。这是我没有想到的。

于是我找来两三部经典译本,与自己的译本对照了一下。发现最大的差别是,我的译本更贴近当下汉语的使用习惯。一些老译本毕竟年代久远,难免会出现一些生涩的表达。这无疑又成了我继续翻译此书的动力。

今年上半年推掉了很多工作,日子稍微清闲了一点,就想起了这本书。做了两年多出国考试培训教师,英语水平比以前有了大幅提高,翻译起来也更加有信心。于是就重新把前四章修订了一遍,又一鼓作气译完了后面的六章。

可以说,这本书与我有着不解的渊源。

还有一点要说明的是,书的标题英文原文是 Animal Farm,译成中文一般有三种译法,分别是「动物农场」、「动物农庄」、「动物庄园」。开始翻译为「动物庄园」纯粹是因为自己看的第一个版本就是这个译名,后来自己认真思考了一下,觉得「动物农场」和「动物农庄」似乎更合适一些,但读来读去还是喜欢「动物庄园」这个名字,也就没改,权且当做是译者的一种特权吧。

郝海龙
2012年6月2日

全书目录:

动物庄园

本书电子版已经在「字节社网上书城」上架(2012年7月30日),本博客只提供前三章试读。
【英】乔治·奥威尔/郝海龙/


本书已在豆瓣阅读和多看书城上架,2013年11月24日更新。

诗:乔布斯的情书试译

早就说过乔布斯是个诗人。最近出版的《史蒂夫‧乔布斯传》(Steve Jobs by Walter Isaacson)中,在第40章(中文版第39章)有一封他写给妻子的情书,看完之后,更加坚定了我的看法,这就是一首美妙的诗歌。好歹我自诩诗人,那我就按自己的方式翻译翻译:

乔布斯的情书

郝海龙/译

直觉的指引
让我在二十年前
对陌生的你
一见钟情
在阿瓦尼
下雪的一天
我们成婚

多年过去
我们有了孩子
同甘共苦
却不心生厌倦

二十年后
我们已经老了
爱——
依然在生长
一起经历了那么多
现在又回到了
开始的地方

岁月把皱纹刻在
你我的脸上
也刻满了你我
更加深邃的心
心里装了更多的
哀愁悲喜
而我们依然在一起
我也更加爱你

原文如下:

Steve Jobs’ love letter:

We didn’t know much about each other twenty years ago. We were guided by our intuition; you swept me off my feet. It was snowing when we got married at the Ahwahnee. Years passed, kids came, good times, hard times, but never bad times. Our love and respect has endured and grown. We’ve been through so much together and here we are right back where we started 20 years ago – older, wiser – with wrinkles on our faces and hearts. We now know many of life’s joys, sufferings, secrets and wonders and we’re still here together. My feet have never returned to the ground.

关于翻译的废话:

  1. 情书主要表达的是感情,因此本诗主要采用意译而非直译。
  2. 为了诗歌的韵味和情书的效果,我调整了部分原文的语序,想看正序版,直接看中信出版社出的中文版的《史蒂夫‧乔布斯传》就行。中文版传记基本上是直译。
  3. 原文中”love and respect”我简单翻译为「爱」,主要考虑到汉语「爱」的含义很广,其实”respect”(尊敬,敬爱)也是爱的一种。
  4. 原文中” good times, hard times, but never bad times”我也采用的意译的方式,最后的”bad times”我翻译为心生厌倦,是因为只有彼此相爱才能让糟糕的时光变得不糟糕,所以”bad times”就应该是心生厌倦之时。
  5. 原文中” We now know many of life’s joys, sufferings, secrets and wonders”我采用的缩略翻译方式,这里的”joys, sufferings, secrets and wonders”(喜悦,痛苦,秘密,奇迹)我就翻译成「哀愁悲喜」,个人感觉这里无非是要强调懂得了更多。
  6. 原文中”swept me off my feet”与后面的”my feet have never returned to the ground”照应,但”swept me off my feet”直译很奇怪,所以这里意译为「一见钟情」,为了体现原文的照应关系,最后生补了一句「我也更加爱你」。
  7. 译文尽量贴近我自己诗歌的风格,但到最后基本还是走偏了。请各位批评。

郝海龙的《四币归一》

最近魔术界,关于某卫视揭秘魔术的事情议论的比较多,一般来说都持一个谴责的态度。刘谦也在博客上也说明并没有授权他的教学DVD在某卫视直播,并且谴责了其揭秘其他魔术的行为。对于这样在电视台上揭秘魔术的行为我非常的反感(虽然打着“猜想”的幌子),但是网上谴责的文章大概数刘谦写的最好。别的文章的作者好像都喜欢代表人(可能是被代表惯了,也想代表一下别人),总是说代表魔术界,代表所有魔术爱好者,代表……当然你的意思我理解,你对这种揭秘行为的观点我也同意,可是你只表明自己的态度就好了,我的观点最好由我来说。

附上《萨士顿三原则》:

  1. 永远不说出魔术的秘密。
  2. 不在同一观众面前表演相同的魔术。
  3. 不先说明表演内容。

© 2019 郝海龙

Theme by Anders Noré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