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诗歌

诗 | 环太平洋

北美洲最不惧怕
外星怪兽
每一支曲棍球队和冰球队
都至少有一个机甲战士
做守门员

郝海龙
2018 年 5 月 7 日

诗 | 黄色风衣

天是灰色的,下着雨
雨也是灰色的
雨中矗立着无数
灰色的楼
空气和水都是灰色的
雨伞是透明的和黑色的
它们也混入灰色中
也变成了灰色的
古城的秋天
一切都是灰色的
和谐得令人窒息
在这美妙的时刻
我从衣架上取下一件
黄色风衣

黄色风衣

黄色风衣


(图片来自我的 Instagram: haohailong

郝海龙
2014年9月21日

Continue reading

诗 | 夏日最后一朵玫瑰

托马斯·摩尔 | 作
郝海龙 | 译

这夏日最后一朵玫瑰
还在孤独绽放
所有她可爱的伙伴
全都衰落凋零
没有她那样的鲜花
也没有玫瑰花蕾
映照她绯红的脸颊
或者,为她的叹息而一起叹息

我不会让你留在枝头
独自伤心
既然你可爱的伙伴已经睡去
你也去吧,和她们一起安眠
于是我轻轻地
把你的花瓣洒在花床上
这里安置着你那些
香消玉殒的伴侣

我可能很快就会随你而去
就在友谊逝去
宝石从爱情闪耀的光环上
坠落之时
当真心变得枯黄
亲密的爱人远去
唔!谁还愿意在这个
凄凉的世上独自安家?

2014 年 1 月 1 日

前两天在维也纳听了一场音乐会,一个叫 Jelena Widmann 的奥地利歌手演唱了一首选自歌剧 Martha 的歌曲—— Letzte Rose,听完眼泛泪花。回家之后第一件事就是上网搜这首歌曲,发现它改编自一首诗「夏日最后一朵玫瑰」。于是决定翻译一个自己的版本,以纪念我的感动。据说「夏日最后一朵玫瑰」本是爱尔兰的民谣,后来,诗人托马斯·摩尔 (Thomas Moore) 在1805年把它写为一首诗,之后又被改编成了歌曲。

Continue reading

诗 | 旅行前的诗(五首)

心慌

心慌的时候
不能写诗
就算灵感满溢
什么也写不出来

我不原谅

有人问我
喜不喜欢周芷若
亏你能问得出这个问题
我又不是青春期刚刚遗精的少年
怎么会喜欢上这样的女人

我也不喜欢张无忌
太软太弱太多情
但我无法原谅
周芷若刺向他的
那一剑
太硬太强太无情

Continue reading

诗 | 我喜欢豆瓣网的登录方式

输完用户名和密码
不填验证码
直接点登录
居然没有弹出「当」的警告
没有弹出血红的提醒
只是默默跳转页面
并只给你一个框
输入验证码
我知道这是用了心的
我喜欢和我一样用心的人

郝海龙
2013年11月18日

诗 | 等车随想(三首)

等车随想·其一

塞尔吉的秋天
天黑得早
我有点不习惯
其实整个欧洲
天黑得都早
不只在塞尔吉
不只在秋天

等车随想·其二

我讨厌被衣服裹挟
行动不便
冬天我也不爱穿
厚重的大衣和羽绒服
尤其是那种
帽子边上有绒毛的
在眼睛边晃两下
你就睡着了

一个住在巴黎的人(等车随想·其三)

旁边有个黑人老大妈
正在用 Kindle 看书
翻页键按得好优雅
我多么希望也能读懂她
手里的书

郝海龙
2013 年 11 月 16 日

诗 | 既然你明白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是的,我明白
不仅我明白
柏拉图也明白
写在了书里
亚里士多德也明白
写在了书里
洛克也明白
写在了书里
卢梭也明白
写在了书里
康德也明白
也写在了书里
孔子也明白
他的弟子帮他写在了书里
贾谊范仲淹都明白了
也写在了书里

读书越多
越是什么都不敢说
不敢写

无论说什么
写什么
都看着像——
剽窃

甚至这首诗
我都是剽窃爱默生的

郝海龙
2013年11月15日

和诗一首:最后的故事

我帮她把箱子
拎到了五楼还是六楼
她说
对不起
我不方便让你进去

要不……
我请你在圣母院附近
吃蜗牛

每次她无法做的更好时
就用这句话来做补偿

我转身离去
在楼道里,我听到了对话
在那家人眼里
我成了一个
不懂得怜香惜玉的人

每次到西岱岛
我都会想到这个故事
谁能告诉我
那里是否真的
可以吃到蜗牛?

郝海龙
2013 年 11 月 11 日

和 西毒何殇《最后的故事

诗 | 今天适合干家务

我拿起了墙脚的笤帚
妈妈,你还记得吗?
有一次,我和妹妹
打扫了整个房间
兴高采烈地等着你回家
却被你臭骂一顿
你说还不如不打扫
我是个听话的好孩子
从那以后,我再没有
主动干过家务

笤帚上沾满了
蛛网一般的灰尘
那曾经亲爱的人啊
我记得你爱干净
却和我一样
不喜欢打扫房间
是啊,谁会喜欢呢
如果不是为了摆脱
那些蛛网的纠缠
笤帚也不愿意
去完成它的使命

我抖了一下手里的笤帚
并没有抖下多少灰尘
小时候在一个黑洞里玩过
看见蜘蛛荡秋千
这时我就有幻觉
自己仿佛是个跌落悬崖的黄毛小子
有一部
无敌于天下的武功秘籍藏在洞中
从此以天地为床铺
与日月同眠
山中才一日
世上已千年
哦,对了
山洞里不需要扫地吧?

其实今天地板不脏
只是有了点岁月的痕迹
只要时间不停
它就不可能一尘不染
何况我没有洁癖
可是,也许
今天适合干家务

郝海龙
2013年3月13日

诗 | 分手之诗

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要分手吗?
是因为你不知道我们为什么要分手。

郝海龙
2012年11 月18日

© 2019 郝海龙

Theme by Anders Noré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