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随手

禅与英语自学艺术

前些日子做客 iTunes 获奖播客《狗熊有话说》,和主播大狗熊聊了聊英语学习。涉及到了以下一些话题:

  • 学习英语给我们两人带来了什么样的好处?
  • 中国非一线城市的英语学习现状。
  • 内向的人如何学习口语?
  • 关于语音:重要的与不重要的;该如何训练?
  • ……

这期播客的标题叫「禅与英语自学艺术」,来自我妻子和我开的一个玩笑,说我的《英语自学手册》应该叫《禅与英语自学艺术》,具体为什么,节目里也许有答案,欢迎感兴趣的朋友收听。

收听方式:

「在线教育」和「信息焦虑」——最近在两档播客节目中做客

最近在两档播客节目中做客,主题分别是「在线教育」和「信息焦虑」,欢迎各位订阅收听:

  1. Byte.Coffee Episode 54: 与郝海龙聊聊线上教学(主播:MilkShake ? )
  2. 海螺电台 017. 我的 RSS 订阅就像是我的个人图书馆(主播:Shawn,另一位嘉宾:MilkShake ?)

两则关于星火奖的消息

前段时间给第一届中国原创推理星火奖投了一篇小说《死者不在现场》,自认属于「本格+社会派」。

星火奖赛制分为初赛、复赛、决赛,初赛投稿截止日期为今年 9 月 30 日。但整个初赛每三个月分为一个赛季,原定每个赛季会有一篇最佳作品跳过复赛直通决赛。我的这篇小说侥幸和晚晨的《夜色真美》1成为了第一赛季直通决赛的作品。因此之故,星火奖评委会也安排我做了一次访谈。

两则消息相关链接如下:

平心而论,中国的推理小说发表的渠道和相关的奖项非常有限,几位发起者能够在这种环境下创立一种新的推理小说奖项,着实难能可贵。目前初赛征文第二赛季刚刚开始,各位如果对创作推理小说有兴趣,也非常推荐参加这个比赛。

详情请见:


  1. 这个标题让我想起了菲兹杰拉德的《夜色温柔》。 

播客推荐:《科科创意研究室》

由于自幼阅读倪匡先生所著卫斯理、木兰花等系列故事,对卫斯理故事序言中经常出现的「小友」叶李华的名字并不陌生。事实上,早在十几年前就因为在晚上搜寻「卫斯理」的缘故上过叶老师的个人网站「科科网」,但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竟然一直没有深挖网站的信息。

几年前,我开始系统阅读阿西莫夫的银河帝国系列(包括基地系列、机器人系列、帝国系列共十五本),才发现译者竟然也是叶李华老师。阿西莫夫的文字简洁,只不过越是这样的英文,越是不好翻译,但叶老师的翻译流畅之极,读之甚是痛快。这让我重新开始关注叶老师。

就在去年,无意中在 Youtube 上看到一段香港书展的视频,是叶李华老师主讲的《从艾西莫夫到倪匡——我的科幻之旅》。里面除了谈到了很多叶老师和阿西莫夫先生及倪匡先生的轶事和秘辛之外,还额外提到了叶老师做的两档广播节目,分别是《空中卫斯理书斋》(与梅少文一起主持)和《科科创意研究室》(与珊珊一起主持)。于是我赶紧去他网站上查阅,发现网上有全部的音频档之后,我如获至宝。

从去年后半年开始,我便开始系统性地收听这两档节目,其中尤其要推荐《科科创意研究室》。这档节目前前后后整整播了三年(2011 年 1 月~ 2014 年 1 月),共 157 集。前三分之一的节目介绍了不少科幻作家(尤其是西方科幻作家)、科普书籍,同时也讲到了不少撰写科幻小说时创意发祥的点子。无论你把它当作是一档科普节目、科幻小说推荐节目,还是一档科幻小说写作技巧分享节目,都非常值得一听。因为节目推荐,我去年阅读了几篇海莱因上世纪四五十年代的作品(如 By His Bootstraps, 我戏称为科幻小说考古),觉得一点都不输于今天的科幻小说。

后三分之二节目中,叶老师把自己创作的十册《卫斯理回忆录》逐章剖析了一遍,我目前听到第 134 集,但我相信叶老师在剖析过程中真正做到了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这对于喜欢卫斯理的朋友和有志于创作科幻小说的朋友来说都极具价值。

虽然节目中有一些观点我并不认可(如对中医和手指识字的看法),另有一些节目中提到的科学证据可能到今天已经不是那么准确了(非常少),但也许是我孤陋寡闻,今天的中文互联网上,我几乎看不到如此精彩的科普+科幻节目,这档节目也拿到了台湾第 47 届金钟奖。如果你现在因为疫情正处在被隔离的状态,那么不如趁此机会弥补一下没有听到这档节目的遗憾。

顺便提一句,收听过程中,我曾和叶老师写信交流,叶老师告诉我《卫斯理回忆录》台版目前已经绝版,但香港三联刚刚出了第四册《移心》和第八册《乍现》(Google Play Books 上有电子版)。此外,第三册和第四册的故事都可以在叶老师的网站上找到广播剧,据叶老师自己在节目中说,广播剧基本上忠实于原著。考虑到节目后三分之二主要谈论对象是《卫斯理回忆录》,大家可以找到这些资料来对照着听,相信会获益更多。

至于收听办法,大家大可在网上搜索关键字「科科创意研究室」,也可以在叶老师的网站上找到相关的链接。我自己的做法是将整档节目下载下来然后导入到 Pocket Casts 收听,供参考。

相关链接

刺猬乐队的歌词究竟好不好

因为乐队的夏天热播,刺猬乐队的歌词(大部分为主唱子健创作)被人谈论甚多。一部分人强烈喜爱,包括鼓手石璐;另有一部分人则嗤之以鼻,觉得这些词都是什么玩意,很多地方语句不通、过分省略、不是符合通常表达习惯,简单说不像人话。

如果你马上找一些刺猬的歌词来看,你会觉得后一种观点似乎很有道理。以《盼暖春来》为例,最后那几句歌词中,「思念悬炫」什么意思?「欲无尽夜」似乎能听懂,但我们好像平时不这么说。我们可以和李宗盛的歌词做一下对比,比如「为你我用尽半年的积蓄,漂洋过海地来看你」,你会发现刺猬的歌词的确「不像人话」。

只是这样是否意味着他们的歌词就一定不好呢?我觉得未必。

首先,歌词是歌曲的一部分,虽然有一些歌词本身也是很好的文学作品,但不结合音乐直接去评判歌词并不妥当。简单来说,如果听这首歌的时候给你产生的一种心灵上美妙的状态,那么至少你就可以做出这首歌好的判断,那么歌词也是好的,因为它对这首曲子是合适的。

但更重要的是,歌曲是艺术作品,本身可以有实验性。从这个意义上讲,那些以「不像人话」来批判刺猬歌词的人,拒绝承认刺猬作品中的实验性:他们要么认为刺猬或子健没有这种艺术自觉,不觉得这是一种故意;要么认为哪怕是故意,「不说人话」也是歌词艺术中不可容忍的错误。前者认为艺术家能力不足,后者干脆给歌词乃至语言实验设定了一条禁忌。

艺术家可以也应当不屑于这种可笑的禁忌,而子健在「说人话」这方面的能力应该也毋庸置疑。我认为他是故意要这么写,这就是他的艺术实验。最近一篇对石璐的采访中,我们能看到子健也确实有这方面的自觉。

那么他的实验成功了吗?这可能要在许多年之后才能有定论,或者永远没有定论。但如果我们不以消极的态度去看他的词,当你看到诸如「驳爱斑悬」这类「非人话」的时候,你能想象到一个画面乃至一个故事,那么他的实验至少起到了一定的效果。

最后,有一点我想说,对于汉语和汉字的实验,如果我们汉语使用者不做,那么就真的没人做了。

关于播客的最新消息

关于我的播客《比特新声》《保持冷静》《海龙一声吼》的最新消息。

由于一些原因(详见文末的官网通知全文),斑斓播客工作室出品的两档播客节目《比特新声》和《保持冷静》迁移到了新的网站,目前 Apple Podcasts 和 Overcast 订阅不受影响,使用其他客户端订阅的朋友烦请至官网使用新的 RSS 链接订阅。

此外,我将《海龙一声吼》全部节目归档放到了一个 Notion 页面中,包括所有的常规节目和特别节目,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前往相关页面下载收听。

相关链接:

原有网站会并行一段时间,banlan.show 首页目前放了一条通知,大家可以直接点击上面的链接到相应的播客网站订阅收听。


4 月 8 日更新:

《比特新声》和《保持冷静》两档节目已正式上线 Spotify,欢迎订阅收听:

4 月 11 日更新:

两档节目已上线 Google Podcasts 链接如下:比特新声 | 保持冷静。此外,各自更新了一期节目:

4 月 12 日更新

经过与 Castro 现支持团队沟通,《比特新声》和《保持冷静》两档节目的 Castro 链接已经修复如下:


官网通知全文

之前托管《比特新声》《保持冷静》音频节目的服务商正在回收测试域名,我们尊重他们也许是无奈的决定。为了我们的节目免受影响,遂将两档节目迁至新兴博客与播客平台 Typlog.com 托管。即日启用两档节目新的网址与 RSS 订阅链接如下:


我们对网址和 RSS 做了重新指向,旧网站会并行一段时间。对于 Apple Podcasts 订阅用户,理论上可以沿用原有订阅链接,但鉴于以往经验,此类指向出问题概率较大,如有影响,建议直接用新 RSS 订阅。

向一直以来关注我们的朋友说声抱歉,同时感谢在迁移过程中伸出援手的 Liam 和 @lepture 。

郝海龙 谨上

2019 年 4 月 6 日

两个采访

  1. Ulysses 的 Do you write? 栏目 2 月 1 日发布的英文采访:Chinese Author Hailong Hao: “If a Thing Is Worth Writing and Only I Can Write About It, Then Putting It Into Words Is My Responsibility”
  2. 「利器x播客」2 月 13 日发布的中文采访:「利器x播客」访谈 003:一直以来,做一个谈话节目主持人就是我的梦想之一

《少年阿珵》的免费试读章节列表

按:这是我的长篇小说《少年阿珵》的免费试读章节列表,全书三十余章(含楔子、尾声及番外),电子版已于 2018 年 4 月 2 日在豆瓣阅读上架,欢迎点此购买阅读

  1. 《少年阿珵》连载:楔子 + 第一章 诡异的试卷
  2. 《少年阿珵》连载:第二章 奇妙的能力
  3. 《少年阿珵》连载:第三章 神秘的邮件
  4. 《少年阿珵》连载:第四章 机场的偶遇
  5. 《少年阿珵》连载:第五章 准竞争关系
  6. 《少年阿珵》连载:第六章 你入戏好深
  7. 《少年阿珵》连载:第七章 小概率事件
  8. 《少年阿珵》连载:第八章 唯一的社团

上架公告:《少年阿珵》全本已在豆瓣阅读上架


版权信息

本作品首发于豆瓣阅读,作者郝海龙已授权豆瓣阅读代理纸质出版、刊载,以及影视改编事宜。如果你是出版社,可以点击这里联系豆瓣,也可以通过作者先行接洽(haohailong@gmail.com)。

本文为试读章节,经作者郝海龙与豆瓣阅读同意发布,未经允许,请勿以任何形式转载本文内容。

(封面及头图设计:Jony Fang

我心目中最酷的一本 GRE 填空参考书

按:我与杜昶旭老师合著的 GRE 填空参考书《GRE 填空解题六步法》已经上市。目前在各大网络商城都能够买到(文末附有链接)。

这是一本参考书,这个属性也许会让许多人心生厌烦。之前我也有同样的想法,以至于我一直都很抵触去写这类书籍,但最终是什么让我改变想法呢?附上后记供大家一阅。

在我第一次听说 GRE 考试的时候,在我第一次听 GRE 课程的时候,在我第一次见到杜昶旭老师的时候,在我第一次走上讲台自己讲老 GRE 填空的时候,在我开讲全国第一个新 GRE 大班的时候,在我第一次在线上讲 GRE 课程的时候,在我第一次与同事完成 GRE 填空引导训练系统的时候,我都没有想到过自己会写这样一本书。

理由很简单,在我看来,一本针对某种特定考试题目的书似乎是没有生命力的。当命题机构改变考法甚至放弃这种题型的时候——这种事情在历史上发生过很多次——对很多人来说,这本书瞬间就失去了价值。除此之外,我觉得考试类参考书不酷,这是一个很多人难以理解的理由,但酷对我来说很重要,它是我们八零后的热与光,是一种难以言说的美与性感。

类似这样的想法困扰了我很多年,再加上小时候碰到过很多毁人不倦的老师,在很多人面前我甚至讳言自己是一个 GRE 老师。我希望自己和大家讨厌的「考试」两个字无关,也羞于和那些带给我痛不欲生的记忆的所谓「老师」为伍。因此,尽管我和老杜一直活跃在 GRE 教学一线,GRE 填空的这套解法给同学传授过无数遍,但我一直对写这样一本参考书心存疑虑。

去年的某一天,我的一位朋友和我说:「有的阵地你不去占,就只能让其他人占了。」这句话让我突然看到了问题的反面,虽然我碰到过很多差劲的老师,但哪怕是在我的中学时期,我也遇到过很多优秀的老师。如果没有他们,我也许还会囿于一些错误想法而无法自拔。当我选择成为一名教师的时候,我完全可以选择成为优秀的那一部分,让优秀教师的阵地变得更大。

顺着这个思路,我回顾了我的职业生涯,不管我是否愿意承认,教师与 GRE 这两个标签必将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最真实的自我当中一定会包含这一部分。你拒绝承认真实的东西才不酷,而且还会瞬间变得矫情。

在想明白这件事后,我也开始慎重的考虑写书的事宜。首先,针对考试的参考书的问题肯定依然存在,但如果他能帮助现在打算考试的同学,那么本身已经功德无量。其次,写作本身是一种辅助思考的手段,写一本书可以让我反过来对教学思路有进一步的提升。最后,GRE 填空解题过程中涉及的思维训练本身不仅仅对考试和教学有帮助,在写书的时候我尽可能把每一步的理由都阐述清楚,这本身就是一种思考的方法论。只有你有心,这种方法论可以用到学、生活和工作的很多方面。

我不保证在上述几点当中都做的非常好,但我能保证我用最大的努力让它变成了一本体系最清晰,步骤最明确,最关键的是——它是我心目中最酷的一本 GRE 填空参考书。

这是我出的第一本参考书,也算是对我 GRE 填空教学生涯的总结。书写完了,我的教学工作还会继续,对酷的追求也不会停止。


《GRE 填空解题六步法》购买链接:

发起一个「思考」的行为艺术:第欧根尼俱乐部

欢迎加入「第欧根尼俱乐部」,我是本群管理员噤声机器人(@ShushRobot),你可以叫我「小噤」,我正在帮助 47 人专注地思考。
Welcome to the Diogenes Club! I’m Shush Robot (@ShushRobot), the admin of this group. You cancall me Sh… for short. I am now helping 47 members think intently.
噤声机器人(Shush Robot)

前一段时间我在 Telegram 上开启了一个新的群组「第欧根尼俱乐部」(The Diogenes Club),群组的唯一规则就是禁止人类发言。这个规则与 Telegram 作为一个即时通讯工具的属性是相违背的,所以很多人并不知道这个群组的存在除了「哦,你也许是第一个这么干的,有点意思」之外,还有别的什么意义。我对于这种质疑的回应是,这是一个行为艺术。

这个回应对于「第欧根尼俱乐部」这样一件艺术品的成立已经足够甚至有些过分了。因为一个「不允许人类聊天」的群组本身就具备了一种纯感性不讲理的特征,而且它并未对他人造成任何伤害和困扰,所以可以把它理解成是一件人畜无害的纯粹艺术品,当有人第一次来询问「这么做有什么意义」的时候,这件作品作为一个「实验艺术」的意义已经诞生了。

但这还不够,这件作品的意义其实并不止于此,这实则是一种关于「思考」的在线行为艺术。

前不久,在我的 Telegram Channel @haotalk 上,我曾发布过这样一则讯息:

微博似乎有种魔力,在上面写的东西会自动变得口水。我喜欢倾诉,但倾吐口水实在非我所愿。在我弄清楚原因之前,我自己努力克制。

其实我一直在思考这背后的原因,我感觉我的微博乃至很多人的微博讯息之所以会变得如此口水,是因为很多话未经思考就直接贴了出来。简单来说,微博有一个 140 字的限制,现在虽然取消了,但在讨论时也很少发布特别长的讯息,于是我们发布的任何消息都很难做严格的前提限定,语句中的漏洞也就比较多。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要形成有效的讨论,对话双方最好能有高度的默契,知道对方语句中的预设是什么。这一点往往很难做到,因为网友之间其实本身并不是很熟悉,只能退而求其次,我们最好能够在讨论中遵守一种宽容的原则,即如果对方的言论存在着多种可能的解释,就挑对对方最为有利的解释去理解。

但现实是令人失望的,一方面是因为挑出对方漏洞的这种极端文字特别容易调动情绪,容易引起更多的关注,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这种文字多了以后,很多人在进入微博之时就马上进入了一种战斗状态。很多时候,脑子里想的不是我如何有效讨论,而是如何把对方怼回去。一旦这样的情绪占据了主流,一些偏理性的人也很容易遭受裹挟,比如当有人指出你言论的问题时,就算你个人知道不是那么回事,也懒得理这种言论,但有不少围观你的人在那一刻的情绪很可能受到了这种言论的调动,从而对你产生一些误会,而如果你真正想传递一些有效的内容,就必须慎重对待这一点,不得不作出解释,而这种解释往往会被对方当成反驳,进而陷入进一步的争论。

Twitter 上类似的情况也不少。

古人云,三思而后行。我觉得在言论的力量越来越厉害的今天,我们不妨把这句话改写成:三思而后言。思考不是万灵药,但让更多的人重视思考一定可以让前面的这种局面有所改观。成立「第欧根尼俱乐部」的原因即是如此。

之前一直没有讲到这一点,是因为这个俱乐部中的一个重要成员还没有做好准备。在群组成立之初,我们的群规就非常明确,叫做「禁止人类发言」,如果你仔细思考的话,可能已经琢磨出其中的暗示,亦即如果要发言,你必须不是人类。所以我请臭臭同学按照我的意愿帮我制作的一个机器人「噤声机器人」(英文名 Shush Robot,简称「小噤」)来管理群组。简单来说,「小噤」就是整个群组的唯一统治者,祂的主要职责就是阻止我们人类发言。当任何人类成员在群组公开发布任何讯息时,「小噤」都会提醒你打扰到了其他人的思考,并在 5 秒之后将你的信息删除。

听上去这似乎和我们的初衷相反,因为有人发讯息本身就构成了对他人的打扰,「小噤」跳出来再说一句,似乎叨扰更甚。但这正是这件艺术品的精髓所在。首先,我们鼓励所有成员都针对这个群组开禁音模式,其实并不会对成员造成实际打扰,其次,我们希望通过这样一种艺术把「对思考的打扰」用视觉形象给大家展示出来,从而让大家反过来知道思考的可贵。

以上是「第欧根尼俱乐部」的艺术意义。当然,这个俱乐部本身也有实际意义。首先,当你想要很冲动地发表一番言论时,你可以把这里当成是一个树洞,当你把情绪发泄到这个群组中之后,也许可以更好地理性思考。而与一般树洞不同的是,你的言论确实展示给了所有的俱乐部成员,只是这种展示只有 5 秒钟时间,其他成员是否能看到,全看造化,这种不确定性本身也是这种艺术的魅力之一。当然,我们的机器人本身也是有人性的,有时候会出现一些没有删除成功的漏网之鱼,而这种漏网之鱼往往只存在与某些人的手机上,这使得在群组内部发言本身有了一种神秘的诱惑。

其次,由于一开始的规则非常严格,又没有机器人的统治,我们所有的人类成员都严格遵守不说话的规则。但交流又是人类的天性,所以在「重压」之下,我们看到了一些神奇的交流方式。比如 @mutnau 同学通过改昵称的方式来引起大家的注意。这一点的象征意义不亚于我们人类对于火种的保存,言论的自由就是我们新时代的火种,无论遭到多么严格的钳制,都无法阻挡我们内心深处表达的欲望。这个行为艺术在实验阶段就能看到这样有深意的行为,从某种意义上讲,在发起之前我们的活动已经成功了。

mutnau 的发言方式

mutnau 的发言方式

当然,我们的活动依然在继续,也欢迎大家共同参与实验:

参与办法:点击此处加入「第欧根尼俱乐部」,你就自动成为了俱乐部的成员;当你离开时,你自动失去了会员资格。

活动方式:当你知道你是这个俱乐部的成员时,你要主动提醒自己思考;当你憋不住想要表达的时候,请随意向群组内部发言,我们的「小噤」会帮助你更专注地思考。


欢迎大家订阅我的 Telegram Channel 「海龙说」(@haotalk),之后在 Telegram 上我还会发起一些其他活动,都会在这个 Channel 中通知。

© 2020 郝海龙

Theme by Anders Noré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