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该」不是臆想,而是希望

回应一位网友的留言

在上一篇文章《取笑的对象》发布之后,署名 Jungle 的网友留言:

觉得这个段子好笑的男人显然觉得自己不是被嘲笑的对象,那么这些人是觉得自己不普通,还是不自信呢?其实杨笠讽刺的对象是普通却又自傲的人,但是其他人把这个段子擅自扩大范围到「男性」,而且跨年那场脱口秀杨笠确实也这么做了。而且你这里「强者被嘲笑应该一笑置之」的理论是臆想出来的,每个人对讽刺的接受程度不同,不分强弱。

在当今的中文互联网上,能收到如此条理清晰的留言实乃幸事。我想借着对这位朋友留言的回应,关于这个主题多说几点。和我所有的文章一样,只是个人看法,不强求任何人同意。

首先,在看节目的时候,我就觉得自己是被嘲笑的对象,但并不觉得被冒犯,因此我依然看得开心。非我如此,我的很多男性朋友(直男和同性恋都有)也会觉得这个段子就是在嘲笑自己,同样不会觉得被冒犯,同样觉得开心。

事实上,有些朋友甚至在开心之余,开始反思自己身上的问题。不过,单口喜剧并不是道德课堂,反思与否是个人选择。但这也正是我想说问题所在:我们原本就不应该把单口喜剧当作道德课堂,作为一种搞笑为主的娱乐节目,不应该用道德原则去要求。我的后面所有的讨论,都基于这个大前提。

对于这网网友说的讽刺对象群体扩大的问题,这似乎不可避免。一开始讽刺男人的段子中,杨笠的原话是:「为什么他看起来那么普通,却那么自信?」。非要咬文嚼字一番的话,她说的就是「男人」,后面「看起来普通却自信」是男人的一种属性。更进一步地说,这个笑话只有让男人及男人周围的其他人(无论性别)有切实的情感联结才好笑。就我个人而言,如果我觉得这个段子不是在说我,也不是在说我所处的「男人」这个群体,我反而不会觉得好笑。

这刚好也对应到另一位署名 so 的网友的留言,他也对杨笠「说全体男人」这一点表示不满。但我的还是那句话,我们应该把它当作一个喜剧来看——因为她本来表演的就是单口喜剧。

退一步来讲,让我们稍微认真一点探讨一下「男人如何如何」这种表达。一个针对群体的描述,在各种文章和发言中都不罕见,比如你肯定在文章中读到过或者听人说起过类似「中国人就是不团结」「中国人就是没有冒险精神」这样的表达,如果你是中国人,听到这两句话,你是否觉得是在「制造民族对立」或者「制造国家对立呢」?我觉得不会吧,至少在生活中,我们更常见的情况反而是频频点头表示认同。

事实上,只要有群体名词存在,就不可能避免这样的表达。这种表达固然是模糊的,因为群体中每一个个体都不一样,但也正是因为表达是模糊的,我们对这种表达的接受也应该是笼统的,而不是精确的。即群体的特点不代表个人特点,信息的发出者和接受者都应该对此认同,要不然天没法聊了。(当然如果都认同了,可能就没杠抬了。看你的目的是聊天还是抬杠咯。)

最后,我再说说对于嘲笑「强者应该一笑置之」的问题。众所周知,我也当然知道,每个人对讽刺的接受程度不一样,有些强者做不到一笑置之,但在我所讲的语境下面,「强者应该一笑置之」并不是我的臆想,而是希望。套用《一天世界》李如一老师的话说,这是一种「精神上的强健」。


欢迎大家通过 RSS 或电子邮件订阅本站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