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2 of 30

没有文化的人会不会伤心

新裤子乐队的《没有理想的人不伤心》最后几句歌词是:

没有文化的人不伤心
他不会伤心
他不会伤心
他不会伤心
他不会伤心
他也会伤心
他也会伤心
他也会伤心
伤心

那么到底会不会伤心呢?我觉得其实就是不会伤心。最后几句就像是一个给孩子讲社会现实的中年人,讲着讲着孩子哭了,于心不忍,好吧,我和你说「他也会伤心」,你是不是会好受点?

电影还没有开始,芝士蛋糕尚有余温

单曲《一丝甜蜜》首发

网易云音乐收听链接(国内朋友可用)

更新:给海外朋友一个剑走偏锋的收听方式,使用 iPhone / iPad 的 Shortcuts (捷径 / 快捷指令),可以一键听《一丝甜蜜》。第一次播放有点慢,但第二次开始就会播放本地文件,会很快,捷径下载地址: https://s.olo.la/2oMx00

从去年到今年我的生活发生了一些变化。作为一个早就把不安定当作常态的人,内心其实并没有什么波澜,只是遇到该做的事就做。但这种过于自律的状态其实像一块浮石一点点地摩擦自己的神经,一下两下可能还有给人痛感的兴奋,摩擦久了就失去了敏感。

对于一个创作者这种状态非常危险,哪怕自己再警惕,我们这个物种的求生本能也会让自己适应。更无奈的是,这种状态还要继续,我只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它早点结束,于是就更需要自律——循环——一个可怖而又无奈的循环。

在这种状态下,能够收到朋友王念北带来的这份迟到的生日礼物,无异于雪中送炭。

《一丝甜蜜》是我四五年前的作品,当时无知者无畏,一个人操刀了词曲创作,在朋友聚会时偶尔还会自弹自唱。后来在创作《少年阿珵》时,写到其中某个段落,刚好需要音乐衬托,我就把这首歌写了进去,这首歌也就成了《少年阿珵》插曲,以至于《迟早更新》中任宁问我整本小说是不是以这首歌为主题写的

不过小说毕竟是文字,小说里的歌更多地只是歌词,对于歌词创作我尚有自信,却从来没有想到过这首歌有一天能够走进录音棚,并作为一首单曲正式发布。念北用心让这件事变成了现实,能够收到这份礼物,非常开心。

致谢

感谢编曲并担纲吉他手的余沛东老师,虽未谋面,但总听念北说起你。感谢键盘手 Willing汪 与混音师边策。感谢封面和设计 JonyFang,同时他也是《少年阿珵》的封面设计。

相关链接


《一丝甜蜜》歌词

你路过一片田野
想起曾经的幻觉
那不开心的记忆
还带着一丝甜蜜

我穿过喧嚣的街
回到了十三年前
一个可爱的女孩
亲吻了我的左脸

我们第一次相见
你却在我记忆中出现
多么美妙的夜晚
月光下的你如梦似幻

电影还没有开始
Cheese cake 尚有余温
我视线中的微光
是你清澈的眼神

我牵起了你的手
月色都变得温柔
不知道多年以后
你是否还在身边

我们第一次相见
你却在我记忆中出现
多么美妙的夜晚
月光下的你如梦似幻

我们第一次相见
你却在我记忆中出现
多么美妙的夜晚
月光下的你如梦似幻


作曲 : 郝海龙
作词 : 郝海龙
编曲:余沛东
吉他:余沛东
键盘:Willing汪
混音:边策
封面设计:JonyFang

关于播客的最新消息

关于我的播客《比特新声》《保持冷静》《海龙一声吼》的最新消息。

由于一些原因(详见文末的官网通知全文),斑斓播客工作室出品的两档播客节目《比特新声》和《保持冷静》迁移到了新的网站,目前 Apple Podcasts 和 Overcast 订阅不受影响,使用其他客户端订阅的朋友烦请至官网使用新的 RSS 链接订阅。

此外,我将《海龙一声吼》全部节目归档放到了一个 Notion 页面中,包括所有的常规节目和特别节目,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前往相关页面下载收听。

相关链接:

原有网站会并行一段时间,banlan.show 首页目前放了一条通知,大家可以直接点击上面的链接到相应的播客网站订阅收听。


4 月 8 日更新:

《比特新声》和《保持冷静》两档节目已正式上线 Spotify,欢迎订阅收听:

4 月 11 日更新:

两档节目已上线 Google Podcasts 链接如下:比特新声 | 保持冷静。此外,各自更新了一期节目:

4 月 12 日更新

经过与 Castro 现支持团队沟通,《比特新声》和《保持冷静》两档节目的 Castro 链接已经修复如下:


官网通知全文

之前托管《比特新声》《保持冷静》音频节目的服务商正在回收测试域名,我们尊重他们也许是无奈的决定。为了我们的节目免受影响,遂将两档节目迁至新兴博客与播客平台 Typlog.com 托管。即日启用两档节目新的网址与 RSS 订阅链接如下:


我们对网址和 RSS 做了重新指向,旧网站会并行一段时间。对于 Apple Podcasts 订阅用户,理论上可以沿用原有订阅链接,但鉴于以往经验,此类指向出问题概率较大,如有影响,建议直接用新 RSS 订阅。

向一直以来关注我们的朋友说声抱歉,同时感谢在迁移过程中伸出援手的 Liam 和 @lepture 。

郝海龙 谨上

2019 年 4 月 6 日

我使用的 Mac App 列表

前一段时间在 Notion 上开了一个页面,列出了我正在使用的 Mac App,没想到发到社交网络之后,很多朋友转发收藏。这两天我又对此列表做了一些简单调整,同时 Notion 也支持了复制页面功能,如果有兴趣,大家可以收藏或用 Notion 复制下面这个页面:

My Mac App List

郝海龙
2019 年 4 月 7 日

大人们没什么了不起

各学校明天都要举行开学典礼,沉闷无聊的每一天又要开始了。
宫部美雪《所罗门的伪证》

花了约两周的时间终于读完了宫部美雪一百多万字的巨著《所罗门的伪证》。尽管大家习惯上将它归为推理小说,但其中解谜成分着实有限,倒是最后的法庭辩论可以勉强将其放入法庭推理小说一类。不过既然提到法庭这一节,不妨多说一句,这种校园的法庭辩论让我想起了前一段时间国内热映的一部电影——改编自《十二怒汉》的《十二公民》。这种将真实事件引入虚拟法庭(校园法庭)的做法给我们国内的法庭推理小说提供了一种可能性。同时也让我觉得,如果此书能够精简改变为一部话剧,想必十分精彩。

不过,庭审固然是整部小说的高潮部分,也是读起来最为顺畅的部分,但真正让我觉得震撼心灵的是作者对中学生生活和心理的描写。我没有想到宫部美雪这样一个父母辈的人可以将中学生的生活状态和心理描写得如此真实,以至于竟让我也想起了自己的初中生活。

很多朋友知道,由于老师的猜忌、不信任、鼓励检举揭发、肆意侵犯个人隐私,我对自己的中学生活尤其是初中生活抱有很强的怨念。当时,我个人觉得异常无助,好在我并不孤独,总是可以和好朋友共同和不好的事情斗争,在濒临崩溃的时候,也能找到一些伙伴和自己聊也许有点可笑但却很沉重的话题,比如离家出走,比如自杀。现在想想,多亏可以和同学交流这些想法,不然真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要知道在我的初中,不良少年抢劫伤害事件经常发生,少女怀孕现象也不罕见。在我上高中时,学校甚至发生过一起伤害致死的案件。在发生这些事情的时候,我也听到过许多家长对此事的评论,他们大都会装作一副不理解的样子,比如他们会说:

怎么会因为这么一点小事就动了杀心呢?

于是,自从中学开始,我对大人(比我们大一辈的人,或更大的人)都有一种根深蒂固的印象:他们不可能了解我们,他们和我们在乎的事情不一样,就算是我和他们说了我们在乎什么,他们也理解不了为什么。这其实是个难题,就好像男性很难理解女性对衣服和包的执念,女性很难理解男性对高科技产品的热衷一样。要想说服对方,我能想到的唯一方式也正是这样的类比。而在中学时的我一直找不到这样的类比,何况本身与家长的家庭地位就不平等。

就这样我们重视的很多东西被家长当成了儿戏,同时又打着「我这是为了你好」「你长大就明白了」「你这是青春期的叛逆」等旗号而不去了解孩子的内心,因为「儿戏」对他们来说意味着不重要。所以,在我个人的视角中,家长是永远不会理解中学阶段的孩子的,但这本书让我看到了另一种可能性。

这本书有一个角色大家也许是大家一直忽视的,那就是作为叙事者的宫部美雪。由于她的年龄,甚至有很多读者会称她为宫部阿姨。正是她的存在,让我在跳出这部小说的框架时,意识到大人完全有可能理解孩子的想法,甚至他们从一开始就是知道初中孩子想法的。有时候我会为自己的后知后觉感到可笑,因为我们的父母也都是上过中学的,他们上学的时候也许没有 iPhone / iPad,但他们所经历欺凌与被欺凌,漠视与被漠视,猜忌与被猜忌,侵犯与被侵犯从有学校开始就从来没有变过。

今天的孩子可能会因为对方不给自己玩手机而大打出手,我们小时候也会因为对方不给自己玩电子宠物而大打出手,我想父母那一辈上中学的时候也会有他们的苦恼。无论直接原因是什么,这些苦恼和冲突的本质都没有发生变化。

我看《所罗门的伪证》中的每一个人物,似乎都能够在中学同学中找到原型:像不良少年「头目」大出俊次那样,做事情不经过脑子,看到人「来气」就拳脚相向的同学,我有过;像三宅树理那样因为长相问题被全班同学孤立的同学,我有过;像浅井松子那样,和大家相处都很融洽,也不介意自己胖的同学,我有过;像野田健一那样将自己装在平庸的外壳中的同学,像藤野凉子学习优秀处事得体的同学,我都有过……但这一切是一个生于一九六〇年的父母辈的作家虚构的一九九〇年代的初中。

是的,我们的父母真的可能是什么都知道的,他们知道我们走进学校的大门,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知道开学典礼之后对我们来说便是「沉闷无聊的每一天」,但他们无所作为。为什么?

这个问题我不想去问他们,因为我的同龄人也陆续成了父母,成了家长。我完全可以问问自己,我们知道孩子在学校可能的遭遇,但我们能为此做什么?我发现可做的着实有限。这时我突然明白了,大人无所作为可能是源自无奈,源自一种就算我做了什么也不会有用的无力感。或者说,家长做到最好,也只能是像小说中那样,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把孩子的事情留给孩子去解决。

这让我们不由得想起了曾轶可的一句歌词:

大人们没什么了不起。

在我是个孩子的时候,我这么说大人,在我成为一个大人之后,我也这么说自己。

郝海龙
2015 年 9 月 23 日


《所罗门的伪证》,宫部美雪 著 / 徐建雄 译,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2014.

灵感与干货

灵感并不实用。灵感本身并不能告诉你完成一件事情的流程,更不能帮你自动完成一件事。因此,灵感并不是通常很多人所说的干货。

干货很多时候只是灵感的一种坍缩状态。

只追求干货的人通常会忽视灵感,并鄙视那些有可能激发灵感的行为。如果想成长进化,最好不要养成只追求干货的习惯。

只追求干货是常见的封闭心态的一种。只追求干货看似可以一直学到新的东西,可以走出所谓的「舒适圈」,但其实「干货圈」本身就是舒适圈的一种,因为干货是那种已经被验证安全的东西。待在干货圈就是把自己一直局限在安全的范围内。

两个采访

  1. Ulysses 的 Do you write? 栏目 2 月 1 日发布的英文采访:Chinese Author Hailong Hao: “If a Thing Is Worth Writing and Only I Can Write About It, Then Putting It Into Words Is My Responsibility”
  2. 「利器x播客」2 月 13 日发布的中文采访:「利器x播客」访谈 003:一直以来,做一个谈话节目主持人就是我的梦想之一

您一定知道

刚刚看了汉阳兄的《泛化智能(gi)文风指南》当中慎用词汇中有:

众所周知(请想想是不是真的众所周知)

我能明白他建议慎应用的原因。

不过我想借此谈点与原文语境无关,但与此类词的用法有关的看法。我经常用「众所周知」来描述一些一定不是众所周知但应该众所周知的事。这是一种修辞,希望通过这种表达让这件事朝着真正的众所周知的方向走。

类似的表达有「您一定知道」,当我面对一个人的时候。

给⾮天才准备的 GRE 单词记忆⽅案

这份文件发在 twitter 上之后,被广泛阅读和转载。博客留一份存档:
下载链接:《给⾮天才准备的 GRE 单词记忆⽅案》

GRE 数学关键概念

在中国大陆的 GRE 考生中一直流传着一种说法,即 GRE 数学非常简单。考虑到绝大多数 GRE 考生都是在校大学生或大学毕业生,如果你的数学水平达到国内高中毕业要求的话,这种说法本身并没有太大问题。尽管我们在中学阶段学习过的绝大多数数学概念在 GRE 数学考试中都有所涉及,但撇除语言因素,GRE 数学考试题目的难度远低于国内中学数学的难度。

但「不难」是否意味着一定能拿高分呢?我想很难给出一个肯定的答案。就算语言没有问题,你也得回想一下自己中学数学成绩到底如何,现在对于中学的内容还记得多少,对不对?

这个系列的文章正是给那些中学数学成绩不好,或者已经忘记得差不多的朋友准备的。我将按照 ETS 官方给出的 GRE 数学考试范围,参考 ETS 官方出版物 GRE Math Review,对 GRE 考试中经常涉及的一些关键概念做一些梳理。本系列文章将会有四篇,分别针对算术(Arithmetic)、代数(Algebra)、几何(Geometry)、数据分析(Data Analysis)四个方面,而这四个方面的正是 GRE 数学的全部考查范围。 Continue reading

© 2020 郝海龙

Theme by Anders Noré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