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言·第一辑

按:最近时间碎片化严重,于是开始用「格言(aphorism)」这种简短的文体来创作。这里是第一辑 20 条新格言,如果你希望抢先看到最新的创作,可以订阅这个 Telegram 频道


如果某种东西非常简单,但却总是被人反复言说,那么说明习得它或实现它非常困难。简单≠容易。

(逻辑学的基本概念同一律、矛盾律、排中律都很简单,但看网友讨论问题时的言行,似乎真正理解这些定律的人的不多。)


在信息爆炸的今天,写文章劝大家慢慢读有点自相矛盾,或者不自信。变得自信比改变文章观点更难,但让自己有实力自信才是正确的做法。


白天我看到那个人为了抄近道而踩踏公园草坪,晚上我看到同一个人在湖边凑微信运动步数。


要求格言作者解释格言无异于要求诗人或小说家回答「你想表达什么?」,如果诗人或小说家本人不觉得这个问题是一种侮辱,那么他注定经历悲剧。看看余华在《兄弟》出版后的遭遇。


如果一个国家真正拥有全产业链,那么任何在其他国家曾经发生过的产业悲剧,必然也会在这个国家发生(或者已经发生过了)。哦,其实不光产业方面如此。


想要建立信誉很简单,像罗永浩一样先欠六个亿,然后还上就行。对大部分人来说,这件事的难点不在于还钱,而在于先欠六个亿。简单≠容易。


后来我才发现,很多人信息检索能力不好只是因为不懂得最简单的逻辑联结词「或」「与」「非」以及代词「全部」「有些」「任何」的意思和用法。


郑渊洁说差学生是差老师和差家长联手缔造的。我高中班主任不同意,估计你高中班主任也不同意。

奇怪的是,如果把这句话中的「差」换成「好」,他们可能就都同意了。或许不能说「奇怪」,只能说是人性。


你二年级会背九九乘法表,在美国同学眼里就是数学天才(以及Nerd),如果你能背下来 99x99 的乘法表,那么你在任何人眼里都可以假装数学天才。(把数学当语言学)

(假装数学天才最大的用处是可以少受别人打扰,而不是相反。)


郝云《2009年冬》的歌词里有一句:「我想四大皆空,我还想大闹天宫。」这或许解释了大家喜欢孙悟空的底层原因。

注1: 我不同意他歌词开头说的「高高兴兴的日子还是占多数」。 注2: 和这句歌词相对应的俗语是「既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我不愿意用这句。「婊子」是蔑称,「牌坊」不是什么好东西。


「高效娱乐」是现代性的重要特点,但「高效娱乐」之于「娱乐」恰如「畅销书作家」之于「作家」。


用理性思考问题,用感性说服自己。


效率工具好比毒品,刚开始时还有快感,后来纯粹是离不开。


「小孩子无忧无虑」来自大人的想象与强加,其实是小孩还没有学会如何表达自己的忧虑,待到他学会表达之后,他已经长大了,孩提时代的不幸已经淡忘了。


如果你信奉「把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外行人不要插手」,那么你只好接受内行人做出来的东西不称手的事实。


概率:内行人做的东西外行人觉得好用<内行人做的东西内行人觉得好用<内行人做的东西自己觉得好用。


我们都擅长做事后诸葛亮,或许有个这样一个原因:一些朴素而正确的道理早就在那里,但照着道理做事太难了,用道理解释事情就很轻松。


在决定做某种有意义的事情之前,先想想看这个意义是谁定义的。


自己不懂的事,不要盲从,自己懂的事,也不要盲从。

郝海龙
2022 年 6 月 24 日

如果你喜欢我的文字,欢迎成为《林中来信》会员

All rights reserved
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 content on this page is copyrigh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