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教育

长篇小说《少年阿珵》已公开连载

熟悉我的朋友可能知道,我最近正在创作一部长篇小说。并在「小密圈」开了一个叫「试读委员会」的私密圈子来发布试读章节。前两天,小密圈因为一些诡异的原因,暂时在全平台下架了。我看了一下目前大约写了有七万字,而且小说的整体框架、逻辑线与故事线已经明晰,写完应该不成问题。所以决定在豆瓣阅读开始连载,大家可……

阅读全文

开始游戏

在我们的传统文化中,读书一直都是备受推崇的一种学习和了解世界的手段。俗语有云「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似乎读书不仅仅是一种学习手段,更是惟一或至少是最好的学习手段。在我们有意识起,我们的父母也会一直劝我们好好读书。先不管用什么样的手段,也不管效果如何,我想至少起到了一个作用,就是让我们认为读书是重要的,甚至是最重要的或者惟一重要的。

我自己也喜欢读书,一方面是因为和大家经历过类似的教育和文化的影响,另一方面是因为我的的确确在书本中学到了知识和技能,而让我得以维持现在物质生活的大部分知识和技能也恰恰来源于此。因此,从我个人角度讲,我没有办法否认读书的重要性。但当我们回顾历史,我们会发现其实书籍也无非是特定条件下比较好的一种人类经验的载体。文字发明之后,由于我们生产力的局限,我们要最有效率地保存人类的知识和技能,书籍似乎是最佳选择。在这样的年代,人们推崇读书,并且把读书放到一个至高无上的地位是理所当然的。

但在今天这样一个社会,有很多之前主要靠书籍或者书面材料传递的知识或信息已经被其他媒介所取代了。比如,要介绍某种机器的操作方法,我想任何书籍似乎都比不上一段清晰的视频。这时候,「读书」这种学习方法的相对重要性似乎就值得大家重新思考了。
……

阅读全文

教育的目的随想

怀特海《教育的目的》阅读笔记

花了四天时间读完了怀特海先生的演讲论文集《教育的目的》。首先有一点不解,按我所读的版本,此书的英文原文标题是 The Aids of Education,译作「教育的目的」似乎略有不妥。原打算向译者徐汝舟教授求证,但没有找到其联系方式。经过上网求证,并参考译者后记,我认为此标题应为排印错误(Typo),原英文标题实际为 The Aims of Education

要写一篇这本书的读后感,必须做好篇幅过长的准备。因为这虽然是一本演讲论文集,文字本身并没有正式学术论文那么高深,但所涉及的主题之大让你在佩服他的高度的凝练能力的同时,也觉得这样一篇读后感无从下手。针对本文所附的每一条书摘,我都思绪万千,全部撰写成文恐怕要超出原文十倍不止。好在有些想法暂时没有想到如何表达,另有一些想法过于显而易见,毋须过多赘述,姑且挑一些我认为非谈不可的点说说看法吧。不过有一点必须事先说明,在这一部分中,我所讲的怀特海先生的观点,可以看作是我对其观点的理解,如果因为我的智慧愚钝而歪曲了他的本意,我感到抱歉。但同时我必须强调,我个人的这种理解本身包含了价值,哪怕是曲解,所以在质疑我是否正确转述怀特海先生的观点的同时,我更希望大家想想这样的理解本身是否有道理。……

阅读全文

给高中班主任的一封回信

按:我高中的班主任现在是我原来上过的初中的校长,发来微信要我给初中的校报写点文章并提供照片,似乎他把我当作了一个该中学毕业的骄子。但他不知道的是,我因为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曾被这座学校当成「耻辱」。说起文章,在该中学就读期间,我曾写过《郝海龙自传》,该自传的其中一半被班主任(初中班主任,另一位……

阅读全文

死结

我有一个舅舅是大学的计算机老师。今年早些时候,我曾经和他提起过新浪微博,不料他竟然不知道有这么个东西。转念一想,这也正常,毕竟科班出身,可能不屑于关注国内的山寨产品,于是我给他解释说基本上就是twitter的山寨版(当然现在似乎比twitter有更多的社交属性),可万万没想到的是他反问我:twitt……

阅读全文

为什么「Enter键」要被翻译为「回车键」?

自己刚开始使用电脑的时候,英文基础薄弱,只知道在键盘上有一个 “↵+Enter” 的一个键被称为「回车键」,这个键的作用是在写作的时候换行,在做其他事情的时候当做「输入」或者「确认」。至于 “enter” 这个单词与汉语「回车」有什么关系,一直也没有认真思考过。

一些电脑初学者也曾问我为什么……

阅读全文

如何变成一个正常的恶人

从初中起直到大学毕业,每个学期或者学年,我们都有惯例,给老师打分反馈教学质量及其他建议。在大学期间,身边不少朋友看到我打的分数后,诧异于我总是给一些讲课差劲的老师很高的分数。当然,我给好老师的分数绝对会比差老师高一些,但我也明白在大多数情况下我给的4.9和4.8(满分5分)还不足以区分出这两个老师真……

阅读全文

激励与习惯

(本文可以算是《因为近》的续篇,但两篇文章是独立的。)

老罗(@罗永浩可爱多)在课上讲到美国的种族问题时,引用索威尔《美国种族简史》1中的一些史料,解释了一下为神马美国的黑人在统计上更加好吃懒做,更加浪费一些。 大意是这个样子:

早期美国的奴隶主不允许黑奴拥有私人财产,奴隶主每月会定量配给黑奴一……

阅读全文

因为近

2000年,我小学毕业,进了当时我们那个地方唯一招初中生的公立中学——二中。当时,除了这所中学,几乎县里所有招初中生的学校都向我发出邀请,按照一般人衡量中学教学质量的标准——升学率,公认最好的中学是T中学,而二中相反被认为是管理最松,混的最厉害的学校,因此这在一些人眼里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于是,在我……

阅读全文

我那不幸的学习写字的岁月

今天因为下雨没有出去,刚刚发现一条消息《教育部拟调整44个汉字写法引争议》。

我惊讶的发现里面“杂”的最后一笔要改为捺,中间的竖钩要改为竖。于是我没办法不想起童年学习写字的岁月。

“杂”是我当时我最容易写错的字之一,因为我总是把下面那部分写成和“染”是一样的。因为这个我也没少被老师说。

我实在……

阅读全文

© 2017 郝海龙

Theme by Anders NorenModified by Hailong Hao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