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本文是我的长篇小说《少年阿珵》第八章(试读部分最后一章),全书三十余章(含楔子、尾声及番外),电子版已于 2018 年 4 月 2 日在豆瓣阅读上架,欢迎点此购买阅读

(本故事纯属虚构)

全体面试结束大约是下午六点,比预计晚了一个小时。在最后一个面试者梁炯回来后不久,李任舆、王天睿、莫嘉妮——也就是马勒小姐——三人一起来到了休息室宣布考试结果。

在我面试完刚回到休息室的那一刻,内心曾涌起一种难以言喻的兴奋。我曾见过邻居的师兄在得知大学录取结果时,那种全家欢腾的状况,我的兴奋程度应该也差不多。无论我还是他,在这种兴奋中可能都有很重要的一部分是:我们再也不用读高中了。

但也正是因为已经知道了面试结果,在宣布结果的时刻已经没有什么特别的期待了。我望向坐在右手边的怡年和云丛,从神色看来,她们都略微有些紧张。我下意识伸出右手握住了怡年的左手,同时发觉她俩的手其实早就紧握在一起。

其实在她们面试完之后,我曾问过大致的情况,根据她们的描述,我感觉她们的表现至少不比我差。而既然她们都取得了参加特别测试的资格,其他各方面的背景肯定也被委员会仔细调查过,不会有什么问题,所以我对她们充满信心。她们自己也一定是有信心的,但对于这种考试,在看到结果之前,任何人都无法放心。

李任舆先生先和大家道了一声辛苦,然后让莫嘉妮把写有每个人名字的信封分别发给了我们。虽然将考试结果密封本意是保密,但好像大家都不怎么在意,每个人都是接过信封马上撕开。

一切其实在笔试结束时就已经被童云丛说中了,拆开信封后,我和赵怡年、童云丛、梁炯互相眨眨眼睛,我知道我们四个都获得了录取。

其他四名考生看完结果后陆续离开了休息室,第一个去面试的女孩在离开时特意走到我旁边道:「我没有被录取,刚才还是谢谢你。」

不等我说话,怡年应道:「不用客气,如果能帮到你,他高兴还来不及。」那女孩略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告辞离去。

看到其他四位都走了之后,我们被录取四人组的开心终于爆发了,跳起来了互相击掌。

莫嘉妮笑着说:「祝贺你们,我们每次都会密封通知,但每次结果都这样,我想下一次测试时我们干脆当场宣布成绩算了。不过,今天结束得有点晚,七点钟我们还有研讨会,估计大家出去吃饭是来不及了。我让楼上做了一些招牌菜,晚餐我们就在休息室一起吃吧,十五分钟后开饭,也算是圣哲学园的欢迎宴。」

我们欣然同意,不过在餐前这十五分钟,我们决定上楼透透风,顺便打电话给各自家里报告一下考试情况。

接电话的是妈妈,她听到我的录取结果非常高兴,马上开了扬声器让爸爸和姐姐也一起来听。也许是从我的话中听出了兴奋的感觉,姐姐说:「难得终于有一所能引起你兴趣的学校了,祝贺祝贺,回来我们好好庆祝一下。」

怡年他们三个大抵也是相同的状况。打完电话,我们又简单地聊了几句,才发现梁炯是台湾人。其实从他的口音中也能听出个大概,但因为台湾人当中两个字的名字实在太少了,所以一开始我还以为他来自东南沿海的某个省份。不过在离开休息室的时候,他把自己刚刚吃的东西的包装塞进了背包外侧挂着的一个塑料口袋,随身携带垃圾袋确实是很多台湾人的一个生活习惯。

晚餐时,再次尝到了昨天晚上云丛带我们吃的东西,不同的是,这一次我们没有昨天那么饿,也没有了考试的压力,每个人都感到了自上中学以来就没有过的放松,至少我是这样。

晚上七点钟,我们在会议室坐定,李任舆先生宣布研讨会开始。

首先说话的是莫嘉妮:「今天的研讨会我们有三项重要的事情需要宣布和讨论。第一项,各位从现在起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莫嘉妮』,不用再叫我『马勒小姐』了。」

听她的语气并没有开玩笑的意思,甚至让我们觉得称直呼她的名是一种无上的荣誉。同时,莫嘉妮重新介绍了李任舆先生的身份,他在「特别测试」进行的时候是特别测试委员会的主理人,但同时也是圣哲学园的校长。

会议的第二项议题是签署入学协议,协议签好,我们就会正式成为圣哲学园的新生。协议的内容当中有学业成绩达不到毕业要求则不予毕业字样,后来我知道其他大学也有类似的规定,但没有一个学校像圣哲学园一样严格执行。

正当我们以为所谓的研讨会不过是一个新生欢迎会时,李任舆先生开口了:「请大家仔细阅读协议。我们圣哲学园和其他大学最大的不同是,我们并没有传统大学的专业划分,而是根据各位各自擅长的领域和自身的天分安排专门的课程。当然,有一些课程会和大学课程重合,这些课程你们将和香港海洋大学的普通在校生一起学习,还有一些课程是专门给你们设计的,这些课程将由我们自己的老师或者外聘老师专门讲授,但授课地点也在香港海洋大学。请看协议第二页,在你们毕业时,你们将会取得香港海洋大学的学位证书。『圣哲学园』其实是香港学术管理会的一个实验项目,对外界来说,并不存在。但请放心,我们提供的教学资源远多于普通在校大学生,除了全额奖学金之外,我们聘请的老师也都是相关领域数一数二的专家。」

听到这里,我突然想起姐姐就是香港海洋大学的毕业生。在我表达了要来参加这场神秘的特别测试时,她从来没有从这个考试是否靠谱的角度做过分析,反倒是一再强调自己的病已经不要紧了,劝我按照自己的想法做决定。莫非她也和这「圣哲学园」有什么联系?还是仅仅因为她是海洋大学的学生,所以听到过圣哲学园的一些事?我回家一定要问问清楚。

李任舆先生接着说:「当然,因为我们的课程难度远超普通大学,如果在学习过程中出现任何问题,我们也提供直接转学到香港海洋大学的机会,但也需要通过相应的考核。对此大家还有什么疑问吗?如果对我刚刚讲的这些条件有任何一丝犹疑的话,现在入学协议还在你们手上,仍然可以反悔。对于反悔的同学,我们依然会赠予每人一千元港币。」

梁炯没有反悔,我和怡年云丛三个自然更不会反悔,我们来的目的就是要通过考试,如果反悔岂不前功尽弃?

「大家都不反悔的话,我们要进入今天研讨会第三项议题。这项议题可能真的需要你们好好想一想再做决定了。首先我想请出一位今天的特别来宾。」李任舆先生说着,会议室内部套间的门打开了,里面走出一个身着警服的男人。

看到这个人,童云丛表情有些惊讶,不禁用粤语叫道:「廉叔叔!」

那个男人也微笑着向童云丛点头,并用粤语和她打了个招呼,他俩显然之前就认识。当他走近的时候,我觉得这个人也有点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

李任舆先生开始介绍:「这位是香港警务处副处长廉思安先生。」

没错,他就是有「香港神探」之称的廉思安警官。我对香港的警察系统并不熟悉,但前一段时间刚刚出现过一个明星隐私泄露事件,当时负责侦查的是另外一位警官,这位警官很快锁定了隐私泄露的来源,并且胸有成竹,在实施抓捕时特意叫上了自己电视台的朋友,准备记录下自己的「辉煌时刻」。没想到「抓捕行动」扑了个空,电视台的录像也被某个工作人员泄露并上传到网络。一时间舆论都在说香港警察只会在电影里耍威风,实际生活中就是一群饭桶。这时廉警官接手了这个案子,短短两天之内就找到了案件真正的嫌疑人。

从此,廉警官就有了「神探」的美名。不仅仅是因为破案神速,更重要的原因是,事后发现这件案子远比一开始料想的复杂,表面上看是一个黑客入侵导致隐私泄露的案件,实则是明星身边的工作人员的报复行为。要在短短两天之内纠正以前错误的调查方向,并一举破案,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事后的新闻记录片中,我看到过他,所以刚刚他进来的时候我才会觉得有点熟悉。

不过,他究竟和我们今天的研讨会有什么关系呢?

廉思安警官用略带粤语腔的普通话说道:「也许大家很奇怪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我简单说一下情况,其实我们警务处和圣哲学园一直保持着密切的合作关系。近些年,国际犯罪活动升级,很多犯罪组织又和恐怖组织关系密切,一旦犯案,我们遭受的不仅仅是财物损失,很多时候会有无辜的平民送命。因此,提前获取情报对于警务工作异常重要。」

廉警官说到这里,李任舆先生接过话头:「其实我们圣哲学园设立的目的之一,就是要让优秀人才的智慧发挥在对人类有益的地方。所以在这个项目启动之初,项目内部就包含一个香港警方的直属特别机构,我们内部称之为『俱乐部』,俱乐部主要的工作就是为香港警方提供智力支持。」

廉警官做手势打断了一下李任舆先生:「也许各位有人听说过前一段时间香港的明星隐私泄露案,本人因此被各界媒体谬称为『神探』,但神探其实是圣哲学园俱乐部的成员们,如果没有他们的支持,我们没有办法第一时间看清黑客的障眼法,案件侦破肯定不会有那么快。」

李任舆接着说道:「相信各位都能理解,在我们学习的过程中,为了掌握某种知识或技能,必须要做一些作业和练习,但大多数学校当中此类练习除了能够提高你自身的学习水平之外,并无其他用处。而如果各位能在俱乐部做一些工作的话,这些工作一方面能够训练你所学的知识和技能,另一方面确确实实在为我们的社会做贡献,我们认为这才是最好的作业和最好的练习。所以今天的第三项议题是,各位是否愿意加入俱乐部?」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王天睿开始给我们发资料,一边发一边说:「我知道各位对于俱乐部这个机构有各种疑问,我先简单介绍一下俱乐部的情况,然后可以回答各位的问题。首先,无论各位是否加入俱乐部,各位都已经是圣哲学园的学生了,你们可以把这个俱乐部当作学校的一个社团组织,不过因为圣哲学园本身比较特殊,整个学校也就这一个社团,当然我们并不反对大家在上学时加入任何香港海洋大学的社团。其次,俱乐部也是警务处的一个秘密机构,因此我们在任何时候都会受到警队的保护,但另一方面俱乐部的一切工作都独立进行,并不接受警务处直接命令,只在必要时刻给他们提供帮助,到目前为止我们合作得还不错。第三,你们现在拿在手上的文件是俱乐部会员合同。如果你决定加入俱乐部,将和俱乐部签订为期一年的合同,在合同期满之后,你可以选择是否续约,续约的合同也将会是一年。」

可能是因为「俱乐部」这件事出现得太过突然,甚至有点魔幻,我们几个圣哲学园的新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一直都在静静地听几位老师和廉警官的话。说到合同时,梁炯突然问道:「那如果我中途选择不履行合同呢?」

王天睿说:「问得好。如果你签订了合同,却不履行,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取消你圣哲学园的学习资格,简单来说就是开除你,因为一旦加入俱乐部,在俱乐部工作就是你课程作业的一部分,不完成作业无法达到我们的毕业要求。但除此之外,我们并没有其他任何办法。但至少到目前为止没有故意不履约的情况出现,我相信在座的各位也都是重视自己承诺的人。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一直在强调圣哲学园是一个实验项目的原因之一,因为一旦我们扩大招生范围,就无法对每个人的背景做细致的调查,也就无法保证每个人在这方面具有职业道德。此外,我们把合同时间设为一年也是有原因的,对各位来说,一年可以做很多事情,但一年又不算是特别长,就算有一些工作上的不如意,也不至于完全不能履约。」

接着这个话题童云丛问道:「那么究竟会有什么样的工作上的不如意呢?」

莫嘉妮说:「其实大家应该都能想到,所谓的俱乐部其实就是一个情报机构。从事这种工作时,难免会看到很多处在道德边缘的事情,我们会遇到怎么做都是错的这种人性的考验。尽管大多数情况下我们只负责提供信息和建议,并不参与实际的行动,但当你发现某个人因为你提供的信息而死亡的时候,难保你自己的内心能够承受。但我们确信我们是在做对社会有益的事情。」

说完,我看到童云丛、赵怡年和梁炯的表情中都泛起了一丝犹豫。我特别理解这种感受,因为我的感受应该和他们没有太大区别。

在此之前,「情报机构」这四个字对我们来说仅仅是电影中的存在。看这类片子时,我们会欣赏主角的冷血,羡慕他们风流倜傥的生活,为他们能一次次成功阻止反派阴谋的能力而折服。我想每个人在看这类片子的时候,都曾有过自己是主角的幻想。因此,对于这个俱乐部,我们充满了好奇,迫切地想知道自己如果真的成了所谓的情报人员,生活会变成什么样子,如果这种好奇心得不到满足,简直比杀了我们还难受。

但是,这并不是电影,真的要加入俱乐部的话,我们要面对的其实不是杀了我们的问题,而是我们的某些建议会左右别人生命的问题。即使是在电影中,主角们也要经常面对这种重大的人生抉择,每当这时,我也会问自己,真的能做出和主角一样的决定吗?真的能够在做完决定之后,从容面对这个决定的后果吗?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现在面对的不是过家家游戏,这是实实在在摆在面前的选择,加入还是不加入?这是个问题。

正待我犹豫不决之时,梁炯说话了:「我认真思考了一下,决定加入。别的不说,如果我今天选择不加入,也许会后悔一辈子,但加入了,就算后悔,可能也就后悔一年而已。」

他的话提醒了我,为期一年的合同设计确实聪明,其实是给了我们一个尝试的机会,是啊,试一年又不损失是么。可是,在一家情报机构工作一年,真的不损失什么吗?

这时,莫嘉妮说话了:「大家不用着急,我知道这对大家来说是一个艰难的决定,梁炯同学也可以再考虑一下。大家一边考虑一边听我讲。刚刚天睿只讲了俱乐部的工作,可以说快感和风险并存,但俱乐部成员不仅仅有工作义务。对于第一次加入俱乐部的成员来说,我们有一项新人福利,即俱乐部可以帮助你解决一件事情,当然首先是这件事得有解,其次不可以是作奸犯科的事,这项福利终身有效。各位都是聪明人,生活中的大部分事情自己都能找到解决办法,反过来说,一旦遇到解决不了的麻烦,都不会是特别容易的事情。比如,杜珵宇同学,我们都知道你姐姐得了格林—巴利综合症,你不想追查一下她得病的原因吗?」

(第八章完)

本文是我的长篇小说《少年阿珵》的第八章,试读连载到此为止,全书三十余章(含楔子、尾声及番外),电子版已在豆瓣阅读上架,欢迎点此购买阅读


相关链接:


版权信息

本作品首发于豆瓣阅读,作者郝海龙已授权豆瓣阅读代理纸质出版、刊载,以及影视改编事宜。如果你是出版社,可以点击这里联系豆瓣,也可以通过作者先行接洽。

本文为试读章节,经作者郝海龙与豆瓣阅读同意发布,未经允许,请勿以任何形式转载本文内容。

(封面及头图设计:Jony F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