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换课的原因,今天老罗培训的GRE是老罗一个人培训的。为了不至于使得这篇文章的读者产生老罗不讲题的误会,我先强调一句,他的题讲得很不错的(而且我报他的班,主要目的还是听他讲题),虽然他最为人知的地方并不是这个。今天又听他讲到一代人与另一代人之间的矛盾冲突问题。

这个问题我曾经……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