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 | 路过母校

我们的初中生活
分为两块
受压迫的痛苦和
青春期的
想入非非

原本前者已经
渐渐淡出我的记忆
而那些从地图上
抹掉的旧楼
就像被删除的
前任女友的短信
总让我觉得
在掩饰着什么

并使我不敢确定
自己是否曾经
在面前这座建筑的门口
当着校长的面
肆无忌惮的
挽过女生的手

反而想起了
让我饱受摧残的
家庭作业、思想工作

郝海龙
2010年9月5日

All rights reserved
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 content on this page is copyrigh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