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学习是一种逃避

最近在学习拉丁语。想起了坊间传说的所谓应对中年危机的方式有学数学、学编程等,或许学拉丁语也会被算作新的应对中年危机的方式。只是学习在我看来不一定是应对危机的方式,很多东西学完了也未必能够消除或缓解当下的危机——如果你真有危机的话。

如果说学习一门新知识或技能与危机能扯上什么关系的话,更像是一种对注意力的转移。说白了,当你专注于学习时,就不会想危机不危机的事了。

此时,学习是一种逃避,但这种逃避有益于心理健康。因为大多数谈论中年危机的人,想要活下去并不会特别艰难,更大的危机在于心理焦虑。这时如果能把注意力转向别处,造成的困扰或许就会少一些,如果竟然相信能够缓解危机,那么这种宗教式的信念可能也会带来宗教式的慰藉。

此外,对某种小众领域的专注,比如拉丁语,其实可以带来一种私密的愉悦。这种私密的愉悦就好像刻意一个人观赏体育比赛,你看的是只有你或小部分人在意的细节。鲁迅的「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或许也包含了同样的感觉吧。

欢迎成为林中来信会员