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ar2011

诗 | 等人

写字楼熄灯了
加班的员工陆续出来
走到身边的露天水吧
补充能量
顺便骂骂
陪这他们加班的
贴心的领导
显然
这个话题是永恒的
两拨不同公司的人
迅速打成一片
一堆
男女生理卫生词汇中
偶尔夹杂着缘分两个字
紧接着就是
觥筹交错的声音
水吧的灯熄了
一只
在灯边飞舞的蚊子
准确的落在了
我的脚上

诗 | 下午

我走出家门
徘徊在大门的
出口与入口之间
没有人愿意
多看我一眼
我觉得在这样的天气
应该给地球
装一个空调

电子邮件的格式与礼仪问题

作为一个培训机构的教师,由于工作原因,经常收到来自学生问问题的邮件。

我本人对于种种千奇百怪的问题和想法充满好奇,因此对于学生的问题,只要有时间并且问题在我的能力范围内,我都会尽可能告诉他们我自己的想法。

可是有很多同学的邮件却不那么让人舒服。倒不是说问的问题有多诡异,而是一些格式和礼仪方面的东西搞得很不爽。

但在谈到这些问题之前,允许我让一下步,以免有人认为我在吹毛求疵。尽管我本人是一个很苛求细节的人,但除非必要,一般我不会用同样的要求对待他人,接下来要讲到的格式与礼仪,我觉得已经可以算是电子邮件格式与礼仪的底限。

电子邮件其实可以算是现代书信,其格式也是从书信格式继承过来的。书信格式要素如下:称呼、正文、结尾、署名、日期。对于电子邮件来说可能还要加上一个标题。

任何一个电子邮箱都可以显示发送和接收时间,电子邮件格式就可以不署日期的。如果是和关系没那么密切的人交流,我想剩下的标题、称呼、正文、结尾、署名个要素应该都是必要的。

考虑到自己学识确实有限,一直不敢以老师自诩,渴望与学生进行平等的交流。同时,既然收件人是我,我也默认邮件就是写给我的,考虑到这一点,一般对于没有称呼的邮件我也不会太在意。

同时,我更关注邮件的核心内容,作为一个洒脱惯了的人,也不会太在意邮件结尾是否有祝福语。

因此对我来说,事实上邮件格式要求只有三点:一是有标题,二是有内容,三是有署名。可不幸的是,大多数邮件只包含前两条甚至只有第二条——内容。邮件署名的人凤毛麟角。

我一直认为小学的时候就学过书信写作,不应该不知道写信要署名。你既然给我写邮件应该知道我是谁,而你不署名,我却不知道你的名字,这让我感觉很不平等。我想,邮件署名应该是最基本的礼貌吧?

但看到一些学生的问题,确实非常迫切,同时考虑到我国小学教学确实不靠谱,我怀着善意揣测学生的动机,觉得这孩子可能真的是忘了小学书信写作的内容,于是我还是会认真的回复邮件。同时本着负责任的态度,为了避免他在其他的地方吃亏,会好意在邮件的最后强调署名这件事情。可收到的回复却是:

「实在没有想到不署名有不礼貌的嫌疑。」

「⋯⋯」

其实,署名这件事很简单,请 Google 一下「签名档」⋯⋯

最后,我希望我们真的能够平等交流,那么就请不要把同一个问题群发给n个老师,这样的话,我会默认你的问题已经被其他老师解决了;请不要使用「辛苦你啦,龙哥」这样的说法,搞得好像是领导在视察我的工作;请发短信也多少参照一下这个文章⋯⋯ ♦︎


「辛苦」这个词现在逐渐有了日语中「辛苦」的用法,对于这一重含义我并不反感。所以现在基本上不会太在意对我说「辛苦」二字了。

郝海龙
2017 年 8 月 8 日更新

激励与习惯

(本文可以算是《因为近》的续篇,但两篇文章是独立的。)

老罗(@罗永浩可爱多)在课上讲到美国的种族问题时,引用索威尔《美国种族简史》1中的一些史料,解释了一下为神马美国的黑人在统计上更加好吃懒做,更加浪费一些。 大意是这个样子:

早期美国的奴隶主不允许黑奴拥有私人财产,奴隶主每月会定量配给黑奴一些生活用品,比如每月给一块肥皂。如果黑奴省吃俭用,一个月只用了半块,剩下的半块并不属于他,需要上交奴隶主,如果没有上交,被奴隶主发现后会一顿暴打。而如果肥皂不到一个月就用完了,奴隶主也不会额外再给。由于奴隶与奴隶主之间大多并不是一种友好的状态,而是一种敌对的状态,在这样的激励下,黑奴养成了一种生活习惯,就是每个月尽可能把配给的生活用品全用完,即使用不完也会倾向于丢掉,反正是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同时相当于给自己的敌人浪费的了东西。干活也一样,干的好了没有奖励,干的差了会有惩罚,最后所有的黑人都努力使自己刚好干到不被惩罚的量,一点也不愿意多做。久而久之,美国本土的黑人作为一个群体养成了好吃懒做、浪费的生活习惯。这种生活习惯会通过文化遗传,一代一代的传下来。 同样是黑人,西印度群岛上的黑人作为一个群体却没有这样的统计特点,因为当时西印度群岛上的奴隶主允许黑奴拥有一定的私人财产,甚至可以做一些简单的易货交易,同时对干的好的黑奴会有奖励。久而久之,西印度群岛的黑人作为一个群体养成了省吃俭用的习惯。

老罗讲这个例子主要是为了讲一些美国种族问题的成因,而我在这里引用这个例子主要的目的却并不在此。我想强调的是激励与习惯之间的相关关系。 我观察到一个现象,家乡的孩子在上大学之后,几乎很少有人努力学习,即使高中和高考成绩非常优异的同学也很少能够在大学里面保持这样一个成绩水平。造成这一点的直接原因是我在《因为近》里提到的我们在高中养成的被动学习的习惯。但这样一个习惯如何形成,我在那篇文章中并没有给出多少有力的原因。我想,这个习惯的形成类似于美国本土黑人好吃懒做的习惯的形成,都是由某种激励因素导致的。 在中国,学校学习普遍被认为是一件苦差事。这是我这篇文章随后部分的一个前提条件,造成这一点的原因有很多,但本文的写作目的并不是为了证明这一点,而且这一点似乎也是不需要详细证明的,毕竟很多老师都会用「吃的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来激励我们学习。 人总是原意做更加轻松的事情,如果一件苦差事做完没有任何回报,甚至有时候还有「惩罚」,我想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会下意识的消极懈怠。我们高中的学习负担非常重,平均每天在学校要待13小时以上,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我快速高效的完成一件学习任务,等待我的往往不是更多的休息时间,而是更多的学习任务,这样的话相当于一个积极完成一件苦差事的人非但没有因此得到休息的奖励,反而会有更多苦差事加在他身上,与其他人相比较,这就是一项变相的「惩罚」。而每天的作业完成不了,也会受到惩罚。这样的话我们每天都倾向于刚好完成不被惩罚的量,没有提高效率的激励。同时,在节假日的时候(当时最严重的时候每个月休息半天),我们不会安排任何与课堂学习有关系的东西。 这样的习惯一旦养成,哪怕后来意识到了(比如我),也会对随后的学习、生活和工作造成很多负面影响。上了大学之后,我们会习惯性的在自己不上课的时候不安排任何与课堂学习有关的东西。上过大学的都知道,如果这样都能成绩优秀的话,你不是天才就是和老师关系好。工作时也一样,我们都倾向于刚好在规定时间内完成规定的任务,习惯性的不去想有没有更高效的工作方式。当然,更多的人直到自己被迫从大学肄业,也想不明白原来是高中时候养成的习惯害了自己。 而我们的高中老师也从来不会管自己的教育方式会对学生长远的未来造成怎样的影响,即便意识到自己这样不好,也会为了眼前的升学率而妥协,毕竟他们也是受激励的对象,也要为自己的利益考虑,当然更多的情况下他们根本意识不到,脑子里面想的总是我这是为了你好。每念及此,我总是在想要让中国人放弃从动机角度为自己的辩护的习惯的难度也许要比维持世界和平一百年要难得多。 我高中的班主任经常给我们举一个他引以为豪的事例:他从来在一周的前三天就把整个这周的课备好,这周的后四天就会过的很舒心。他本来的目的是激励我们高效学习,可他没有看到我们的情况是不一样的,我们如果竟然在三天就完成了一周的任务,剩下的四天就会调整教学计划,马上下放更多的任务。 前天和一个同学聊天,他高中时去了市里一个管理相对较松的学校,最后高考的成绩算起来并不算令人满意,至少他自己应该不满意,因为他在高一高二几乎玩了两年。并说,如果和我在同一个高中(县里的高中)一直读下去,应该会考取一个更好的大学。对于我们的父辈大部分以高考结果论英雄的人来说,这足以证明去市里读书是一个失策,但他们意识不到高考远远不是最终的结果,一个不好的成绩也许会让你暂时上不了好的大学,但一个不好的习惯有时候会毁你一辈子。好在我的这个同学很清醒,并不后悔自己当初的选择。

郝海龙
2011年3月7日

这两天狂刷微博,并不是生活悠闲,恰恰相反,是焦虑,每当我意识到自己的有一些值得改进的地方的时候,就会产生的症状。这篇文章说的就是这两天我意识到的问题。

 


  1.  后来看《美国种族简史》,貌似也没老罗讲的那么详细。 

中学课本中的成功学教程

初中时,我们学过一篇《孟子》节选——《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全文如下:

舜发于畎亩之中,傅说举于版筑之间,胶鬲举于鱼盐之中,管夷吾举于士,孙叔敖举于海,百里奚举于市。

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人恒过,然后能改。困于心,衡于虑,而后作;征于色,发于声,而后喻。入则无法家拂士,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

然后知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也。

这篇文章相信各位都不陌生,尤其是加粗的部分,即使你没用过这句话励志,也至少看到身边有很多人这样做,如果没记错的话,这句话甚至被选到了初中的《思想政治》课本中,作为论证我们要艰苦奋斗的论据。事实上,这篇文章本身逻辑极度混乱。

首先,文章的前两段和后两段似乎并没有必然联系。第一段列举了一些例子,第二段根据第一段得出结论,论证水平如何暂且不提,到这里已经算是一篇完整的议论文了。三四两段基本上是心得总结,基本上看不到论证过程,最后一段只用了一个「然后知」,也不能说和上一段构成因果关系。既然是心得,就并不必须要证明什么,我们可以先略去不看。本文重点关注的是这篇文章的前两段。

文章第一段列举了许多人经历了艰难困苦之后成功的例子,但这顶多只能说明经历过艰难困苦之后有可能成功,并不能说明要成功就「『』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由于第一段到第二段是一个归纳法的论证过程,要用「必」字,除非能够证明所有成功的人都经历过艰难困苦,只要有一个反例,就无法有效的得到这样一个结论。

退一步讲,即便第二段的结论是正确的,充其量只能说明「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只是成功的必要条件,而不是充分条件:只能说明成功需要经历艰难困苦,并不能说明经历的艰难困苦就一定能成功。能否起到励志的效果,必须反过来看经历过艰难困苦的人成功的概率有多大。试想一下,一个人买了彩票中了600万,我得到结论说「若要中大奖,必先买彩票」,这结论本身没有错,但并不能证明买了彩票就能中大奖,你也不会就因此产生一种买彩票致富的欲望。如果不考虑概率,就用这句话盲目励志的话,我只能期待你不要每件事情都这么逻辑混乱,否则成功的概率是非常小的。

这篇文章可以算是古代成功学教程,现在很多成功学书籍的论证逻辑事实上也和篇文章类似,姑且不论什么是成功,就按成功学书籍中默认的定义,大部分成功学书籍顶多能说明努力有可能成功,并不能证明「只要努力,就能成功」,而这正是大多数成功学书籍企图告诉我们的。

顺便提一句,第三段应该是在激发某种「共同仇恨」1。好吧,也许是我太过发散了。


  1. Common hatreds 

诗 | 无名高地

第一次听说无名高地
是在高中的时候
我正和Rockhead兄
捧着一本摇滚杂志

我非常感谢这本杂志外面
有一个塑料封套
否则我不知道
我在学校订的这本书
能否通过层层审查
顺利的送到我的手上

每次在阅览课上看这本杂志
周围的人都会投来异样的目光
尤其是看到某些音乐节上
一些赤裸上身的少女

就在这本书的某一页
看到了无名高地
并因此对北京的摇滚现场
心驰神往

可我在回龙观待了半年多
直到这个月才知道
无名高地酒吧就在
步行二十分钟的地方

今天我又路过这里
从一楼的玻璃门上
看到自己形销骨立的影像
我马上摆出一副
鄙夷的表情

我看到一个
没时间听摇滚乐的文艺青年
以及一个很长时间没写诗的诗人
真想羞愤自尽

郝海龙
2011年2月22日

诗 | 新年愿望

我有一台电脑
装着微软系统
电脑的外壳上贴着
正版授权安全稳定

从买回它的那天以后
过节不能出去游玩
为了系统的稳定
我要重装系统

不管春夏秋冬
我要重装系统
不管天塌地陷
还是要装系统

不管洪水滔天
我要重装系统
不管海枯石烂
还是重装系统

直到有一天
在光驱放入系统光盘
它已无法识别这张
被自己磨损得饱经沧桑的脸

我的电脑就这样
快要寿终正寝
我想要台新电脑
最好能不重装系统


注:本诗戏谑之作,模仿周云蓬《买房子》,祝各位新年快乐。

郝海龙
2011年2月2日 农历大年三十 21:16

故事新编4:神农

女登觉得自己的孩子长得难看,嫌不吉利,而且没有行房就有了孩子,丈夫很爱他,倒也无所谓,可婆婆怪罪下来也担待不起,于是她就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含泪把自己的孩子丢到山里。由于这孩子被亲娘抛弃,人们都叫他「弃」。

可不曾想,这孩子到山里以后,飞禽走兽都不敢吃他,有两只熊用自己的身子给他取暖,还有两只母花豹过来给他喂奶。吃了豹子奶之后,这孩子马上变得英气十足,再也不是先前那副牛头人身的模样。人们见状,知其并非凡人,马上把他抱起来还给女登。

女登看到自己的孩子变得如此可爱,马上抱着他去洗澡,结果刚刚洗完,弃的整个身子就变成透明的,五脏六腑清晰可见。当时的人茹毛饮血惯了,见此情景,不但不害怕,反而认为是上天显灵,觉得此子将来必成大器。

弃果然天赋异禀,长到三岁的时候,已经和普通人十几岁差不多,四岁时,他已经可以跟着父亲和族人在近山打猎。放到现在,他肯定会入选青年篮球队。

五岁那年,女登突然生了一场重病,四肢发冷,面色苍白,很明显是低血糖早期症状,但当时的医疗条件不发达,这就算不治之症。弃心疼妈妈,把刚刚从山里打来的老虎肉给妈妈吃。可天天吃野兽肉,女登早就吃腻了,吃完了就马上呕吐起来。

弃见妈妈这个样子,决定无论如何要给妈妈找点新鲜的东西吃。于是独自一人上山,寻找新的食物。山上的梅花鹿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过来用角轻轻的蹭着弃的腿。弃从小喝过豹子奶,多少能看懂一点梅花鹿的意思,就跟着它走。走着走着,他突然发现一种从来没有见过的草,长得像狗尾巴一样。

这东西倒是没吃过,不知道能不能吃呢?弃的心里多少有点犯嘀咕。部落里前几天刚刚有人吃了山里的蘑菇被毒死了,去世前脸上痛苦的表情让所有看过的人这辈子都不想见第二次,而弃当时就在他身边。但毕竟是吃了豹子奶的人,和后来的郭襄一样,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物,想到躺在床上的母亲,弃抓起一把就往嘴里放,没想到竟然香甜可口,这草就是后来的谷子。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是英雄,第一个吃谷子的人也非等闲之辈。弃用这草捻出来的颗粒给妈妈做了一碗粥,女登吃完后,病竟然好了。

从此弃就天天上山尝各种各样的草,就有了后来的五谷。

弃把五谷尝出来后,大家就不去打猎了,天天上山捋五谷吃,可僧多粥少,总有吃完的时候。现代人好吃懒做都是从古人那里遗传下来的,转眼部落里已经没有几个会打猎的人了,再这样下去,山上的谷物吃完,大家都得饿死。

有一天一阵风把谷穗吹落在他们家院子里,过了几天突然冒出几棵小嫩芽,弃正在院子里洗澡,看的这个,高兴的从缸里蹦出来,大喊「我发现了」「我发现了!」颇有后来阿基米德的风格。明白了谷物是怎么长出来的,弃就开始组织人耕种,他理所当然的成了农业创始者,因此,后人把他尊称为「神农」。

食材种类增加,部落里的人就开始研究各种饮食搭配,出了很多创新菜。可那时的人们没有看过《双食记》,吃的东西杂了,各种怪病也就多了,病死率急剧上升。神农一看统计数据,发现人口已经出现负增长,于是让父亲赶紧出台鼓励生育政策,并让父亲起模范带头作用。

另一方面,神农也在积极寻找治病的良药。神农尝草的时候就发现,有些草虽然不能吃,却能治病,为了能多发现一些药材,他又开始了尝草生涯。他把这个叫做「试药行动」。

当时墙上的标语都是「人多力量大」「一手抓生育政策,一手抓试药行动,两手都要硬」等等。

神农试药有个先天优势,就是他的皮肤是透明的,若是草毒坏了他哪里,一眼就能看出来,就可以找相克的另一种草止住。

有一年,瘟疫大流行,他发现一种草根熬汤喝特别有效,就推广开来,救了一族人的命。当时这种草根没有名字,神农见它很硬,就取名叫「僵」。为感谢「僵」救人的功德,就把「僵」定为他们部落的姓。后来仓颉造字的时候,觉得「僵」的功劳和女娲差不多,就依「僵」字的读音造出一个头上戴花翎的女王的字,也就是现在的「姜」字。后来神农当了部落首领,把都城也命名为「姜城」。

忆秋水

韩寒的《独唱团》出了一期,团队解散,刊物无限期停止。这让我想到了高中时和几个朋友合办的一份报纸——《秋水》。

办报纸的想法最早是由王安君提出来的,那天我们刚好拿到校报,总共四版,像大部分官方报纸一样,第一版是校领导们的活动,剩下为数不多版面空间里,报纸主编(一个老师)的班级的文章占了一半以上,更令人发指的是,文章质量奇差,别的不说,病句丛生,用后来安君在创刊词上的话讲,简直是「作践纸张耳」。对此王安君很看不惯,向蔺游云提起不如我们一起办一份真正属于我们自己的报纸,或许言者无心,但听者有意。

蔺游云当天就和我提到了这件事,当时校报上有我一篇文章,是我半年前给校报投的一篇小说,一直没有发表,我觉得不可能见报了,哪料到同学突然高喊郝海龙你给校报的稿子发表了。我听的一愣一愣的,心想自从投了第一篇稿子没发表后,我就再也没有给该报投过稿,我总觉得这篇稿子没法的原因不是因为我稿子太差,而是稿件质量太好他们欣赏不了(如果你看过我们的校报,你一定会同意我的结论的),再投稿丢不起那人。我接过报纸一看,发现竟然是我投的第一篇稿子,不管事实如何,当时我的想法是,用的没稿子了才想起我的稿子来了。这让我很不爽,于是老蔺一提到办报纸,我就马上表现出强烈的兴趣。想办报纸的另一方面的原因是,这也是我一直以来的一个愿望,原本想上大学以后再做,现在有可能提前实现,何乐而不为。当天我们三个又探讨了一些相关的细节,并对报纸的未来做了很多的设想,当然现在看来应该叫幻想。后来又拉了柴雄兵同学一起做。

有了想法,首先要给报纸想个名字。我一开始没什么灵感,后来一口气想了十几个,被王安君一一否决,原因没告诉我,但我接受了他的建议,可能是自己也觉得不是很好,最后王安君提出几个,我在他提出的几个中又选了两三个,最后他定为「秋水」。对于「秋水」这个名字,很多人都有自己的联想,有高雅的联想、俗气的联想、装逼的联想、小资的联想,但也许大部分人都想不到,我们这两个字的最初来源是某人的小妾的一个名字。王安君怎么想的我不知道,但我觉得这个名字的来源离经叛道,这正是当中我们高中生所缺乏的,同时,名字来源很随意,显得我们很大气。名字就这样定了,并决定让书法比较好的老蔺的父亲题一个刊名。

然后就是征文。关于这一点我要做自我检讨,因为我想办一份兼收并蓄的报纸,因此主张各种风格的文章我们都要,王安君希望办一份个性鲜明的报纸,某些文风的文章坚决不要。后来王安君放弃了自己的立场,稿件要求基本上按我的想法来,因此甚至收了一些我自己都很讨厌的文风的文章(这似乎有点像《独唱团》了)。但现在想来,如果按安君的想法做,估计报纸质量会更高一些,而且会存活更长时间,只是感觉。当然,当时我采取的征文策略还有另一方面的考虑,即可以短期拿到足够数量的文章,报纸也可以出来的快一点。由于没有稿费,而且大部分同学对写作并没有一个积极地态度,都还在为应试抱着《读者》《青年文摘》《知音》找句子和素材(我不知道是因为无聊还是因为傻,居然订了一年的《读者》),因此这一点也是不得不考虑的。

总而言之,第一期报纸按照比我们想象中慢一倍的速度出了。我们没有设主编,只有四个编辑(王安、郝海龙、蔺游云、柴雄兵),这多少也是要体现出和校报的不同,校报不仅有主编,还有总编,我到现在也没搞明白这两个职位的区别。

报纸免费发放,因此大概不能算是非法出版物。我们给每个班发了20-30份不等,包括校报主编所在的班级。据说,当天晚自习他们班的同学把我们的报纸放在了讲桌上,该老师进门后抓起来就看,看完王安君写的创刊词后,望着窗外良久,说不出话,然后愤愤摔门而出。学生时代总是希望见到这样的场景,一时传为佳话。

由于稿件问题和精力问题,第二期报纸迟迟没有出来,但一直存着这个念想,但当我们雄心即将归来时,我的老师找我谈话,暗示我不要有第二期了。人在高三,身不由己,最终我们的报纸只出了一期。

2011年的第一天,我想念当年一起办报的人,祝你们新年快乐,并希望永远像高中那样,敢想敢干。

郝海龙
2011年1月1日
于北京·新龙城

© 2019 郝海龙

Theme by Anders Noré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