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隐私

互联网上的「多数人暴政」

前两天做节目,和有才聊到,微软一方面拥有自己的搜索引擎,也曾花重金打造过,而另一方面却宣布和国内的搜索引擎「百度」合作,将其作为 Edge 浏览器中文用户的默认搜索引擎。这个做法看上去诡异,实则在情理之中。就算不考虑国内的政策环境,微软这么做看上去也只是一次商业上正常的逐利选择而已——毕竟国内的用户更喜欢使用百度作为搜索引擎。如果浏览器的默认搜索引擎不是百度,对于大部分普通电脑用户来说,更有可能的选择是转而使用其他浏览器,而不是自行通过浏览器选项来修改。要知道,对于典型的「普通用户」来说,「熟练地点开菜单中的某一项」是电脑水平的象征,就像早年间「打字速度快」是电脑水平高的象征一样(你是否能想象,我高中参加的全省的计算机竞赛中,打字是其中一个项目),对于懂得人来说没什么大不了的,对于不懂的人来说,却是使用软件的障碍。

这让我开始思考另一件事情:我们不断地在谴责国内的一些软件公司(比如百度,360 等等),他们也确实做出了许多令人发指(好吧,只能说我们觉得令人发指)的事情,比如虚假医疗信息付费跑到搜索结果首页(如果你还执着地认为宫颈糜烂是病,认为阴经背阻断手术是治疗早泄的有效手段,那么你该醒醒了),比如打着保护你的电脑的旗号,在你不知情的情况下盗取你的个人隐私等等,但为什么这些网站却依然能够活得如此茁壮?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觉得原因是大部分用户并不知道这些互联网公司做得这些事情,反而对他们很信任:当你有一百次从一个搜索引擎中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而你正好也需要一些医疗信息时,你会第 101 次相信它;当一个「杀毒软件」或「安全管家」一百天没出过问题,反而告诉你帮你修补了多少个系统漏洞,杀掉了多少计算机病毒,你开机速度击败了全国 10.24% 的用户时,你也不会觉得这有什么问题。

于是,我开始不断告诫身边的朋友和家人,让他们远离这些公司和服务,但效果却并不尽如人意。也许他们不在百度上搜索医疗信息了,但却依然在搜索其他内容;而对于 360 套餐他们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理由是他们并没有什么隐私,就算把电脑里所有的东西都盗走,似乎也对他们的生活没有什么太多的影响。

这时我突然明白了,这些公司的问题很多人是知道的,但他们并不觉得这些是问题。或者在「免费的且问题更大的服务」和「付费的但问题更小的服务」当中,他们永远倾向于选择前者,也就是说,「免费」是他们选择互联网产品时,最大的诉求,和免费带来的好处相比,「虚假的医疗信息」和「个人隐私泄露」造成的伤害根本不算什么:只要不要钱,怎么样的都可以。

当一个社会中,持这种想法的人占主流的时候,提供优质付费服务的公司难以生存,提供免费服务的公司在竞争中胜出,那些原本靠直接给普通用户出售服务的公司也开始考虑让用户「免费」获取他们的服务,而从其他地方寻找盈利点。但一家公司要生存,必须有收入,如果不能直接从普通用户那里获取的话,就只能把普通用户的信息当做资源「出售」给第三方,比如帮第三方打精准广告等。所谓免费的服务实则是用户用自己的的个人隐私交换的服务,只是在一些人眼里看来:

一斤个人隐私能值多少钱?我才不愿意为它付费呢。

这样的一个直接后果就是,真正关心个人隐私的普通人在个人经济能力范围内找不到这些「免费」服务的替代品,而只能一边骂,一边用,一边期待这种骂多少能有点用。

这其实有点像政治上的「多数人暴政」,只是这种「多数人暴政」是由市场竞争导致的:由于大多数人不在乎隐私而只喜欢免费服务,在乎隐私的少部分人找不到适合他们的服务。从这个意义上讲,如果不考虑伦理道德,百度、360 无非也是做了一次商业上正常的逐利选择。

面对这样的互联网上的「多数人暴政」,我们这样的少数派是否就完全没有办法了呢?其实办法还是有的,只是付出的代价稍显昂贵。

首先,我们可以像对付政治上「多数人暴政」一样,用脚投票——如果条件允许,可以选择去一个普遍更注重隐私的社会。其次,市场造成的「多数人暴政」也可以通过市场的方式来解决,当你有了更多的金钱时,你就可以花钱来购买更为专业的信息:当你需要医疗信息时,你可以直接找你的私人医生;当你电脑出现安全问题时,你可以直接找你的私人电脑顾问……

我想这也是我们努力奋斗的原因之一,尽可能摆脱市场造成的「多数人暴政」本身其实就是更好的生活的一部分。

郝海龙
2015 年 10 月 11 日
题图来自 static.pexels.com

这还用说吗?

很多时候我们会下意识的说出「这还用说吗?」除了有时候会表达一点愤怒和不满以外,更多的时候这句话表达的是一种惊讶。惊讶于常识居然还需要说出来,而且往往还说的煞有介事。

这两天百度文库貌似又开始允许上传一些用户和百度都没有版权的资料。对于用惯了和看惯了盗版的你我来说,我们乐得出现这样的事情,如果东西是一样的,免费的自然要比收费的更具有吸引力。本文无意深入谈及版权问题,我想说的是,类似的事情之前也发生过,沈浩波等人也就此声讨过百度,道理在谁一方应该是显而易见的。因此,我在韩寒的博客上看到一篇谈及此事的文章的时候,心里蹦出的就是「这还用说吗」,因为整篇博文洋洋洒洒几千字无非是在向我们阐明一个我们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常识——使用别人的东西是需要付钱的(或者征得别人同意)。但当我在网上搜了一下百度文库事件之后,我知道我错了。原本我认为舆论是一边倒的支持作家群体,却发现有很多人在力挺百度文库,当然这也可以理解,人总是舍不得给自己带来好处的东西,但我惊讶于他们非但支持百度文库这种流氓做法,还认为自己是有道理的,而所谓的道理,无非也就是对沈浩波作为一个「下半身」诗人的人身攻击,诸如此类。

这件事情让我也重新认识了一个原本不以为意的常识——常识也不是与生俱来的。人的常识都是后天掌握的,只是我们高估了一些人掌握常识的能力和水平。后来,在我又接触到了一些事情,印证了我的说法。

作为一个培训机构的兼职老师,经常收到学生发来的邮件,大都言辞恳切,希望我能解决他的问题。问题的内容我先不说,但邮件经常是没有署名的。我的心肠软在整个公司也是有名的,但碰到这样的邮件,我也得看心情,心情不好直接会把发件人拉到黑名单,心情好说不定还会回一封邮件循循善诱,以至于别人都说我是受虐狂。他们这样想我也能理解,毕竟「发邮件要署名是最基本的邮件礼仪」是常识,如果煞有介事的写出来,会有很多人说「这还用说吗?」,可是真的有人不知道。我只是在普及一些常识。

我并不认为老师的身份就理所应当赢得额外的尊重1,但无论什么身份,什么职业,大家首先都是人,人与人之间应该有最起码的礼仪和尊重。发邮件署名应该是对人最基本的尊重吧?又不是写敲诈信。

可是枉你说的苦口婆心,总有人不和你过招。我把这样常识写到回复的邮件中,竟然收到这样的回复「我不知道不署名竟然还有不礼貌的嫌疑」。看来「书信基本礼仪」这种小学就学过的应用文写作常识也是有人不懂的。也罢,为此我专门写过一篇博文《电子邮件格式与礼仪问题》。

后来我干脆在课上花5分钟时间去普及邮件礼仪,相信台下的人大多脑子里飘过的是「这还用说吗?」。不署名的现象越来越少了,但因此新出现一些诡异的事情,比如一封邮件忘了署名,马上发下一封补一个名字。这样的人我很理解,毕竟人都会粗心。但我还是忍不住说一句,事实上,现代科技已经为你的懒和粗心提供了巨大的便利,哪怕你不想每次都把名字输到邮件里,你就不知道有种功能叫「签名档」吗? 2

当然邮件的内容有时候也会涉及一些常识性的问题,比如「ETS3的联系方式」等等。我想说,你不是生活在石器时代,你能可以上网发邮件,你就不能在浏览器的地址框里输入ets.org吗?可后来得知我女朋友高中的时候家里是禁止上网的,又觉得这也正常。也罢,再普及普及常识吧。

还有另外一件事情着实出乎我的意料。8月份上课时,课间休息给大家放个短片,自己出去吃饭,结果回来发现已经不是原本我放的那个片子了。我意识到肯定是有人动了我的电脑,一问,果不其然。我不得不把有关个人隐私的常识又普及一遍,不过我想当时听我讲的大部分人心里会冒出这句话「这还用说吗?」,毕竟听我课的人以大学生为主,至少都是成年人。这件事请直接导致我在微博上询问「有没有一个可以让副显示器放影片,同时主显示器屏幕锁定的软件?」,我自己搜不到,也没有人给我推荐。后来我意识到,除了像我这样的被逼疯的人之外,没有人需要这样的软件。

「这还用说吗?」
「希望你能原谅一个被流氓逼疯的人去重复一些常识。」

郝海龙
2011年10月7日


  1.  也许在儒家思想盛行的中国,这不能算是一个天经地义的说法,但即使是现在的中国,这至少也是一种个人选择。当然如果你基于种种原因选择更加尊重老师也是个人自由。 
  2.  而且,如果有求于对方,写好邮件后再认真检查一遍信件内容,我想也是最基本的吧,毕竟如果你问的不认真,如何要求对方回复的认真呢?我不禁想到前两天@五岳散人 的一条微博,说有为同学给他私信希望他去某大学讲座,问他是否有此「遗愿」。讲座的事情自然就此泡汤,但很多情况下,这样的人最终也不会明白事情没有办成就是因为他没有认真把邮件再检查一遍。 
  3. ETS指美国教育考试服务处。 

© 2019 郝海龙

Theme by Anders Noré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